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67:夫妻本就应该同心

    林慕南带着上官清越滚下山坡。

    林慕南用自己的怀抱,将上官清越完好地护在怀抱之中,不让她受伤。

    反而他自己,已经被枯枝碎石,刺得遍体伤痕。

    一个大树,懒腰将他们截住,终于停了下来。

    林慕南痛得骂咧咧一阵,“等本公子逃出去,一定将你们统统都杀了!他吗的敢这么对本公子!”

    “蓝候王那个老匹夫,之前见了我还点头哈腰地赔笑脸!自从抓了皇上,就开始鼻孔朝天,不将本公子放在眼里了。”

    “皇上是被蓝候王抓走了。”上官清越轻抽一口寒气。

    林慕南见失言,抿了抿唇角,不再说话。

    上官清越想起身,却触碰到林慕南的伤口上,痛得林慕南脸色一阵揪紧。

    上官清越赶紧放弃挣扎,“我弄疼你了?”

    她一低头,当看到林慕南的衣衫上几乎被血色染红,心口一阵颤抖。

    “你……为了救我,居然不顾自己的性命……”

    上官清越的眼圈红了,泪水在眼底晶莹闪烁。

    林慕南哂笑一声,“你也会心疼我?你不是恨不得我死?”

    上官清越咬住嘴唇,将脸别向一旁,不说话。

    “我们还是快走吧,不然追兵很快就能追来了。”林慕南吃力地想起身,这才发现,左腿很疼。

    “我的腿……好像在滚下来的时候,摔断了。”

    上官清越赶紧爬起来,吃力地搀扶林慕南,躲到不远处的树林里。

    “那怎么办?我不会接骨。”

    上官清越赶紧找来一根粗壮的树枝给林慕南,“你先撑一会,等我们逃出去,找个医馆给你看一看。”

    林慕南望着上官清越担心自己的样子,唇角缓缓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林慕南忽然抬手,一把将上官清越扯入怀中。

    “美人儿,你说我们选日不如撞日,早点把事给办了吧。”

    “办,办什么?”上官清越看到林慕南脸上的淫笑,心下一慌。

    “你说办什么!跟我又装纯!又不是未经世事的雏儿,孩子都生了,还纯什么!”

    “你!”上官清越愠恼。

    林慕南的怀抱一紧,将上官清越死死圈在怀里,目光狠狠地盯着她,口气无比的低狠。

    “你是我林慕南早就盯上的肉,我林慕南一定要吃到你!”

    “……”

    “今天不是时候,我带你逃出去,你给我的回报就是让我睡。”

    “……”

    上官清越目光淡淡地望着他。

    “好!我跟你!”

    林慕南惊喜张大眸子,满身狼狈却还是遮掩不住他从小养尊处优的贵气。

    “你说真的?再敢骗我,我会杀了你。”

    “不骗你。”

    林慕南已经听见不远处传来很多人的脚步声。

    他试图拉扯上官清越站起来,发现上官清越的力气已经透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牵强。

    林慕南闷哼一声,忽然松开手。

    上官清越摔在地上,想要爬起来,坚持的满脸大汗。

    “我知道,你这个女人,满嘴谎话。但我还是愿意,再相信你一次。”林慕南撑着手里的木枝,站在上官清越面前,用居高临下的眼神凝着她。

    上官清越吃力仰头,“你要做什么?”

    她从林慕南的眼底,看到了一种下定决心的笃定。

    “嘘,别说话,就藏在这里别动。”林慕南一瘸一拐找来很多树叶杂草,将上官清越埋在下面。

    之后,他开始向着远方跑去,还发出很大的声音。

    “人在那里,快追!!!”

    有人大喊一声,一群人便赶紧向着林慕南逃走的方向狂奔。

    林慕南的左腿疼的厉害,他明明可以用更快的速度,将身后的人甩开,却又刻意慢下脚步,不让身后追击他的人,失了他的踪迹。

    林慕南一直将身后的人,引了很远很远,这才体力不支地摔倒在地上。

    一大群人蜂拥而上,将林慕南团团围住。

    “怎么就一个人?那个女人呢!”

    “说!公主呢!公主在哪里!!!”

    林慕南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唇角却噙了一抹戏谑的冷笑。

    他不说话,任凭这群人如何逼问,还是不开口。

    林慕南被抓了回去,但上官清越却已经逃了。

    蓝候王震怒不已,“好啊!居然胆敢放走公主!!!”

    “林慕南,你居然一次一次坏本王计划!!!”

    “看来本王实在太轻饶你了!!!”

    一番拷打下来,林慕南就是不说上官清越的下落。

    “给本王打,狠狠打,别打死了,留一口气,好好折磨他!!!”蓝候王喘着粗气怒吼。

    林慕南的唇角,不住蜿蜒下鲜红的血,沿着他的脖颈,渗透入他满身是血的衣袍上。

    林慕南被折磨得,只剩下一口气苟延残喘。

    林慕南被丢回牢房,他躺在潮湿的稻草上,看着隔壁空空的牢房,无力的目光中,泛起浅浅的笑意出来。

    “你一定要说话算数,就算死,也值了。”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头一歪,彻底昏厥过去……

    冷玉函一把推开密室的石门,蓝颜儿坐在石凳上,见他回来,欢喜地迎上来。

    “玉函,你回来了!”蓝颜儿见冷玉函一脸怒色,“你怎么了?”

    “公主竟然逃了!我们费了那么多功夫,才将公主抓出来,竟然被林慕南给放走了!”

    “玉函,不要生气,我们已经能做的都做了!王父也相信了你的诚意,公主逃了就逃了吧。”蓝颜儿柔声安慰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