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73:乱刀砍死

    山洞内已经大乱。

    蓝颜儿担心父亲追击冷玉函,便匆匆赶去面见父亲。

    “什么?冷玉函居然给我逃了!果然是内奸!”蓝候王拍案而起,震怒非常。

    “我的军队,已经开始集结,这个时候,断然不能出一丁点岔子!必须把他给我抓回来,就算抓不会来,也当场正法!”

    “王父!”

    蓝颜儿哭着跪倒在蓝候王面前。

    “玉函是我放走的,是我让他走的,他绝对不是内奸!是颜儿担心王父不信任他,怕对他不利,才将他放走。”

    “你居然将他放走!!!不太糊涂了颜儿!!!”

    蓝候王洪亮的声音,十分震耳。

    “我培养你这么多年,你居然坏我好事!!!竟然也不听话,背叛我!!!”

    蓝颜儿哭着低着头,“王父,我和玉函夫妻情深,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一直被关押在牢房内!他曾经是大将军,叱咤沙场,威风凛凛,岂能忍受得了被关押在牢房的屈辱。”

    “夫妻情深?我看并未如此吧!颜儿,你被他骗了,还不自知。”

    “不会,不会,玉函怎么会骗我……”蓝颜儿不住摇头。

    蓝候王看着自己的小女儿,哭得满面泪痕,也很心疼。

    “你若不相信,王父跟你打一个赌。”

    “什么赌?”

    “若冷玉函,不是内奸,一心只往外跑,王父便放过他!还重新找他回来,重用他!王父现在也正是缺人之际,他又是南阳城的镇守大将军,熟悉南阳城的一切布防,也方便我们攻打下南阳城。”

    蓝候王的话锋,忽然一转。

    “但若他不往外跑,而是去了不该去的地方,颜儿也不要怪王父棒打鸳鸯,让你守寡了!”

    蓝颜儿脸色一白,猛抽一口凉气,讷讷摇头。

    “不会的,不会的……玉函不会的……他一定不会骗我,他是爱我的……”

    “想知道答案,就跟王父来吧。”

    蓝候王瞪着蓝颜儿,恼怒又无奈,“王父这些女儿当中,你是最得王父欢心的,王父也希望你能赢。”

    蓝颜儿匆匆起身,跟着蓝候王向着密室的方向走去。

    就在百里不染手中的阴魔断金匕要刺入冷玉函的脖颈时,不远处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冷玉函道。

    “知道!我听见了!”

    冷玉函又仔细辨认了一下脚步声,“是蓝候王的脚步!有力,稳健。”

    “什么?他来了!”

    百里不染狐疑看着手中的冷玉函。

    “你放心,我不会出卖你,我也是来救皇上。”

    “我如何相信你?”

    “我们藏着这里别出声,他们暂时发现不了我们。”冷玉函道。

    俩人都紧紧贴在一起,掩藏在狭小的石缝中。

    百里不染很厌恶身边冷玉函身上的酸臭味,也只能屏住呼吸,强忍着。

    蓝候王带着蓝颜儿和一群人,赶到密室,他们在周围看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人。

    蓝候王又询问了侍卫,“可有异常?”

    “回候王,一切正常。”

    蓝颜儿高兴地笑起来,“王父,我就说,玉函不会欺骗我,他没有来救皇上。”

    蓝候王又狐疑地扫了一眼四周,见没什么发现,也顿感欣慰不少。

    “既然如此,倒是我想太多了。”

    但蓝候王还是不放心,让人将密室的门打开,带着人便入了密室。

    君子珏还安静坐在密室的牢笼内,神色沉静,双目紧闭。

    忽然,君子珏的身子一歪,直接从椅子上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蓝候王花白的眉心一紧,赶紧让人开门,看看他怎么了。

    “休想和本王耍花招,这里水泄不通,你逃不出去!”蓝候王喝了一声。

    进去的人,试探了一下君子珏的呼吸,脸色骤然煞白。

    “候王,不好了……不好了……他……皇上……死了……”

    “什么?!”

    蓝候王赶紧冲进去,先是狐疑盯着一动不动的君子珏,随后才缓缓俯身下去,伸出手指试探放在君子珏的鼻息下。

    在君子珏的鼻翼下,果然没有任何空气的浮动。

    蓝候王大惊失色,“好好的,怎么会忽然死了!”

    “属下不知!皇上这几日,确实胃口不佳,每次送进来的饭菜,都没动几口。”

    “你怎么不早点回报!!!”蓝候王低吼一声。

    属下吓得跪瘫在地上,“属下还以为,皇上……皇上故意绝食,之前也发生过……便没在意……”

    就在此时,君子珏的眸子忽然睁开,眼底光芒锐利如锋。

    电光火石之间,君子珏忽然出招,风云瞬息变幻,蓝候王的脖颈上,已经多出来一把锋利的小刀。

    蓝候王虎躯一震,眉心倏然一紧。

    “别乱动,朕玩刀子,玩的不是很好。”君子珏声音浅淡,无风无波,安静如毫无波澜的湖面。

    蓝候王的唇角,颤抖了一下,“好啊,皇上耍诈!”

    “还多谢蓝候王这位好师父!”君子珏抓紧小刀,缓缓起身,挟持蓝候王在手,喝了一声。

    “所有的人,全都退后。”

    所有人都吓坏了,没想到蓝候王会被皇上挟持,一个个手里提着大刀,只好赶紧退后。

    “你敢杀本王?皇上,这里可都是本王的人!就算本王死了,皇上也逃不出去!”蓝候王不惊不变,丝毫不惧。

    君子珏唇角轻勾,“蓝候王,你别忘了,朕是皇上,九五至尊!蓝候王一死,群寇无首,一帮乌合之众,也敢在朕面前造次?”

    蓝候王的目光沉寂下来,黯然无光。

    属下们拿着手里大刀,颤颤巍巍,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冲上来解救蓝候王。

    君子珏一步一步走出牢笼,警惕盯着周遭的人。

    他早就将这里的布防熟捻于心,且也掌握了每一个人的本事,戒备地扫了一眼众人,笑了笑道。

    “你们这群叛贼,天下也是你们这群鼠辈能坐得的!”

    君子珏的口气,虽然浅淡,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