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64:严刑逼问

    冷玉函开始帮着上官清越和夏侯云天私会。

    上官清越对冷玉函的态度也亲善起来,经常让冷玉函和蓝颜儿来她的院子小坐。

    但谁都没想到,冷玉函的靠近,别有用心。

    就在大家对冷玉函疏于防范的时候,冷玉函已经开始暗暗动手了。

    莺歌不止一次提醒上官清越,“公主,那个蓝颜儿务必小心,之前两位小主子,差点被偷走,就是蓝颜儿一手策划。”

    上官清越沉吟稍许,“有冷玉函在,她还能玩出什么幺蛾子。”

    “怕就怕冷将军现在宠信蓝颜儿,和蓝颜儿一个鼻孔出气。”

    上官清越目光疑惑起来,“你说的也很有道理。”

    晚上的时候,冷玉函安排了一场盛宴,送到上官清越的院子。就连院子里的下人,也都加了餐。

    莺歌照例,用银针一样一样试过,才送到上官清越的房里。

    南宫鸿雁看着被送进房间里的食物,脸色冰冷,一口没有动。她走出房间,看到院子里,大家都欢快地吃着美味,一个个脸上带着笑容,嗤笑了一声。

    司徒建忠坐在院子大树下的石桌上吃饭,他是行军打仗的将军,吃饭速度向来很快。

    跟他一起同桌的,还有几个得力手下。

    大家一边吃着,一边称赞今天的晚膳,实在太丰盛了,已经好多天没吃过这么好的一顿晚膳。

    莺歌从上官清越的房里出来,手里提着一个茶壶,走向石桌,将茶壶放在桌上,看都没看司徒建忠一眼,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看你日夜辛劳,赏你的。”

    司徒建忠微抿唇角一笑,黑眸之中盈满欢快。

    围着石桌用餐的几个手下,促狭地笑起来,“将军,莺歌姑娘好像很关心将军。”

    “去去去,别瞎说!”

    “我们也日夜辛劳,我们怎么没有凉茶喝?”几个人闹哄起来。

    “莺歌姑娘也没说,这凉茶是给谁的,我们大家一起分了吧。”

    “好好好。”

    司徒建忠赶紧一把将茶壶夺了过来,“这是给我的,没你们份儿。”

    大家哄笑起来,“快看,将军脸红了!”

    大家拍着吃饱喝足的肚子,一扫往日沉闷,脸上都带着饱足的笑容。

    “吃的太饱,容易犯困,今天晚上,都给我精神点!谁都不许打瞌睡。”司徒建忠对众人吩咐一声,怀里还抱着茶壶,舍不得喝。

    “是!将军!”大家都不再玩笑,一个个神色严肃庄重起来。

    南宫鸿雁站在不远处,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到了晚上,大家都不约而同打起了哈欠,困得站都站不稳。

    司徒建忠努力保持清醒,喝了一口壶里的凉茶提神,可还是犯困。

    渐渐的,大家都开始不支,一个一个靠在屋檐下,打起了瞌睡。

    南宫鸿雁站在不远处,看着变得格外安静下来的院子,目光湛凉如霜。

    没过多久,异动果然发生。

    两道黑影,闯入院子,潜入上官清越的房间。

    不一会,被包裹在袋子中的上官清越,便被扛了出来。

    南宫鸿雁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安静看着眼前一切发生。

    莺歌无力踉跄地从房里奔出来,手里还握着长剑,挣扎地要追出去,却摔倒在门口。她不住声音细弱地呼唤司徒建忠,但已经昏睡过去的司徒建忠,一点反应都没有。

    莺歌见门外的守卫,都到在地上陷入深度沉睡,咬紧牙关,挣扎从地上站起来。

    “来人……来人啊……”

    她的声音,在沉寂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微弱。

    安静的院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而两个黑衣人已经跑远。

    莺歌勉力支撑,想要跃起,却又摔倒在地上。

    莺歌看到了不远处黑暗中的南宫鸿雁,挣扎着向着南宫鸿雁伸出手。

    “快点……救公主……我们……我们被下了迷药……”

    南宫鸿雁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冷眼看着莺歌。

    “救公主……快点……”

    “你不是一直保护公主吗?为何……为何今日不肯出手?”莺歌强撑着,支起身体。

    莺歌见南宫鸿雁还一动不动,眼底泛起恨色。

    “果然,你居心不轨!眼看着公主被挟持……却不出手相救……”

    “一定是你,趁机联合外敌,里应外合,将公主挟持!”

    莺歌恨得咬牙,用尽所剩无几的全部力气,抛出手中长剑,刺向南宫鸿雁。

    南宫鸿雁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飞来的长剑,神色寂静无波。

    飞来的长剑,在距离南宫鸿雁一尺的位置,“哐啷”一声掉在地上。

    莺歌一掌击打在地面上,想要飞身而起,袭击南宫鸿雁,最后却彻底无力瘫在地上,意识涣散……

    “你……”

    “我不会……放过你……”

    莺歌彻底陷入一片漆黑。

    南宫鸿雁冷眼看着莺歌,冰霜般绝美的容颜上,没有任何反应。

    ……

    挟持上官清越的人,正是冷玉函。

    他将上官清越带到蓝候王面前,证明投奔蓝候王的决心。

    上官清越头上的黑布袋被人一把掀去,她意识昏沉,视线飘忽,看不真切眼前的景象,只知道好像在一个不见天日的山洞之内,四处燃着明亮的火把。

    她瘫在冷硬的地上,双手勉力支撑身体,看向四周的人。

    首先看到的便是,一身夜行衣的冷玉函,接着是蓝颜儿。

    再抬头,便看到一个须发花白,一脸霸气,神色威严摄人的老者。

    “这是……哪里?”她扶住昏眩的头,身体不稳。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只听见高位上的老者,击掌大笑起来。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