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72:大乱

    君冥烨着实想不明白。

    南宫鸿雁怎么也牵扯到这件事中来?

    且不说“上官清越”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似乎都不能和南宫鸿雁有任何利益关系。

    那个女人,只想嫁给百里不染,一直以来都以保护上官清越的身份存在,应该不会忽然倒戈。

    难道……

    南宫鸿雁发现了什么?

    君冥烨的锐眸,倏然一凛。

    他大步走到院子,见司徒建忠和莺歌还在受刑,已经再次昏厥过去。

    “收押起来,看紧点!”

    侍卫们赶紧将司徒建忠和莺歌拖入柴房,看紧起来。

    君冥烨还要去接应百里不染,这边的事,只能暂时放一放。

    胭红和雨芡还一直守在将军府的门外,她们一直都想见君冥烨,但守门的人,根本不放她们进去。

    她们看见君冥烨骑着高头大马,从将军府出来。

    胭红和雨芡赶紧迎上去,却被侍卫远远推开。

    “赶紧滚!”

    “我们真的找冥王有急事。”

    君冥烨已经加紧马腹,骏马蹿了出去。

    胭红赶紧大声喊,“冥王,冥王,我有要事禀报……”

    然而让她们失望的是,君冥烨带着一群人,头也不回地驾马跑远了。

    雨芡红着眼眶,目光绝望。

    “玉函啊玉函,难道我就救不了你了吗?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啊……”

    胭红安慰了两声,雨芡还在哭个不停。

    “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你先不要哭了。”

    雨芡和胭红只好先会同济堂,再想办法见冥王。

    ……

    百里不染潜入山洞,轻功卓绝的他,成功深入山洞内部。

    百里不染凭借记忆,在山洞里绕了两圈,终于在这个恍若迷宫的地方,找到了正确的通往地下密室的路。

    到了路口的时候,百里不染才发现,这里的守卫非常森严,不但有站着把守的人,还有来回巡逻的侍卫。

    如此无懈可击的布防,他根本没有办法靠近。

    除非出手杀人,才有潜入的机会。

    但若那样做的话,也只是能见到密室里的君子珏,还不待将君子珏救出,就已被人发现。

    百里不染隐藏在暗处,眉心深拧,想不出靠近的办法。

    蓝候王经过冷玉函的事,自然将君子珏守的密不透风,生怕发生任何闪失。

    冷玉函已经被蓝候王关起来六七日了。

    蓝颜儿一直见不到冷玉函,很担心冷玉函会被王父秘密处死。

    王父向来心狠手辣,尤其对那些怀疑不忠的人,更是毫不留情。

    蓝颜儿坐立难安,终于决定去偷偷见冷玉函,救冷玉函出来。

    蓝颜儿让贴身丫鬟翠玲,用色诱的方式,从牢房守卫头领那里,偷来了牢房的钥匙。

    蓝颜儿赶紧用泥土印下钥匙的轮廓,又将钥匙神不知鬼不觉地送了回去。

    蓝颜儿带着找人秘密做好的钥匙,带着食盒去看望冷玉函。

    侍卫不放蓝颜儿进去,蓝颜儿一巴掌挥过去。

    “本郡主的路,也敢拦!”

    守门侍卫,完全被蓝颜儿的气势慑住。

    蓝颜儿带着食盒进入牢房,看到已经瘦了一圈的冷玉函,热泪涌出眼眶。

    “玉函,玉函……我是颜儿。”

    冷玉函靠着角落坐着,缓缓睁开眼睛。

    “颜儿!”冷玉函一喜。

    “玉函,王父有没有为难你?”

    他们隔着牢门上的栅栏,双手紧紧抓在一起。

    “没有!只是一直将我关押在这里!颜儿,你向岳父大人解释,我真的没有背叛岳父大人。”

    蓝颜儿咬着嘴唇,一边将食盒内的饭菜拿出来,一边低声对冷玉函说。

    “玉函,你不了解王父!他生性多疑,处事小心谨慎,你已经被他怀疑,他断然不会再轻易相信你了。”

    “颜儿,我一片忠心可表。”

    “玉函,我相信你,可王父不相信。”蓝颜儿见身后的侍卫不注意,赶紧将事先配好的钥匙,悄悄塞入到冷玉函的手里。

    冷玉函眉宇一沉。

    “颜儿?”

    “玉函,你听我说。王父若怀疑你,只怕会对你不利!在王父还没出手之前,你先逃出去!先保住性命要紧。”

    “颜儿,我怎么能将你一个人丢下。”

    “玉函,我是王父的女儿,我还有用,王父不会对我怎么样。”

    “可是颜儿……”

    “玉函,只要你好好的,你想办法向王父证明忠心,我相信我们还会团圆。”

    冷玉函望着蓝颜儿,眼角眉梢浮上一抹愧疚。

    “玉函,一定要活着,在王父没有重新信任你之前,千万不要回来!也不要担心我,我是王父的女儿,我不会有事。”

    冷玉函眉目上的愧疚,更加浓郁,却也只能低下头,沉默无言。

    蓝颜儿深深看了冷玉函一眼,掩着满面泪痕,纵然不舍,还是匆匆走了。

    冷玉函捏紧手里的钥匙,望着面前丰盛的饭菜,一口都吃不下。

    隔壁的牢房里,正是满身伤痕累累的林慕南。

    他满脸脏污,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一身褴褛,更是遮掩了华袍原本的奢贵。

    林慕南低低地笑了两声。

    冷玉函猛地回头,这才发现,这个一直都像个活死人的人,原来还活着。

    “好痴情,好让人感动。”

    “你听见我们说话了!”冷玉函一惊。

    他和蓝颜儿的声音很小很小,若不是会武耳力敏锐之人,断然听不见。

    “是的,听见了!”林慕南抬起挂着干涸血痕的脸,目光炯亮地凝着冷玉函。

    “想要我不告发也可以,带我一起走。”

    冷玉函咬紧牙关。

    林慕南当即笑道,“别想着杀人灭口,在你杀了我之前,我肯定让你逃不出去。”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