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69:串通

    君冥烨的视线,狐疑盯着上官清越。

    蓝曼舞的哭声,还在继续,哀求着,不要伤害她腹中的孩子。

    上官清越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了一下,缓缓睁开那一双美丽的水眸。

    “冥烨,不要为难小舞,也不要……伤害她的孩子。”

    上官清越的声音很轻很轻,透着虚弱的无力,让人心疼的想要搂入怀中好好疼惜。

    君冥烨的心,瞬间就柔软了,那一点疑惑,也因为上官清越水一样的眸子,散开无遗。

    百里不染很不服,“她父亲那么伤害你,你还能原谅她!天下间,父女哪有分心的!保不齐他们早就合起伙来陷害你!”

    “不染,小舞不会的。”

    上官清越吃力地想要爬起来,却又因为身上伤口疼痛,嬴弱伏倒在床上。

    君冥烨赶紧奔过去,“你别起来,小舞不会有事就是了。”

    “大姐,大姐……我怎么会伤害你和孩子……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王父会做出这种事……我们真的已经很多年没有联络了。”

    蓝曼舞哭着,双手护住肚子,警惕地盯着百里不染。

    “好了好了,别哭了。”

    百里不染不耐烦地挥挥手,他也只是吓唬吓唬蓝曼舞,发发怒气。

    蓝曼舞自从住入别院,一直在他的严密看护下,断然没有机会与外界联系。

    上官清越容色憔悴,无力地闭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

    “冥烨,我的孩子呢?我知道……一定是你,将他们保护起来了……幸亏你早了一步……不然,他们就危险了。”

    “你走了一步险棋。”君冥烨道。

    “我?”

    上官清越唇角微抿,抬眸看了君冥烨一眼,却没从君冥烨的脸上,看到什么表情。

    俩人都不再说话,话题便奇怪地戛然而止。

    君冥烨望着重新又闭上眼睛的上官清越,眉头微微拧起。

    他总有一种隐隐说不清楚的感觉,很微妙,却又不知哪里出了错。

    上官清越几度昏昏沉沉,意识不清,折腾了一夜,才渐渐安静下来。

    白道长扶着雪白的胡须,沉吟半晌,道。

    “幸亏公主体质还好,若不然真抗不过去了。”

    君冥烨睨着白道长,深度怀疑白道长的医术到底行不行,“她的身体,自从诞下孩子,一直都很虚弱,小心翼翼地将养着。”

    “那就是公主养的好,现在恢复的很好。倾城公子的医术,若不出手,一旦出手,绝对天下无人能及。”

    君冥烨想了想,没再说话。

    百里不染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手指里捏着一片叶子把玩,眉心深锁。

    南宫鸿雁站在不远处,看着百里不染,面色沉冷。

    等百里不染发现南宫鸿雁时,她已不再看他,而是看向上官清越的房间方向。

    百里不染走向南宫鸿雁,“我离开时,告诉过你,保护好她。”

    “……”

    南宫鸿雁抬眸看向百里不染,脸色依旧冰冷如霜。

    “你竟然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危险。”

    南宫鸿雁依旧神色冷漠。

    “既然选择留下来,总要有留下来的价值!既然没有价值,你便走吧,别再让我看见你。”

    百里不染口气拒绝。

    南宫鸿雁眼角轻轻一挑,“你说让我保护公主,我没做到。”

    “你确实没做到,不但没做到,还冷眼看着她被劫持走!”莺歌已经告诉百里不染,当时南宫鸿雁明明可以救下上官清越,却没出手。

    “你说让我保护公主。”

    南宫鸿雁声音凉漠,没有丝毫温度起伏。

    百里不染气恼不已,“我一直想不通,你留下来不走的原因。”

    “跟着你,因为你碰过我。”

    “……”

    “我说过,你要娶我。”

    “……”

    “所以我不会离开,一直到你娶我之前。”

    “意思是,我娶了你,你就会走了?”百里不染俊脸纠结。

    “不!娶了我,便更要跟着你。”

    “……”

    南宫鸿雁凉漠转身,背影笔直霜冷,“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

    南宫鸿雁走了。

    百里不染一拂白色的袍袖,也转身走了。

    ……

    冷玉函终于找到了接近皇上的机会。

    他和蓝颜儿联合,混入到地下的密室内。

    君子珏被锁在一个铁质的牢笼之中,虽然里面很干净,待遇也不错,却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已经被囚禁了将近两月。

    冷玉函假借蓝候王的命令,让守卫将锁打开。

    侍卫先是犹疑了一下,见蓝颜儿也在,便开了门。

    冷玉函走进去,恭敬地对君子珏行礼。

    君子珏端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神色宁寂。见是冷玉函来了,这才缓缓睁开眼睛,淡淡扫了冷玉函一眼,又重新闭上眼睛。

    “没想到,冷将军竟然临阵倒戈,投奔了叛贼。”

    冷玉函一笑,“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皇上沦落如此,难道甘心被囚禁?而不想想办法,如何为自己脱困?”

    君子珏缓缓睁开眼眸,看向面前的冷玉函。

    他清楚看到冷玉函眼底的一抹示意,心下顿然明了,脸上的神色依旧沉静无波。

    “难道让出大君国的天下,交出玉玺,蓝候王这个反贼,就能放了朕了?”

    君子珏冷笑一声,“你们别忘了,大君国还有冥王!朕一直失踪,只要冥王发布朕已驾崩的消息,他便可顺理成章接任帝位。”

    “皇上难道宁可死在这里,也不肯和蓝候王合作?”

    “叛贼就是叛贼,大君国的江山,岂能落入旁姓之手。”

    冷玉函一手负后,沉声道,“皇上以为冥王会接任天下,殊不知,候王自有办法!现在朝臣很多人都怀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