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74:束手就擒

    蓝候王的一声下令,所有士兵,举着手里刀剑,疯狂砍杀而来。

    冷玉函和百里不染渐渐难以支撑。

    蓝颜儿紧张地看着冷玉函,他的身上已经有了刀伤,鲜血直流。

    蓝颜儿眼眶红了,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玉函……”

    又一刀砍向冷玉函,他只顾着保护君子珏,手臂上赫然又多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子,鲜血喷薄而出。

    “玉函!”

    蓝颜儿吃痛不已,大声嘶喊起来。

    “颜儿,你还在惦记那个吃里爬外的东西!”蓝候王恼喝一声,一把拽住蓝颜儿,将蓝颜儿甩到身后。

    “王父……他是我的夫君啊……”

    蓝颜儿哭着说,忽然就跪了下去。

    “王父,饶了他一命吧,不要杀他,不要杀他……”

    蓝颜儿悲凄地哭了起来。

    “给我闭嘴!!!你个不孝女!!!他想杀了你的王父!!!他是假意投诚!!!”

    “王父,饶了他吧……不要杀他……呜呜……”

    百里不染带着君子珏,身形敏捷地穿梭在刀光剑影之中,几次试图冲出去,都不得不退回来。

    他身上的千年冰蝉丝刀枪不入,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而冷玉函却不那么幸运,身上又多了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渐渐染红他浅色的布衫。

    就在百里不染和冷玉函,再难以招架的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风驰电掣而来。

    几道符文飞来,撑起一片封印,再没人能靠近百里不染所在的一米范围。

    “南宫鸿雁!”百里不染一喜,随后又一震。

    他还拿捏不准,这个冷面如霜的女子,到底是敌是友。

    南宫鸿雁落在百里不染面前,黑纱翻飞,美如妖莲绽放。她双手在半空中挥舞出美丽的弧度,口中一直念念有词。

    东南西北四张符文,在南宫鸿雁的操控下,缓缓飞起,一点一点向外扩展范围,将那些围攻上来的官兵,一点一点逼退。

    在他们的面前,好像撑起一片无形的铜墙铁壁,所有的刀剑再不能砍杀进来,就连靠近也是不能。

    南宫鸿雁因封印上官少泽的毒,受了严重的内伤,身体还没有恢复。

    再次操控封印术,无疑让南宫鸿雁的情况,雪上加霜。南宫鸿雁已满面汗珠,脸色煞白,难以支撑。

    “快跟我走!”

    南宫鸿雁吃力道。

    百里不染带着君子珏,冷玉函警惕握紧手里染血的长剑,一步一步跟着南宫鸿雁,在重重包围中,一点一点走了出去。

    蓝候王一次次让人冲上去,结果都是一样,根本无法靠近南宫鸿雁撑起的符咒半分。

    蓝候王面目狰狞起来,“居然是东朝国的封印术!”

    所有人跟着南宫鸿雁的脚步,走出山洞。

    阳光下,无数把明晃晃的刀剑,晃得人眼花缭乱。

    蓝颜儿紧张地也跟着奔出来,看着险象环生的场面,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一面不忍心冷玉函出事,一面又忧心王父的大计若被冷玉函破坏,那么王父和蓝氏一族都将遭遇灭顶之灾。

    蓝颜儿在两面夹击中,深受煎熬,眼中布满泪水。

    南宫鸿雁的脸色,已经苍白到了极点,嘴唇也变色苍白无色。

    蓝候王大笑起来,“看来这位姑娘的体力,已经支撑到极限了!”

    蓝候王反而不着急让手下围攻,将南宫鸿雁团团包围,只待着南宫鸿雁体力不支,自行支撑不住封印。

    百里不染低头看了一眼,在他怀里不住痛苦痉挛的君子珏。

    “解……解药……”

    君子珏真的非常痛苦,好像有千万个虫子,正在啃噬他的骨头。

    “真是!”

    百里不染咬牙。

    “解药……”

    君子珏还在颤声呢喃,脸色已经乌黑一片,难以看出原本的颜色。

    百里不染咬了咬牙,终于狠心咬破自己的手指,塞入君子珏的口中,让君子珏吸允。

    君子珏眉心一皱。

    百里不染不耐催促,“快吸!”

    君子珏只能忍下所有不悦,用力吸允百里不染细白纤长的手指。

    口中血腥味弥漫开来,犹如芬芳的甘泉,滋润了君子珏干涸的嗓子,也渐渐缓解了他周身的苦痛煎熬。

    百里不染甩着疼痛的手指,脸色变了又变,“这个人情,给我记住!”

    “是你失手,朕才中了你的毒!”君子珏终于舒服了不少。

    他的脸色,也在逐渐恢复正常。

    “你别忘恩负义!若不是为了美人儿,你死在这里,干我鸟事!”百里不染妖孽的脸色一沉,妖媚横生。

    “南宫郡主已经支撑不住了!”冷玉函低呼一声。

    就在南宫鸿雁虚弱下来的时候,蓝候王忽然飞身而来,有力的一掌,击碎了南宫鸿雁的封印。

    东南西北,四道符咒,轰然一声燃成灰烬,随风飘散。

    南宫鸿雁的身体,向后飞去,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

    她试图再飞出符咒,怎奈她现在的力气,已经不能支撑符咒再列成阵形。

    “哈哈哈……”

    蓝候王仰头大笑起来。

    “乖乖束手就擒吧!”

    百里不染的唇角,狠狠抽了一下,数枚暗器飞出,统统袭向蓝候王。

    “王父————”

    蓝颜儿吓得惊呼一声。

    蓝候王赶紧飞身而起,衣袍翻飞,带起劲风,卷飞那些暗器。

    “啊……”

    几道吃痛的哀嚎,数个被暗器殃及的士兵,痛苦地倒在地上,不住打滚。

    百里不染见自己又失手,恨得目光泣血。

    这一刻,他真心怀念倾城公子的迷粉,若能偷来一些在手,这群人瞬间变成一具具倒地的挺尸。

    蓝候王已经退到数丈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