清馨 作品

356:竟然中计了

    幽幽的夜风中,书裕一袭白衣随风浮动,如仙如祗。

    上官清越的视线,落在书裕那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上,迟迟站在原地,没动一下。

    书裕目光紧紧凝着她,充满深情和心痛。

    “你不肯?”他声音轻颤了一下。

    上官清越猛地回神,心口震颤的更加厉害。

    很想抬起自己的手,走向书裕,一把抓住他的手。

    可她为何犹豫?

    “我们之前就约定好,一起远走高飞,天涯海角,远离一切纷扰。哪怕隐姓埋名,只要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流浪天涯,也幸福……”

    “这些,你都忘了吗?越儿!”

    “为何,不肯答应跟我走?”

    书裕痛心的声音,刺痛了上官清越的心。

    “我没有忘!我都记得!那是我最美好的梦……我做梦都想和裕哥哥一起远走高飞……”

    “只是……只是……”

    上官清越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犹豫。

    “我们还有两个孩子,无央和无极,他们的身体那么虚弱,现在禁不起折腾。我跟你走……我们的孩子……他们怎么办?”

    “我可以带着我们的孩子,一起走!我们一家四口,再也不分开!”

    “一家四口……”

    “再也不分开?”

    上官清越呢喃一声,脸上渐渐浮现绝美的笑容。

    自从孩子出生,她多么希望,两个孩子能够父母双全,也一直遗憾,他们没了父亲。

    没想到,书裕竟然还活着,她的遗憾和愧疚,瞬间荡然无存,只剩下满心的欢愉。

    “我真的很想,逃开所有的纷争,所有的尔虞我诈,我不喜欢勾心斗角的算计。”上官清越道。

    “我知道,所以,我来接你。”书裕向着上官清越走了一步。

    “越儿,跟我走吧,带着我们的孩子。”

    上官清越冷硬的心房,瞬间在书裕温柔的声线里融化了,抬起自己的手,却又无力放下。

    “我忘不掉,你背叛了我……忘不掉你说的,因为早就知道,我是公主的身份,才会接近我……”

    “我是被逼无奈!是太后逼迫我,我才那样说!否则你的性命堪忧!我是想救你,才那样说!没想到,太后居然骗我,顺应她的吩咐,却没有换来她放过我们两个。”

    “真……真的?”

    “越儿,裕哥哥和你心意相通,你怎么能相信裕哥哥会背叛你?”

    上官清越摇头,“我不相信,一直都不相信,裕哥哥会骗我……我只是……知道了你和君冥烨的计划,一时间无法接受,没办法完全相信任何人……”

    书裕点着自己的心口,声音低沉而郑重。

    “在裕哥哥的心里,一直爱着的人,只有越儿。”

    上官清越终于笑起来,抬起自己的手,一步步走向书裕。

    “裕哥哥,我跟你走……”

    书裕紧紧握住上官清越的手,一把将上官清越拥入怀中,脸颊紧贴在她的脸颊上,声音激动得哽咽。

    “越儿,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

    书裕白影一闪,带着上官清越离开了原地。

    空寂的街道上,没过一会,忽然出现一道碧绿色的身影,在街上寻了一圈,没寻到任何人影。

    翎儿还不放弃,又寻了两圈,依旧全无所获。

    “竟然晚了一步!”

    这个时候,一道黑影,出现在翎儿身边,身形恭敬。

    “你快去禀告公子,没有找到公主,晚了一步。”翎儿吩咐那道身影。

    黑色的身影一闪,便已从翎儿身边消失不见。

    ……

    夏侯云天没有追上黑衣人,担心是调虎离山之计,便赶紧返回院子。

    到了院子,才发现南宫鸿雁昏倒在地上。

    夏侯云天赶紧冲进上官清越的房间,然而上官清越已经不在房中。

    “该死,竟然中计了!”

    夏侯云天恼喝一声。

    他想要冲出去寻找上官清越,却又不知该去哪里寻找,便赶紧救醒南宫鸿雁,试图追问一些线索出来。

    南宫鸿雁却一无所知,“我当时站在窗口,忽然觉得脖颈一痛,就没了知觉。”

    夏侯云天握着长剑,在院子里不住徘徊。

    想着方才黑衣人离去的方向是东边,那么很可能上官清越被人带走的方向是西边。

    夏侯云天正要冲出去找上官清越。

    彼时的天色,已经渐渐放亮,东方泛起一层鱼肚白。

    夏侯云天的脚步,刚到院门口,竟然迎面撞见回来的上官清越。

    “公主!你回来了!”夏侯云天瞬时一喜,赶紧迎着上官清越进门,“你去哪里了?怎么能离开院子?外面现在很危险!我还以,你被人挟持了,正要出门去寻你。”

    上官清越对夏侯云天盈盈一笑,美若天仙。

    夏侯云天不禁看得有一瞬痴了。

    “我只是出去转转,没什么事。”上官清越笑着往房间走,瞥了一眼站在院子中,石桌旁的南宫鸿雁。

    南宫鸿雁始终都是一脸冰寒,没有任何温度,犹如高山雪莲。

    “公主!再不能一个人出去转!公主想转,和我说,我带公主出门!”夏侯云天紧张地道。

    上官清越刚要进门,回头笑着对夏侯云天说。

    “夏侯将军,就不要总唤我公主了,叫我清越便好。”

    夏侯云天一愣。

    本来之前有唤过她几次名字,但又觉得身份有别,很不妥,便改口唤她“公主”,没想到今天,上官清越主动要求,夏侯云天当然高兴。

    “清越……”他有点笨拙开口。

    上官清越掩嘴一笑,美得倾国倾城。

    夏侯云天也笑了,“清越这是去哪里了,回来这么高兴。”

    他已经好几天没看到上官清越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