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76:羽箭穿膛而过

    蓝颜儿被打得掀翻在地,侧脸火辣辣的疼,唇角蜿蜒出殷红的血痕。

    她却顾不上疼痛,依旧吃力撑起身体,看向在重重包围中的冷玉函。

    “玉函……”

    冷玉函紧切地看了蓝颜儿一眼。

    那个娇滴滴,好像还没长大小女孩,带着稚气未脱的女子,总是让人忍不住心疼,舍不得她受一点伤害。

    蓝颜儿触及到冷玉函的目光,绝望的心底,再次燃起火光。

    “玉函,我不相信,你所有的一切都是骗我。我不相信,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

    冷玉函不说话,继续在包围中奋力拼杀,保护君子珏。

    又一刀从冷玉函的脊背,横穿而过,皮开肉绽,血光喷溅。

    蓝颜儿哀嚎起来,“玉函!你就不能为了我,投降吗?你就不能为了我,放弃一次吗?”

    哀戚的声音,划破宁寂的山林,惊得鸟儿哀鸣阵阵。

    百里不染眼看着冷玉函又中了一刀,健硕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随时都要倒下去。

    百里不染咬牙,再次发出所剩不多的暗器。

    又一片士兵痛苦地倒了下去,满地打滚哀嚎。

    南宫鸿雁见大家若继续下去,早晚体力耗尽,被对方乱刀砍死。

    “百里不染,你带着皇上先走!这里交给我和冷将军。”南宫鸿雁道。

    “要走,大家一起走。”百里不染一刀再次解决一个近身的士兵。

    “你轻功好,带着皇上逃出去,完全有可能!”南宫鸿雁忽然发力,推了百里不染一把。

    百里不染借力,带这君子珏,一个跃起飞了出去。

    数个弓箭拉起,羽箭向着百里不染纷纷射去。

    百里不染白色的衣袍飞起,将君子珏护在衣袍之下,终于还是选择纵身而去……

    “赶紧追!!!”蓝候王大喝一声。

    一群人赶紧追向百里不染的方向。

    南宫鸿雁盘腿坐地,再次飞出身上的符咒,将冷玉函和自己,护在她勉强支撑的封印之中,刀枪不入。

    蓝候王亲自上阵,一掌又一掌劈下去。

    南宫鸿雁终于支撑不住,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口中涌了出来。

    冷玉函赶紧发力,支撑在南宫鸿雁的脊背上,帮着南宫鸿雁支撑下去。

    蓝颜儿费力从地上拿起来,忽然冲出重围,一把抱住蓝候王的腿,哭着哀求。

    “王父,王父……饶了他吧……”

    蓝候王一脚一脚踹下去,“你这个孽女!他那样说了,你还护着他!”

    “王父,王父……求求你……我只要他活着,只要他活着……”

    冷玉函看着蓝颜儿已经被踹得口中溢出鲜血,还是死死抓着蓝候王的腿不放手,冷硬的心房终于出现了一道裂痕。

    “王父……放了玉函了吧,好不好?求求你……我不要他死……不要杀他……”

    南宫鸿雁拼死支撑结界,一时间刀剑攻入不进去,情况僵持在那里。

    百里不染带着君子珏迅速掠地而起,很快就将身后的追兵甩得无影无踪。

    君子珏看着身后的方向,眼底担忧。

    “你不回去?”他问百里不染。

    “为什么回去?”百里不染口气绝情。

    “那个女人,完全为了你,才豁出性命。”

    “那是她的事。我没让她这么做!”

    “够绝情。”

    “我百里不染这一生,从没救过人!除了美人儿,你是第一个。”百里不染继续快速飞行,向着原先设计好的路线,赶往君冥烨接应的地点。

    “所以,我断然不会再有一次破例。”

    百里不染表情漠然的像一块没有温度的冰,目光也冷的好像寒冬。

    在这种时候,他越冷,越表现出他心底的纠结。

    君子珏不知该说什么,心下惭愧,只道了一句。

    “若她和冷将军都死了,朕会厚葬他们。”

    “……”

    终于看到赶来接应的轻尘。

    百里不染加快速度,将君子珏亲自交给轻尘,说了一句,“我完成对你家王爷的承诺了!”

    话音一落,百里不染身影一闪,按照原路返了回去。

    轻尘见君子珏成功被救出,那么对蓝候王的绞杀行动,便也可以彻底开启。

    轻尘将接下来的事,交给早就布设好的几位将军,亲自带着君子珏下山去与君冥烨会合。

    几位将军带着千军万马杀上山,誓必要将蓝候王一举剿灭在这座山上。

    百里不染的速度极快,已经反悔之前的地方,圆圆就看到,南宫鸿雁还和冷玉函在一群人的包围下,勉强僵持着。

    “这么怕死,死都不肯放弃。”百里不染戏谑的揶揄一声,冲了进来,射出数道暗器。

    “我知道,你会回来,所以一直在等你。”南宫鸿雁一开口,便又有血从口中流出来。

    她洁白的脖颈上,已经都是血痕。

    若不是一袭黑衣,只怕衣襟已经染红一片。

    “倒是很自信。”

    “是对你的相信。”

    百里不染不知为何,心口会有一瞬的柔软。

    相信?

    这个世间,还没谁相信他,除了上官清越。

    蓝候王见百里不染只身返回,便已猜到,现在的山下,定然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就在等着绞杀他。

    之前君冥烨一直按兵不动,又用离间计苦肉计,以为君冥烨被众叛亲离,不过都是因为君子珏还在他蓝候王的手上。

    如今君子珏被救走,君冥烨再无顾及,自然也要发起进攻。

    蓝候王绝对不允许,自己多年的计划,一朝失败。

    “撤!”

    蓝候王下令一声,所有人便开始准备撤退。

    南宫鸿雁撑起的结界,攻破不开,蓝候王也只好放弃。

    君子珏都逃了,这几个人物,死不死的,也没什么重要,还是先保住自己要紧。

    南宫鸿雁终于支撑不下去,身体一歪,便倒在冷玉函的怀里。

    百里不染冷眼凝着南宫鸿雁,“要死,也撑着下山之后再死。”

    南宫鸿雁弱弱抬眸,唇角又有血涌出来,“我还没那么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