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62:到底哪里不对?

    胭红最近一直徘徊在将军府的门外。

    她想要找机会进入将军府,但最近的将军府守卫十分森严,根本不会随便放一个外人,进入将军府。

    听见不远处传来女子哀戚的哭声,便顺着声音走了过去。

    胭红盯着趴在地上哭泣的女子半晌,只见这女子形容狼狈,一时间也看不到脸孔长什么样子。

    “看什么看!连个过路的也要看我笑话!”雨芡哭着嗓子喊着,抓起地上的一把尘土,就扬向胭红。

    胭红赶紧躲开,仔细看了一眼腮颊红肿,满面泪痕的雨芡,这才恍然想起来。

    “你是……你是将军夫人雨芡!”

    雨芡没想到,自己这么狼狈,还会有人认出自己,赶紧低下头,拉着长发,遮住自己的脸。

    胭红很高兴,赶紧蹲下来,去搀扶雨芡,被雨芡一把推开。

    “别碰我!”

    胭红也不生气,反而很同情地看着雨芡,“不瞒夫人,我也是青楼出身,也是头牌花魁。”

    雨芡抬头,看向胭红。

    胭红确实姿色不错,模样娇媚,透着一股诱人的无骨风情。

    雨芡的抗拒,渐渐松懈下来。

    “你怎么认识我?”

    胭红搀扶起雨芡,这才发现雨芡身上多处都是伤,稍微一碰,她就疼得“嘶嘶”抽气。

    “之前夫人嫁给将军的婚礼上,我也有前来凑热闹,看到过夫人的样子!我当时很羡慕夫人,能遇到这么出色的一位良人,还那么宠爱夫人。没想到……这才嫁入将军府两个月,就被赶出来了。”

    胭红叹息一声,“难道我们青楼女子,想要从良,好好找个男人过日子,就这么难吗?”

    雨芡不禁眼眶一红,悲从心生。

    “是那个贱人,迷惑了玉函……”

    “一个男人,若真心爱你,又岂会被别的女子迷惑!如我们的身份,应该早就清楚,男人哪有重情重义的,他们全都喜新厌旧,看的不过是我们年轻漂亮的一张面皮罢了。”

    雨芡浑身虚软无力,只能将自己全部的重量交托在胭红怀里。

    “夫人怎么浑身是伤?将军竟然这么对你。”胭红撸起雨芡的袖子,看到雨芡细白的藕臂上,多处淤青。

    雨芡无力地摇摇头,“不是他。是方才……那群下人,定是受了那个贱人的吩咐,在拖拽我出来的时候,有意无意动的手。”

    胭红同情地又是一声叹息。

    “我知道一个医馆,也认识那里的大夫,很出名,我送夫人过去。”

    那个医馆,名叫“同济堂”,正是白道长在南阳城开的医馆,王小乔也在医馆内学习帮忙。

    胭红搀扶雨芡进来。

    王小乔已经很多天没见到胭红了。

    自从上官清越进入南阳城后,胭红便住在了客栈内。后来上官清越被季贞儿害得差点小产,上官清越被君冥烨安排在将军府静养,胭红便一直留在客栈内,也再没见过上官清越。

    王小乔迎上来,帮忙搀扶雨芡进门。

    白道长不在,王小乔便给雨芡开了方子,又用药酒给雨芡身上的淤青涂抹。

    胭红和王小乔也算熟悉,见王小乔处理伤口开药十分熟练,笑着说。

    “小乔在医药方面,确实有天份,这才跟了白道长多久,就能独当一面了。”

    “想要更有价值一些,总要更努力一些。”王小乔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小女儿样,看上去成熟稳重不少。

    王小乔拿着药瓶,放入抽屉里,头也不抬地问胭红,“怎么样?见到公主没?天天去将军府外报道,以为那样就能要到你的银子了?”

    胭红坐在椅子上,自己倒了一杯茶。

    “我相信公主一言九鼎,当初答应我的银子,一定会兑现。”

    “那也要你能见到人才好!”王小乔对上官清越,还是满心不满。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自己的父母,是因为上官清越才会死。

    雨芡吃力地出声,“你要见公主?”

    胭红点下头,“有一个承诺,要去找公主兑现!”

    接着,胭红又道,“我不会去依附一个男人,这样才不会被摔得很惨。”

    雨芡伤心地垂下眼眸,“为了感谢你,在我这么狼狈的时候,还能帮我一把,我想办法让你见公主……”

    雨芡想了下,声音更沉,“也希望你帮我,为公主带一句话。”

    胭红欢喜地笑起来,“你让我给公主带什么话?”

    ……

    雨芡通过之前在将军府里的关系,有一些受过她恩惠的下人,也不是完全墙倒众人推,还是卖给雨芡一个面子,将胭红放入将军府。

    胭红终于见到了司徒建忠。

    司徒建忠见是胭红,便也放胭红进了院子。

    胭红拿着之前上官清越给的香囊,欢喜地站在上官清越面前。

    上官清越眉心微蹙地看着胭红,没有说话。

    那种透着一种疏离的眼神,让胭红很着急。

    “公主难道不记得我了?我是胭红啊!之前在京城……”胭红赶紧将香囊给上官清越看。

    “公主,这个,可还记得?”

    上官清越瞥了那香囊一眼,“这是什么东西?”

    “……”

    胭红一愣。

    “随便拿个香囊,就想来欺骗本公主?”上官清越闷哼一声,对胭红挥挥手。“赶紧退下,本公主没时间搭理你。”

    “公主……”

    莺歌赶紧上前,将胭红往外拉。

    “公主!你怎么能食言而肥!答应我的事,你怎么能忘记!”

    “慢着!”上官清越忽然唤了一声。

    莺歌便松开了胭红。

    上官清越起身,走向胭红,目光透着居高临下的凌厉。

    “你说说看,本公主答应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