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77:不要忘了我

    一向幽静的山上,现在到处都是打打杀杀的声音。

    鲜血的味道,在山风中弥漫。

    四处都是惊飞的鸟儿,扑棱翅膀,到处乱飞。

    冷玉函抱着蓝颜儿,依旧坐在地上,在他们的周围,染红了一片鲜血。

    蓝颜儿喜欢蓝色的衣衫,清爽又干净,可现在她的胸前,已被鲜血染透。

    冷玉函的怀抱,颤抖起来,哆嗦的手,不住按着她涌出鲜血的伤口。

    “颜儿,我带你去找大夫,你坚持一下……”

    冷玉函吃力地想要爬起来,却怎么都站不起来。

    他大声喊,“来人,来人!”

    几个士兵赶过来,想要帮忙,蓝颜儿却摇摇头。

    “不要……玉函,就这样抱我一会吧。”

    “颜儿!”

    “没用了玉函,就多抱我一会吧,好不好?”蓝颜儿的眼角,潮湿一片,却没有让眼泪掉落下来。

    一向爱哭的她,这一刻却不敢让眼泪多余地涌现在她的眼眶中。

    她怕满是泪水的眼睛,再看不清楚冷玉函的脸。

    她吃力抬起染血的手,抚摸冷玉函的脸颊。

    她的手好冷,体温正在不断流逝。

    冷玉函心口一疼,一把握住蓝颜儿的手,紧紧贴在他的脸颊上。

    “颜儿,坚持一下,找了大夫,你就能好起来……”冷玉函的声音哽咽了。

    蓝颜儿弯起苍白的唇角,“玉函,你是征战沙场的将军,你怎么会看不出来,我坚持不到下山了。”

    “随行的军医呢!随行的军医在哪里!!!”

    冷玉函对着身边的士兵大声嘶喊。

    士兵们沉默着,不说话。

    这是突发行动,并未有军医随行。

    “玉函,玉函……”蓝颜儿痛苦地不住呼唤冷玉函的名字。

    “颜儿,你说,我听着。”冷玉函更紧握住她柔软冰冷的小手,这一刻多么希望,她的小手还能恢复往日的温暖,不要这样继续冷下去。

    蓝颜儿痴痴地望着他,眼中满是深情。

    “从小到大,我一直被人嫌弃。他们嫌弃我的母亲身份卑贱,嫌弃我是母亲趁着夫人有孕,爬上王父的床……可这些,不是我的错……我没有做伤害任何人的事……”

    “哥哥和姐姐们,都不喜欢我,几个姨娘也不喜欢我,连候王府里的下人,也可以肆意欺凌我……我是候王府的小郡主,从小到大过的却连府里得宠的下人都不如。”

    “但渐渐的,被欺负久了,压抑久了,我学会了保护自己……我开始喜欢上用眼泪博取同情,受了欺负就开始哭,用眼泪装柔弱。”

    “我没有表面那么柔弱,但我喜欢被人可怜的疼惜眼神,很可悲是不是?”

    “不不不……颜儿真的很好……”冷玉函赶紧摇头。

    “我哪有好,我一直都在掩藏自己,欺骗你……可我对你的感情,真的是真的……”

    蓝颜儿哽咽起来。

    “在初初嫁入将军府的时候,我真的绝望了,你一点都不喜欢我……你的眼里只有雨芡姐姐……我日日去找皇上,希望皇上给我一封休书,我想引起你的主意,我要完成王父交给我的任务……”

    “玉函,不要怪我,真的不要怪我,我想在王父面前证明自己,我不想被人一直说,庶出的卑贱女儿,毫无用处……我一直都在努力证明自己……”

    蓝颜儿的眼泪,终于掉落了下来,“当你对我说,将军府会好吃好喝养着我,总比我回到候王府,被人不待见享福的多……那一刻,我真的触动了,从来没有人会觉得我在候王府的日子,艰难困苦,衣食不保……”

    “那一刻,我就爱上你了玉函,真心真意地爱上你了……”

    “可在你的心里,只有雨芡姐姐……当雨芡姐姐,指着我骂我诬陷她的时候,我没想到玉函你会站出来保护我。我当时,真的好感动,也好惭愧。”

    “玉函,陷害雨芡姐姐的人,正是我啊,你却愿意相信我,一再维护我……我真的好感动,好惭愧……”

    蓝颜儿哭着,眼泪沿着眼角隐入她的发髻之中。

    “我一直都知道,我也对你很惭愧……蓄意接近你,别有居心……”

    蓝颜儿的手指,忽然捂住冷玉函的嘴,“我还是愿意相信你,一切都是真的……让我觉得一切都是美好的吧,要愧疚,也让我一个人愧疚……”

    冷玉函连连点头,再说不出话来。

    他的唇瓣上,已经满是蓝颜儿的血,味道咸涩,酸痛了他的心房。

    “玉函……你一定要好好的,平平安安到老……”

    “颜儿,不能陪着你,一起白头偕老了。”

    “我也不能……和你一起,看南阳城庙会的漫天焰火,我要食言了……”

    “颜儿!”冷玉函铮铮男儿,泪湿眼眶。

    “玉函……不要哭……我怎么舍得,让你伤心难过……”

    “我看得出来,雨芡姐姐是真心喜欢你,你也是真心喜欢雨芡姐姐……你们一定要……一定要白头偕老……”

    蓝颜儿的口中,溢出一大口鲜红出来,更紧抓住冷玉函的手,秀眉苦痛地蹙起。

    “玉函,不要忘记我,好不好?”

    “不忘,不忘……”

    “真的?”

    “嗯,真的不忘。”

    蓝颜儿终于笑起来,一双含满泪光的眸子,深深望着冷玉函,似要将他的样子,深深烙印脑海,即便下了地狱,喝了孟婆汤,也不相忘。

    “玉函……”

    她轻声呼唤他的名字,笑着缓缓唱起……

    “晚风拂帷裳,孑影无灯伴,相离莫相忘,天涯两相望。月如霜,并泪沾裳,浸湿单罗杉。玲儿轻轻荡,声声入愁肠,遥寄相思远眺旧乡,伊人在何方。静夜阑,寥落微星挂天上,不思量,自难忘浊酒一杯慰情殇……”

    “寒鸦秋雁携凄凉,危坐思君为哪般,秋水望穿临风轻叹……”

    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