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68: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冷玉函见蓝颜儿眼神怀疑,笑起来。

    “颜儿,你和岳父大人可有想过,挟持皇上,不管初衷为何,都等同谋反!”

    “且不说皇上手中的兵权现在有多少,只冥王一人,即便所有的候王联合起来,都不一定是冥王一人的敌手。”

    “更何况,那些候王,故意将岳父大人推在前锋,只怕事情有变,他们就会犹如墙头草,摇摆不定,明哲保身。”

    蓝颜儿忧心起来,“这些事,倒是听王父说过。”

    “我倒是有个办法,既能让岳父大人保住候王地位,也不会和皇室为敌。”

    “什么办法?”

    “只要劝皇上和岳父大人签订一份,永世不削掉候王之位的协议,那么就可万事大吉了。”

    “可是王父他……”蓝颜儿咬住嘴唇。

    蓝候王的野心那么大,哪能只甘心区区不削候王之位那么简单。

    “颜儿,若真的发生战乱,我们的胜算极其微小。”冷玉函握紧蓝颜儿的手,“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考虑,我不希望我们夫妻分开。”

    “玉函,我也不想和你分开。”

    “颜儿,挟持皇帝,不管如何处理,除非一举夺下天下,否则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我们夫妻,难道还没老去,就成为刀下亡魂?”

    蓝颜儿更紧咬住嘴唇,挣扎稍许道。

    “玉函,我听你的!”

    蓝颜儿在地上的沙土中,匆匆画下了一个地形图。

    “皇上就被关押在石室最下面的密室里。那里有人把守,十分严密,我们根本没办法靠近。若向王父提起,凭王父多疑的个性,断然不会让你靠近皇上。玉函想要接近皇上,只能秘密行动。”

    冷玉函安静地看着蓝颜儿,目光沉寂无波。

    ……

    胭红带着雨芡去将军府找冥王,守门的人,根本不让她们两个进去。

    她们在门外站了许久,还是没有找到见冥王的办法。

    这个时候,雨芡见到心事重重的杨伯,赶紧冲上去。

    “杨伯,杨伯,放我进去,我要见冥王。”雨芡哭着哀求。

    杨伯一直都很反感雨芡,觉得雨芡这种身份的人,根本配不上他们家将军。

    “你还有脸来将军府。”杨伯喝了一声。

    “杨伯,我是为了救玉函来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玉函,被人陷害!我要救玉函,求你帮帮我!现在将军府的人,都被控制了,我一个熟人都见不到,能让我进去面见冥王的希望,就只有你了。”

    “我也力不从心了!若不是冥王见我老了,又熟悉将军府内的事务,早就将我也关起来了。”杨伯老声叹息。

    “杨伯,帮帮我吧!只要你想想办法,一定能让我见到冥王。”

    雨芡直接跪了下去。

    杨伯看着一向气焰颇高的雨芡,竟然向自己下跪,很是吃惊。

    “没想到,你对将军的感情,这么深。将军遭难,一些老人,能避开嫌疑的,都远远躲开了,你竟然还敢往刀刃上冲。”

    雨芡不住擦着眼泪,“我们到底夫妻一场……”

    杨伯叹息一声,搀扶起雨芡,“我尽力吧。”

    君冥烨收到一封密函。

    密函上清楚写道,将两个孩子下落说出来的人,正是上官清越。

    君冥烨眉心深锁,“小月儿即便承受严刑拷打,哪怕就是死,也不会泄露孩子的下落,为何?难道早就猜到,我会将孩子秘密转移?”

    百里不染和叶少轩也是想不通其中微妙。

    “美人儿一定知道,他们找不到孩子,才会选择说出孩子下落,暂时让自己脱险!”百里不染道。

    君冥烨脸色深沉,抓紧手里的密函。

    这个时候,下人老报。

    “冥王,之前的雨芡夫人,说有要事向冥王禀报。”

    “不见!”

    君冥烨现在心烦意乱,哪有心思见那个女人。

    门外传来雨芡和胭红的喊声。

    “冥王,冥王……”

    “我们真的有要事禀告,放我们进去吧。”

    君冥烨坐在高位上,冷眸阴鸷,神色冰寒,不耐烦地一挥手,让人放雨芡和胭红进来。

    两个女子跪在地上。

    “到底有什么事,快说!”君冥烨不耐道。

    胭红拿出手里的香囊,“冥王,我发现一件十分可疑的事……”

    胭红的话还没说完,司徒建忠匆匆闯进来回禀。

    “王爷,找到公主了!”

    君冥烨惊喜不已,赶紧大步往外奔。

    百里不染和叶少轩,也赶紧跟着冲出去。

    胭红和雨芡对视一眼,从地上爬起来,却被守卫拦住,再次将她们这两个闲杂人等,轰出了将军府。

    “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和冥王说,是关于公主的!让我进去吧,让我和冥王把话说完。”胭红不住哀求。

    不远处的车驾驶过,被一群守卫层层保护起来。

    胭红和雨芡被驱赶到角落里,根本靠近不了半分。

    满身是伤的上官清越,被人从车上抬下来。

    君冥烨赶紧冲上前,不住呼唤上官清越的名字。

    百里不染也围上来,看到上官清越遍体鳞伤,满目疼痛。

    “冥王!冥王!”

    胭红翘着脚,不住在守卫的手下挣扎,“冥王,我真的有关于公主的事对您说……”

    人影攒动中,上官清越吃力地抬起目光,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到众人之后的胭红。

    谁都没有发现,在上官清越虚弱的眼底,掠过一道杀意。

    上官清越忽然一把抓住君冥烨的手,紧紧的,满脸的疼痛,楚楚可怜的让人心酸。

    “我好痛,好痛……”

    君冥烨不敢耽搁,赶紧让人去找全城最出名的大夫,带着上官清越匆匆进门,再也理会不上,胭红的喊声。

    上官清越一直抓着君冥烨的手不放,君冥烨便一直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