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65:一起逃出去

    上官清越抬眸看向那个男子,目光迷顿。

    她看不清楚那个男子的长相,她的视线已经模糊不清,意识浑噩。

    男子赶紧分拨开脸上垂落的凌乱长发,激动地说,“是我!是我……林慕南!”

    “林慕南?”

    上官清越呢喃一声,颤抖的身体支撑不住,瘫在稻草上。

    林慕南脸上的表情很纠结,也很复杂,有一抹解恨,也有一些吃惊,其中还掺杂了两分担忧。

    “你怎么会在这里!冥王不是将你保护的很好?”林慕南道。

    上官清越闭上眼睛,虚弱地喘息。

    林慕南抚摸自己手臂上,已经愈合,但还会隐隐作痛的伤口,“没想到,你也有沦落至此的时候吧。”

    “刺伤我手臂的狠辣劲儿,怎么没了!”林慕南哼了一声。

    他坐下来,靠着身后的木柱,盯着浑身是血的上官清越。

    “他们抓你,却又严刑拷打你,为何?”林慕南蹙起眉心,想不通。

    上官清越弱弱张口,“他们想要知道……两个孩子的下落……”

    “什么?!”

    林慕南很吃惊,眼底疑惑更深。

    “我已经告诉蓝候王,两个孩子不是冥王的血脉,他还打算抓两个孩子做什么?那两个孩子,可不是要挟冥王的有力把柄!”

    上官清越弱弱摇头,“我也不知!”

    林慕南陷入沉思,低声喃喃,“按理说,知道孩子不是冥王骨血的蓝候王,抓了你要挟冥王,才能达到他想要不废兵力就拿下南阳城的计划。”

    “他将你打成这个样子,就不怕激怒冥王,反而适得其反?”

    “这般费尽心思,也要找到两个孩子,到底什么用意?”

    上官清越心情烦乱,“你就不能安静点!”

    林慕南也愠恼了,“你个贱人!活该被打得遍体鳞伤!早些跟了本公子,何必吃这么多的苦头!他君冥烨在朝廷上树敌颇多,自顾不暇,哪有功夫保护你!”

    上官清越闭着眼睛,不说话,脸色苍白的吓人。

    她的一双手,紧紧抓着稻草,忍着身上的剧痛。

    蓝候王不想上官清越死,送来药,给上官清越涂抹。

    上官清越身上的疼痛,缓解了一些,意识也渐渐清晰,但等待她的,又是一番残酷拷打。

    林慕南看着再次被打得意识不清丢回来的上官清越,心疼又愤怒。

    “书裕都死了!你还护着他的孩子作甚!赶紧说了孩子的下落,你也少吃点苦头!”

    上官清越这次被打得很严重,已经没力气开口说话了。

    林慕南看着上官清越已经被血色浸透的衣裙,心头刺痛尖锐。

    “你就算死,也不肯说出那两个孩子的下落?”林慕南心痛说。

    上官清越缓缓睁开无力的眼皮,看着隔壁的林慕南,嘴唇一张一合,“他为何……非要找到两个孩子?”

    “我怎么知道!!!”林慕南低喝一声。

    “那两个孩子,与他能有什么利益牵扯?”上官清越目光迷离。

    林慕南想了想,“或许他想要挟冥王?也不对!知道不是冥王的血脉,他怎么还敢冒险。”

    林慕南也想不通蓝候王的用意。

    上官清越重新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

    “这样被打下去,你早晚会被打死!”林慕南道。

    接着,林慕南想了想,看了一眼外面看守的官兵,低声对上官清越说。

    “要不,逃吧。”

    上官清越的目光,霍地睁开,眼底亮起一抹幽光。

    “逃?如何逃?”

    林慕南原地打转,想了又想。

    “你若不逃,难道被活生生打死?”

    上官清越吃力撑起身体,看上去好像有了一些精神,“你会帮我?”

    林慕南心痛不已地看着上官清越,“你说我会不会帮你?我怎么能狠心看着你被活活打死!”

    上官清越勉力凑近隔壁的林慕南,“你说,你打算怎么帮我?我会全力配合。”

    林慕南想了下,“你暂时说出一个地址,让他们去找,拖延时间,不让他们再拷打你。”

    上官清越想了下,“这倒是个办法。”

    晚上的时候,又来人将上官清越带走了。

    林慕南抓着栅栏,目光紧切地追随上官清越,担心不已。

    用刑的人,刚要动手,上官清越就开口了。

    “我说,我告诉你们,孩子的下落。”

    蓝候王欢喜不已,“好!快点说。”

    “但我想知道,你为何非要找到我的孩子。”上官清越盯着蓝候王,目光沉寂。

    蓝候王哼了一声,“告诉你也无妨!有人开出条件,只要铲除那两个孩子,便能全力配合本王,夺得大君国的天下。”

    “有人?谁!”上官清越低喃一声。

    蓝候王阴笑着,“这个人,公主再熟悉不过了!正是你们南云国权倾天下的皇后!”

    “南云国的皇后?”

    上官清越不再说话,垂下眼睑,遮住眼底的流光。

    赶去寻找两个孩子的人,没过一个时辰就回来了。

    “候王,我们赶去的时候,孩子已经被转移了地点,不在那里了。”

    “什么?!居然敢骗本王!”

    蓝候王震怒,火气喷张。他亲自奔下来,拿着长鞭,狠狠抽打向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痛得在地上打滚,“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是谁将孩子转移了地点……饶命……饶命啊……”

    蓝候王打了上官清越许久,终于在她奄奄一息的时候,才罢了手。

    “关起来,看紧点!!!不信有她在手,找不到那两个孩子!!!”

    上官清越被丢回牢房的时候,已经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