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61:你不得好死

    “好!”

    蓝候王一击掌,笑起来,亲自起身将冷玉函从地上搀扶起来。

    “有南阳城的守将与本王合作,找到皇上,铲除叛贼,指日可待!”

    冷玉函的目光变得尖锐起来,一脸正色地望着蓝候王那须发花白的老脸。

    “冥王若真敢谋反,玉函定当首当其冲!杀了叛贼,救出皇上。”

    蓝颜儿笑着,小手搭在冷玉函的手上,“玉函,只要你救出皇上,立下大功,你就是战功赫赫的大将军了!再不用受制于人,看人脸色。”

    蓝候王悄悄看了蓝颜儿一眼,投来赞赏的目光。

    蓝颜儿心下雀跃不已,终于得到王父的肯定,也证明她这个庶出卑贱的女儿,有一些可用的价值。

    蓝候王一手负后,走向高位,大步方正,霸气凛凛。

    “冥王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为了一个女人,已经众叛亲离!就连夏侯大将军,和他多年的兄弟情义也决裂了!之前裕王爷之死,大家暗中猜测,冥王正是因为那个妖女,才会亲手杀了裕王爷。”

    “什么?!裕王爷是冥王亲手所杀!”冷玉函愤恨的铁拳抓紧,“为了一个女人,冥王已经被迷昏头脑了!”

    “玉函,有你的加入,本王如虎添翼!”蓝候王沉吟稍许,说道,“想要钳制冥王,还是要先抓住冥王的软肋。”

    “玉函任凭候王吩咐。”

    “好!”

    蓝候王先让冷玉函将上官清越抓来,虽说是为了牵制君冥烨,但更多还是想试探一下冷玉函的忠诚度。

    蓝候王没想到,冷玉函十分爽快地答应了。

    “那个妖女,早日铲除,也能还我大君国安宁!”

    冷玉函和蓝颜儿匆匆回了将军府,开始谋划,如何将上官清越从君冥烨的眼皮底下抓走。

    ……

    上官清越一路跟着莺歌到了偏僻的别院。

    莺歌进入院子,小心翼翼,左右观看,免得被人发现。

    上官清越掩藏在暗处,没有让莺歌发现自己,转身便往回走,却迎面撞见了君冥烨。

    “你居然跟踪我!”上官清越吃惊地望着君冥烨。

    夜色下,他的俊脸隐藏在暗影之中,看不真切,却能清楚感觉到他那一双亮如鹰隼的寒眸。

    君冥烨缓步走了过来,街口幽蓝的亮光,拉长他的身影,阴森可怖。

    上官清越吓得步步后退,脸色惨白。

    “竟然偷偷溜出将军府,你知道外面现在有多危险!”

    君冥烨厚重的声音,带着沉重的喘息,吓得上官清越的心口,沉了又沉。

    她不说话,目光战战兢兢地看着君冥烨。

    “还不快点跟我回去!”君冥烨一把拽住上官清越的手。

    上官清越见他没有斥责别的事,长长松口气,低声说,“我只是……出来透透气。”

    君冥烨不说话,脸色沉闷,大手的力气很大,抓得上官清越的骨头很痛。

    君冥烨一把将上官清越推回房中,随即落锁。

    “没有我的命令,你再不许出房门半步!”

    上官清越站在门内,听着外面他的愤怒声音,唇角渐渐勾起一抹微浅的弧度。

    司徒建忠已经苏醒过来,因为失职,噗通跪在地上。

    君冥烨冷目扫了司徒建忠一眼,“再敢失职,提头来见!”

    君冥烨一摔袍袖,负气离去。

    上官清越坐在房中,安静等待莺歌回来。

    司徒建忠守在门外,神经更加警惕紧绷,没有半分懈怠。

    南宫鸿雁站在不远处的暗影里,目光一眼不眨地盯着上官清越的房间,手里紧紧捏着一枚银针,眸色深锁。

    莺歌回来了,报告上官清越,两个孩子一切都好,倾城公子的药也一直按时服用,情况正在渐渐好转。

    上官清越点点头,没再说什么,抬头看向窗外的司徒建忠。

    “看来日后,他要寸步不离这里了。”上官清越轻叹一声。

    “他就是冥王的忠犬。”莺歌负气道。

    上官清越望着莺歌,笑而不语。

    莺歌察觉到自己失言,低下头,心里觉得那样说司徒建忠,也挺过意不去。

    夏侯云天淡淡瞥了莺歌一眼,莺歌小女儿的心思,悉数落入上官清越的明眸之中。

    “莺歌,你不会喜欢上司徒建忠了吧?”

    上官清越轻轻一问,吓得莺歌浑身一震。

    “公主,莺歌怎么会喜欢上那个榆木疙瘩!”莺歌还是忍不住,腮颊绯红,赶紧低下头掩饰。

    上官清越端起茶碗,轻轻一笑,不再说什么。

    ……

    雨芡冲去找冷玉函,一把掀翻冷玉函桌子上的瓜果酒菜,连带端在冷玉函手中的酒杯,也一并掀翻。

    冷玉函被洒了满身的酒水,猛地蹿起来,脸色铁青。

    “玉函!你忘了你之前说的话吗?怎么能一再沉沦,整日饮酒寻欢,不思正务!”雨芡大声喊着,盯着冷玉函俊逸的脸庞,心口刺痛如绞。

    “谁允许你跑出来!!!”冷玉函捏着铁拳,低吼一声。

    “我不能看着你一味沉迷下去,不能看着你,将自己大好的前程,说放弃就放弃!”

    下人已经冲上来,将雨芡擒住,她不住挣扎,继续大声喊着。

    “你忘了,你的雄心壮志了吗?你忘了你说过,保家卫国,守得一方安宁,守住大君国的要塞……”

    “闭嘴!”

    站在一旁的蓝颜儿,及时呵斥一声,生怕雨芡的痛骂,将冷玉函唤醒。

    “雨芡姐姐,将军将你禁足,不许你离开院子半步,怎么还跑到前院来。”蓝颜儿对下人使个眼色。

    下人赶紧架起雨芡,就要往外走。

    雨芡拼命挣扎,终于挣脱,愤恨地指着蓝颜儿大声怒骂。

    “你这个贱人!!!你迷惑玉函,沉迷酒色,安于玩乐,你居心不轨,意图不正!”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