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70:颠龙倒凤

    君冥烨再收不到冷玉函的密函,心中生疑。

    他们早就约定好,三日一传信,若三日未曾收到冷玉函传来的密信,便是冷玉函发生了意外。

    如今已经六日,冷玉函没有任何消息。

    君冥烨坐立难安。

    费了好一番功夫,就是为了让冷玉函深入敌军内部,先将君子珏救出来,再一举进攻,将蓝候王一党全数剿灭。

    如今冷玉函没了消息,只怕已功亏一篑。

    即便君冥烨相信冷玉函有本事化险为夷,但在君子珏安危当前,他不容出现任何闪失。

    君冥烨去找百里不染,犹豫了好一会才开口。

    “百里门主……”

    君冥烨一开口,百里不染浑身打了一个冷战。

    “你叫我什么?百里门主?我没听错吧!”百里不染赶紧扣了扣耳朵。

    君冥烨的唇角隐隐抽搐一下,绷紧的面皮好像一块坚硬的石头。

    “你没有听错。”君冥烨道。

    百里不染“哈哈”大笑起来,“我若没有听错,就是你脑子坏了,居然叫我百里门主,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君冥烨的冷目眯紧起来,“我不和你绕弯子,现在确实有事找你相助!”

    “找我相助?就是求我帮忙喽,居然用这种口气,哪里像求人!”百里不染妖目一横。

    “你身为大君国的子民,皇上有难,理应出手相助!”

    “那是你们大君国的皇帝,不是我的皇帝!与我何干!”

    “关系天下,难道你也袖手旁观!”

    “我百里不染从来不知什么叫天下,也从不心系苍生,苍生与我何干!”百里不染白色的袍袖一甩,便转身要走。

    君冥烨身影一闪,将百里不染拦住。

    “大君国蒙难动荡,你觉得南云国会安宁无事?上官少泽刚刚回南云国,情况还未可知,是福是祸不知定数!再多动荡之乱,如何平定南云国的朝堂!”

    “那是南云国太子的责任,与我更没关系。”百里不染口气决绝。

    “难道你愿意看着小月儿忧心忡忡,郁郁寡欢!”

    “……”

    百里不染顿时哑口无言。

    君冥烨说的没错,大君国动荡,誓必会牵连邻国南云国,到那个时候,上官清越肯定会心急如焚。

    “蓝候王一直想要小月儿和两个孩子!若蓝候王的势力继续扩展下去,她和两个孩子,都很危险!”

    百里不染沉默着,一双眸子紧紧盯着君冥烨,唇角轻抿。

    “你让我做什么?”

    “潜入进去,救出皇上。”

    “我好像没有那么大的本事。”百里不染道。

    “你的轻功天下无敌,除了你,还有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进去!现在我已经调查清楚,皇上被关押的位置,已有路线图。”

    百里不染斜睨君冥烨一眼,“狂妄自大的冥王,也终于认可我的轻功了。”

    百里不染接着又道,“想我去救皇上也好,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再不许你关押美人儿,限制美人儿自由!她是去是留,都由她一人做主,再不许你强加干涉!”

    君冥烨犹豫了,黑眸凝重地盯着百里不染。

    “不答应?好!想我去救皇上,想都别想!”百里不染双手环胸,“你们大君国的皇上,是死是活,都跟我百里不染没有丝毫关系!”

    “好!本王答应你!”

    君冥烨将君子珏现在所在位置的路线图,交给了百里不染。

    “你最好背下来,然后将路线图毁掉。免得出卖了我安插在他们内部的人,陷他于险境。”君冥烨道。

    百里不染只淡淡地扫了一眼那路线图,便放在火上烧了。

    “你确定记住了?”君冥烨目光怀疑。

    百里不染凉漠睨他一眼,“我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

    百里不染趁着夜色浓重,白影一闪,便出了将军府。

    君冥烨还不放心想嘱咐两句,可百里不染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南宫鸿雁站在院子里的暗影中,轻轻咬了一下嘴唇。

    自从上官清越从蓝候王的手里逃出来,南宫鸿雁便一直紧紧盯着上官清越的动向。

    如今百里不染去救皇上,只身深入敌营,危险重重。

    南宫鸿雁的手,轻轻抓在一起。

    她犹豫了一下,一个纵身掠起,黑色的身影犹如张开翅膀的黑色蝶翼,很快向着百里不染离去的方向追去,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上官清越恢复的很好,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

    她一直想要见孩子,君冥烨却以她身体未愈,孩子的落脚点又很遥远为由,拒绝了她。

    百里不染去救皇上,一直未归,君冥烨心中忐忑,便匆匆带人去接应。

    上官清越见君冥烨走了,唇角浮上一点淡淡的笑容。

    “莺歌,夏侯将军呢?”

    “将军在忙吧,已经几日没见他了。”

    “莺歌,你去找夏侯将军过来,我有事找他。”

    莺歌想了想,还是应诺一声退出去了。

    到了门外,又看到守在上官清越门外的司徒建忠,莺歌心情不爽,脸色也不好。

    “整日像个木头一样杵在这里,一点作用都没有,也不知道将你放在这里当守门神,有什么用!”

    司徒建忠看了莺歌一眼,“我也想知道,我有什么用。”

    “你!”

    司徒建忠继续看向面前的方向,不再看莺歌一眼,“看得出来,你心情不好,不和女子一般见识。”

    莺歌磨了磨牙,没说什么,大步走出院子,去找夏侯云天。

    她很生气,上官清越总是和夏侯云天的关系暧昧不明,只要抓到机会,就见夏侯云天。

    莺歌有意想提醒上官清越两句,又觉得自己身为影卫,不该质疑主子的任何决定。

    夏侯云天还是从屋顶的位置,潜入上官清越的房间。

    他们就好像一对许久未见的有情人,互相思念泛滥成灾,一见面便抱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