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57:怎么舍得你伤心

    夏侯云天瞪着君冥烨,刀削斧凿的俊脸上,怒火奔腾。

    君冥烨一双黑眸,倏然收紧,迸出凌厉刺人的锋芒。

    气氛,剑拔弩张。

    上官清越惊喜地望着君冥烨,绝美的容颜上,笑靥如花,“你回来了!”

    上官清越赶紧扑向君冥烨,一把将他抱住。

    “你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她激动得,声音不住颤抖,一双美眸之中,也渐渐续上一层氤氲水雾。

    她仰着头,望着君冥烨漆黑如子夜的眸,星光点点的水眸,轻易便将君冥烨眼底的火气,瞬间熄灭。

    君冥烨的神色温软下来,目光也渐渐柔和。

    “嗯,我回来了。”他声线轻缓,与之前对夏侯云天的态度,截然相反。

    夏侯云天吃惊地看着抱在一起的他们,眼底浮上一抹痛色。

    就在方才,上官清越还对他温情款款,只一转眼的功夫,便如梦境破散,她已投入君冥烨怀抱之中……

    心中泛起失落落的感觉,让夏侯云天浑身不适。

    “你走了好些天,我都没见到你……我还以为,你走了……将我抛在这里,再不理了……”

    上官清越潮湿了眼角,低头擦拭,身体还软软地依靠在君冥烨的怀里。

    君冥烨所有的不悦,都被她的眼泪,轻易化解。

    “我这不回来了。”

    君冥烨长臂一伸,便将上官清越收入怀中,还挑衅地看了夏侯云天一眼。

    夏侯云天一摔袍袖,怄气离去。

    上官清越只望着眼前的君冥烨,拉着君冥烨赶紧进门。

    “你怎么一身风尘仆仆?出城去了哪里?多日不见,清瘦了不少。”

    上官清越赶紧让莺歌去泡茶,又命人来为君冥烨梳洗一番。

    君冥烨有些吃惊,上官清越怎么忽然对他这么热情?

    上官清越微红眼眶地望着他,笑着说,“多日不见你,才知道……”她羞红了腮颊,臻首微垂,娇色万千,“不见你的日子,多么想念。”

    君冥烨心口猛地涨满,怔了半晌才有反应。

    “你……你当真思之若狂?”他激动得,声音都颤抖了。

    上官清越羞涩地点点头,咬住娇唇,不敢看他。

    君冥烨笑起来,眉宇飞扬。

    “原来,你也如我一样……”想她想的疯狂。

    君冥烨握住上官清越微凉的小手,紧紧裹在掌心中,目光深深地凝望着她。

    “小月儿……听见你亲口承认,我很高兴。我还以为……因为你哥哥的事,你不再肯原谅我。”

    上官清越抬起水雾蒙蒙的眸子,“哥哥的事,确实不能原谅你。可我……真的管不住自己的心,总是无时无刻不想你。”

    上官清越反手抓紧君冥烨的大手,看着他的目光,更加热切。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这句诗,我终于体会到了其中的辛酸。”她声音柔软如水,娇唇红艳欲滴。

    君冥烨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眼底尽是明亮的笑靥。

    “小月儿,我不瞒你,我去了无底崖。”

    “无底崖?你进去了?”上官清越激动不已,“有什么发现?快点告诉我,是不是哥哥有救了?”

    君冥烨满面愧色,“我没找到那个老头。无底崖下,已经漆黑一片,毫无光线,进去的士兵,无一人生还,全部冻死在里面。最后……”

    “最后,我只能将挖出来的隧道,再次填满,将无底崖封死。”

    “什么?没有找到那个老头!”

    上官清越的手,无力地垂落下去,脸上原本噙满的笑容,瞬间消散殆尽,满目绝望。

    “小月儿……”

    君冥烨惭愧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从来没发现,自己竟然也有做不成的事!声名赫赫的冥王,也会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小月儿,你放心,我会再想办法!一定想尽一切办法,救你哥哥。”

    君冥烨抓紧上官清越的肩膀,不想看到她绝望的目光。

    上官清越仰着头,目光闪动地看着他深邃的眼眸,“若一直没有办法呢?若……龙珠内的血雾,慢慢散去,你打算如何对哥哥?”

    “哥哥已经离开大君国,回南云国去了,已经威胁不到你们大君国了……”

    “你是不是会放过哥哥一命?哪怕哥哥逃不过毒发身亡,也不会是你……不会是你亲自动手杀了哥哥……”

    她的眼泪在眼角摇摇欲坠,湿了君冥烨的心房。

    他更紧握住她的肩膀,手指几乎陷入到上官清越的肩膀之中。

    “小月儿,我不想骗你……”

    君冥烨的声音,沉重地涩住。

    “如果你哥哥,还会威胁到天下苍生百姓,我还是会……选择用杀了他的方式,解决所有的危险。”

    他艰难地开口,目光一眼不眨地看着上官清越的眼睛,不愿意放过她任何一个表情变化。

    上官清越无力地瘫在椅子上,任由君冥烨紧紧抓着自己,全无反应。

    “原来……你还是会杀了哥哥……”

    “你知道吗?冥烨,我多么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

    上官清越的眼泪,掉落了下来。

    “最爱的人,亲手杀了最亲的人……该让我如何面对你?”她仰头,望着君冥烨,泪水模糊了他的俊脸。

    “事情还没到那一步,你不要这么绝望好不好!那只是无计可施的下下策!”君冥烨放开上官清越,神色低沉。

    “我还会继续想办法,你不用担心这些事!若能圆满解决,我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线希望。”君冥烨转身就往外走。

    上官清越忽然起身,追上来,从后面一把将君冥烨抱住,脸颊枕在他宽大的脊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