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75:血流成河

    “小乔!我们大家一路上,经历了那么多,公主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你还分不清楚?有多少次,若不是公主,我们大家都丧命了。”

    胭红生气地喊道。

    “那些危险也是冲着她来的!我们遇到危险,也是被她牵连。”王小乔娇喝一声,眼中泪珠摇摇欲坠。

    “胭红姐,我们认识这么久,你对我也不错,不要因为那个不详妖女,将我们之间的情分也给毁了!”

    王小乔抹着眼泪,跑了出去。

    “你!你这个丫头!”胭红气得一手叉腰。

    雨芡叹息一声,“她只是还不能接受自己爹娘死去的事。”

    雨芡望着床上昏迷的上官清越,目光不禁悲悯起来。

    “一个女子,竟然要背负那么沉重的骂名,在公主的心里,一定很难过吧。”

    胭红凝着雨芡,“你也是大君国的子民,你不会也恨公主吧。”

    雨芡抬头,忍下眼角的酸涩,“你也是大君国的子民,你还不是没有恨公主。”

    “我那是因为……”胭红低下头,“其实之前,我也恨过她。若不是因为她,我的所在的青楼,也不会失火烧成一片灰烬,所有人也不会被抓,我也不会连个去处都没有了。”

    “那你为什么不恨她了?”

    “刚刚离开青楼的日子,确实不适应,我早就习惯了在青楼里的生活。但在后来,我渐渐发现,我脱离了青楼那种污秽不堪的地方,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才发现自己之前就像一具裹着华丽外表的行尸走肉,根本没有自己的灵魂,整日就为了如何稳固在恩客中的地位勾心斗角。”

    “真正让我对公主感动的是,我帮公主逃出京城,她非但没有遗弃我,还愿意继续带着我一路南下。其实对公主来说,在帮公主逃出京城之后,我便失去了对她的价值,一路跟着她,也不过是累赘。”

    “但公主真的信守承诺,她说带我回南云国,会兑现给我的银两。”

    “你真的只是为了银子,才跟着公主?”雨芡问。

    胭红笑了笑,低头看着一直收藏在身上的香囊,“之前一直都以为自己想要的就是那两千两银子,想要家人跟我过上好日子,自己再找个老实的男人嫁了。但后来……”

    “经历了李宏的事,让我发现,公主真的很聪明睿智,又很仁慈善良。李宏要杀了公主,公主轻轻几句话,就将乱党降服,不但如此,还能让李宏继续跟着公主,保护公主。那个时候,我就对公主佩服的五体投地。”

    “身在高位,犹如公主这种身份的人,还能将要杀了自己的人,留在身边,这份魄力,也让人折服不已。最让人感动的是,那些要杀了公主的人,公主非但没有降罪他们,还让人给他们细心医治伤口。”

    “公主一直不知道,那些李宏带领的士兵,私底下也开始怀疑,公主到底是不详妖女,还是仁慈天下的神女。”

    “只不过,那群不了解公主的百姓,对不详妖女的说法根深蒂固,已经不能转变。但接触过公主的人,都不禁被她的善良打动,愿意一心一意相待,不再与她为敌。”

    “自从冥王来了之后,李宏便不能再守卫公主,被调离公主身边。我在外围看的清清楚楚,李宏也开始为公主效命奔走了,只要是公主的事,都很上心,还任劳任怨。”

    雨芡看着胭红脸上浮现的敬仰,不由叹息。

    “也不知道,这个公主,到底是真,还是假。更不知道冥王,到底有没有看穿一切。”

    胭红看了一眼窗外,王小乔还站在院子里生闷气。

    “我想冥王,关心则乱,很容易混淆视听。”

    “公主一直昏迷不醒,我们也没办法,也不知道白道长现在去了哪里。”

    她们正说着话,去山上采药的白道长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浑身是伤的人。

    王小乔赶紧奔出去帮忙,就听见白道长说。

    “这个人,是我从一群追杀他的人手中救下来的!身上伤口诸多,已经奄奄一息了。”

    “我马上去给他拿续命丸。”王小乔赶紧跑去拿药。

    胭红赶紧奔出去,让白道长先来给上官清越诊脉。

    白道长一看到床上昏迷不醒的上官清越,震惊不已。

    “公主不是和夏侯将军逃出将军府?怎么会在这里。”

    胭红和雨芡这才知道,将军府内,发生的变故,原来上官清越和夏侯云天,一同与君冥烨撕破脸皮,双双从将军府逃了。

    “怪不得街上又是诸多搜人的官兵,正是找公主和夏侯将军的吧。”雨芡皱着眉,实在想不通。

    “公主一直都和夏侯将军避嫌,怎么会忽然和夏侯将军双双奔逃?”

    白道长摇摇头,“老妇这就不知了。”

    白道长给上官清越诊了脉,也看了一眼上官清越身上之前的伤口,发现身上没有伤痕,吃惊非常。

    “这个……”

    “道长,我们现在也想不通,你快点将公主救醒,我们好问一问。”胭红焦急道。

    “公主体力十分虚弱,与之前诊脉那个体格强健的公主,实在差异太大。”白道长连连摇头,赶紧匆匆写下方子,让胭红去熬药。

    白道长忙完这边,就赶紧去救治那个他救回来的人。

    王小乔已经给那人行了针灸,封住那人的命脉,保住他的一口残气,不至于断掉。

    那人浑身是伤口,血流满身,新旧交叠,看着触目惊心。

    “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又得罪了什么人,被虐待的这么惨。”王小乔低声说。

    “在大夫的眼里,只有患者,只要记住治病救人就好,不要在乎一个需要救治患者身上的任何故事。”白道长道。

    “师父,小乔知道了。”

    “既然知道了,就去帮公主的药,加上这味药引去!胭红不是大夫,不懂得这味药引怎么加。”

    “师父!”王小乔一跺脚。

    “快去!”

    王小乔哼了一声,拿着药材转身出去。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