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71:和你们玩下去

    君冥烨守在山上不远处,准备接应百里不染。

    等了许久,天色都要亮了,百里不染那边还没有任何消息。

    君冥烨心急如焚,派轻尘去查看了好几次,轻尘回来的禀告结果都是一样。

    “山上没有任何动向,也没有任何骚乱。”

    “既然没有骚乱,便是还没有败露。虽然不是好消息,也不是坏消息。”

    “王爷,百里门主为了公主,定然会完成任务!就算百里门主武功不济,百里门主的暗器,还是天下无敌。”

    “他的暗器,并没有他吹嘘的那么厉害,也不是百步穿杨,百发百中无虚弦。”君冥烨越来越怀疑百里不染的实力。

    这个时候,一只飞镖飞了过来。

    “王爷小心。”

    轻尘赶紧保护在君冥烨面前。

    只见那飞镖,直接射入君冥烨附近的一棵大树上。

    在飞镖上,赫然插着一张字条。

    轻尘一边命人去追击飞镖射来方向的人,一边将飞镖上的字条取下来,交到君冥烨的手上。

    君冥烨一把展开字条,只见上面写着五个大字。

    “速回将军府。”

    君冥烨一把阖上字条,目光幽深如潭,神色阴鸷。

    君冥烨交代轻尘,守在这里,时刻准备接应百里不染,之后翻身上马,马鞭一扬,便匆匆赶回将军府。

    一路上,君冥烨的心口都跳得极为不安。

    他有一种强烈的不祥预感。

    到底是谁?传来这样的字条?目的又是什么?好意,还是有所阴谋?

    君冥烨到了将军府,翻身下马,一个飞身而起,直奔上官清越的院子。

    当君冥烨看到司徒建忠和莺歌都醉倒在房门口,他一脚将上官清越的房门踹开。

    “啊……”

    女子惊慌的低叫,刺耳传来。

    当君冥烨看到一地狼藉的衣衫,看到床上交缠的****,看到女人一双雪白藕臂,紧紧搂着一个男人魁梧的健壮脊背,看到那女子绝美倾城的侧脸,看到男人曲线刚毅的容貌……

    君冥烨犹如五雷轰顶,大脑一片空白。

    上官清越已经吓得脸色雪白如纸,一把推开夏侯云天,赶紧抓紧被子,国主自己**的身体。

    上官清越匆匆下地,见君冥烨目光中怒火熊熊燃烧,她吓得直接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夏侯云天也是惊愕不已,先是错愕他怎么和上官清越发生这种事,接着便是吃惊,为何还被君冥烨撞个正着。

    他就好像着了魔,方才完全不知自己做了什么。

    现在才如梦方醒,却已为时已晚。

    君冥烨高颀的身影,笔直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目光如火如冰,惊悚骇人。

    夏侯云天站在上官清越身侧,挣扎良久才开口。

    “事已至此,我会负责!让她做我的女人!我夏侯云天的将军夫人!”

    君冥烨喷火的目光,终于有了一点反应,缓缓落在夏侯云天的身上,似要将夏侯云天当成焚成灰烬。

    夏侯云天不禁心惊,脸色也白了两分。

    上官清越吓坏了,颤抖的唇瓣,半天没挤出来一个字。

    她看了看君冥烨,又看了看身侧的夏侯云天,低下头,长发遮住她绝美的容颜,却在大家看不到的方向,朱唇勾起一抹得逞。

    “她已经不是冥王妃,婚嫁自由!!!她和我两情相悦,我娶她!!!”夏侯云天怒吼起来。

    “两情相悦?”

    君冥烨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刺穿了心房一样,怔怔地看着上官清越,想要寻求一个答案。

    上官清越咬住嘴唇,终于鼓起勇气仰起头,从地上站了起来,就站在夏侯云天的身侧,以一种寻求夏侯云天保护的姿势。

    “是的!云天说的没错,我们两情相悦,我们互相爱慕。”上官清越直言道。

    “你说什么?”君冥烨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我说我们两情相悦,喜欢彼此,我要嫁给他!”上官清越大声喊起来。

    夏侯云天欣喜不已,一把将上官清越搂入怀中。

    君冥烨狭长的目光里,渐渐蒙上一层猩红。

    “贱人!!!!”

    君冥烨咆哮一声,一把抽出长剑,直接砍向夏侯云天。

    夏侯云天早就有了准备,一把推开怀里的上官清越,直接迎战君冥烨。

    夏侯云天力大无穷,但武功却不是君冥烨的对手,他们之间的较量,夏侯云天便输了。

    上官清越一把抓起衣服,披在自己**的身上。

    她飞身跃起,喊了一声夏侯云天。

    “云天,我们一起逃出去!”

    夏侯云天仰头一看,飞出全部力气的一招,直接袭向君冥烨,随后跃起,便和上官清越一起从屋顶逃了出去。

    君冥烨险险躲开夏侯云天的一剑。

    “该死,竟然对我下杀手!”君冥烨残佞地哼了一声,“夏侯云天,你死定了。”

    君冥烨追出去时,却已找不到夏侯云天和上官清越的身影。

    君冥烨知道,他们没有走远,一定是藏了起来。

    他对着安寂的四周,怒声低吼。

    “待本王抓住你们之日,就是将你们碎尸万段之时!!!”

    君冥烨站在屋顶之上,风起云涌,黑袍在盘旋的冷风中,猎猎作响,长发飞扬,霸气无边。

    君冥烨开始全城搜寻夏侯云天和上官清越。

    南阳城的城门,早就关闭,他们逃不出城。

    君冥烨满腔怒焰,无处发泄,莺歌成了君冥烨发泄的唯一对象。

    莺歌被五花大绑,狠狠的鞭子一下一下地抽打下去。

    鞭子上蘸了辣椒水,火辣辣的疼钻心刺骨。

    莺歌痛得在院子里打滚,死死咬住嘴唇,硬是没有发出一星半点的呻吟声。

    君冥烨坐在椅子上,冷目盯着备受折磨的莺歌,轻声问了一句。

    “到底招不招?”

    莺歌不说话,忍着疼痛,小脸苍白的透明,额上汗如雨下。

    司徒建忠跪在一旁,担忧不已。

    “王爷,昨夜是我失职!不关莺歌的事!”司徒建忠道。

    “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