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60:冥王自编自演

    莺歌帮上官清越换上干爽的衣服,站在一旁,心事重重。

    “怎么了?”上官清越瞥了莺歌一眼。

    莺歌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莺歌有一事不明。”

    “什么事?”上官清越见莺歌犹豫,便又道,“但说无妨,本公主不会怪罪你。”

    莺歌踌躇了几秒,开口道。

    “公主为何害得夏侯将军和冥王决裂?”

    上官清越诧异挑眸,“我害他们决裂?”她笑了笑,“他们本来不是就已经即将决裂了?我只是帮了他们一把。”

    “可是……”

    莺歌真的还有好多疑问要问上官清越,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莺歌总觉得上官清越失踪了之后再回来,隐约和之前不太一样。

    当看到上官清越喝茶的手势,还是和之前一样,小指微微翘着,喜欢用食指轻敲着茶碗,便又放下了这个疑虑。

    “好吧,我知道,公主做任何事,都有公主自己的道理。”

    莺歌不再多问夏侯云天一事,但上官清越反咬夏侯云天一口,确实有点不太地道。但身为贴身影卫,效忠主人,不管主人做什么,都不能发出任何质疑。

    莺歌出门,就撞见一直守住上官清越门口的司徒建忠。

    夏侯云天被君冥烨阻止再来上官清越的院子,保护上官清越的责任,自然交托在司徒建忠身上。

    “之前也是你保护公主安危,公主还不是几次陷入危险!也不知道冥王怎么想的,怎么就信任你了。”

    莺歌气不顺,自然拿司徒建忠发泄。

    司徒建忠抱着怀里的长剑,扫了莺歌一眼,俊脸无色,不说话。

    大雨还在下,屋檐上不住往下淌着水柱。

    “冥王倒是好,丢下一句话,人又不见了!将公主当成牢犯一样看守,也不想想公主喜不喜欢。”

    “一个大活人,谁会愿意,整日被牢守在院子里,连门都不让出!就算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进的大家闺秀,也有出门透透气的机会。”

    “之前公主身体不好,不让出门,在房里养着也就算了!现在身体也恢复了,还是不让出门!冥王既然那么担心公主有危险,为何不亲自守着公主!”

    “莺歌,你最近几天怎么了?”司徒建忠蹙眉望着她,“你之前从来不会说这么多话。”

    莺歌俏脸一沉,“憋着难受,便多说了几句,怎么了?”

    司徒建忠摇摇头,“没什么!你说你的。就是不要在我面前,说太多冥王的坏话,我不爱听。”

    莺歌咬着贝齿,瞪着司徒建忠,“我就说,我偏说!怎么?还想将我的嘴巴缝上不成!”

    莺歌冲着司徒建忠,气得司徒建忠抱着长剑,转身背对。

    他选择不和这个火气当头,不讲道理的小女子,一般见识。

    生着闷气,再不理莺歌,任凭莺歌说尽难听的话,就是一声不吭。

    到了晚上的时候,君冥烨脸色阴沉地回来了。

    外面大雨还在下,即便撑着伞,还是淋湿了君冥烨的发梢。

    上官清越赶紧拿来干毛巾,帮君冥烨一点一点擦拭潮湿的发梢,动作温柔又细致。

    君冥烨微微偏头,看着上官清越认真的样子,本来生气她和夏侯云天举止亲密的怒火,也渐渐消散,没有理由发泄了。

    上官清越触及到他的目光,娇容泛红,微微低下头,唇角含笑。

    “冥烨,你在看什么?”她声音很轻,犹如羽毛轻拂。

    君冥烨心神一荡,一把握住上官清越柔软的小手,声音很沉,带着男性的暗哑。

    “小月儿,你这样……好美。”

    他抬手,轻轻拂过上官清越鬓边的碎发,语气温柔的好像能挤出水来。

    上官清越脸颊更加绯红,羞涩的好像含苞待放的花儿。

    君冥烨的神色更加温软下来,眼底也泛着一层暖意,低声问上官清越。

    “小月儿,两个孩子现在在哪里?我都想他们了。”

    君冥烨派人去找两个孩子的下落,竟然查不到上官清越将两个孩子藏在何处。

    南阳城那么大,仔细搜查起来,可不容易。

    上官清越垂下长长的眼睫,遮住眼底的流光,朱唇含笑。

    “他们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冥烨怎么忽然想见他们了?”

    “你现在都自身难保,如何能保证两个孩子的安危?还是将两个孩子交给我,我来保护他们才更安全!之前两个孩子,差点被人偷走,这样的危险,绝对不能再发生一次。”

    “我知道!所以才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将他们藏起来。”

    上官清越仰起头,莞尔一笑,“你都找不到的地方,不正证明很安全?”

    “……”

    君冥烨一时间无言与对。

    “小月儿,我是真心关心两个孩子。”

    “其实你也不必如此!他们必定不是你的孩子,我会保护好他们。”

    君冥烨很吃惊,“你怎么能这么说!这么长时间以来,你还看不出来,我已视他们如亲生?”

    “既然视如亲生,又为何偏要找到他们?他们藏的密不透风,不是很好?还是说……”

    上官清越拖着长音,依旧笑颜如花,“冥烨有什么意图?”

    君冥烨脸色一青,“你居然这般想我!”

    上官清越还是笑着,“又不是你的孩子,那么在意做什么。”

    君冥烨的唇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你终究不信我!宁可相信百里不染,也不信我!”

    “百里不染?”上官清越沉吟一声。“最近确实都没见到他。”

    “不是受你委托,在保护两个孩子?!”

    “哦!是啊。”

    上官清越依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