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79:是个赝品?

    “私奔?”

    林慕南笑起来,满脸的不屑。

    “你骗谁呢!她和夏侯云天私奔?怎么可能!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相信,他们会私奔。”

    林慕南向前一步,“胭红,我们好歹也好过一场,本公子也不想为难你,你赶紧让开,别挡本公子的路。”

    胭红见拦不住,也瞒不住,赶紧说。

    “慕南公子,你和公主的身份有别,这里又是冥王的地界,你还想对公主做什么?”

    “原来她真的在这里。”

    林慕南笑着一把推开胭红,不顾胭红的阻挠,硬闯进去。

    上官清越现在已经安静下来,昏睡在床上,一动不动,恍若死去一般安静。

    雨芡擦着满头大汗,见林慕南这个大男人冲上来,正要轰出去,被林慕南一把推开。

    林慕南冲到床前,目光关切地望着上官清越,“她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恢复起来自然缓慢。没个大夫给她医治吗?”

    当林慕南的视线看到上官清越,露出在袖子外一截雪白细嫩的藕臂,目光一沉,赶紧掀开上官清越的袖子。

    在她光洁的手臂上,没有一点伤痕。

    “怎么回事?”林慕南眉心皱起。

    “你是谁!怎么能闯进来,赶紧出去!”雨芡喝道。

    “雨芡,他是林慕南,林丞相之子。”胭红小声提醒雨芡。

    “雨芡?”林慕南目光一冷,“冷玉函的将军夫人。”

    “是我!”提起这件事,雨芡还是难掩伤心,不过也以冷玉函的将军府人为傲,她这辈子,都只是冷玉函的女人。

    “那个阴险狡诈的家伙!”林慕南气得咬牙,眼底泛起恨色。

    “你怎么能这样说玉函!”

    “他出卖冥王,抓一个女人去投诚叛变,出尔反尔,陷害利用我,害得本公子差点丧命,还说他不是卑鄙小人!”

    “你见过玉函?”雨芡激动起来。

    “见过!还在牢房里,做了好几日的邻居!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叛变的日子,他过的并不好。”

    “他出什么事了?你快告诉我,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呵呵……”林慕南阴笑一声,“他具体因何得罪蓝候王我不知,但已被蓝候王关入牢狱之中。他和蓝候王的小郡主,可是恩爱如蜜,夫妻情深,完全不记得你这个轰动一时,备受宠爱的雨芡了。”

    “他怎么会被关入牢狱?那岂不是很危险?”雨芡焦急起来。

    “擅自逃出牢房,却害我引走大部分兵力,我想他也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蓝候王那个人,多疑善变,心狠手辣,想来被抓住,可有他的苦头吃了。”

    林慕南盼着蓝候王好好收拾冷玉函,那才能消他心头之恨。

    雨芡焦急地往外跑,“我要去救他,我要去救他……”

    胭红赶紧拽住雨芡,“你也不想想,蓝候王造反,他是什么身份,你怎么可能混进去救冷将军!还是想想办法,怎么面见冥王吧。”

    “冥王会在乎那个叛徒!”林慕南哂笑一声。

    林慕南看向床上昏睡的上官清越,想不通为何才几日的功夫,上官清越身上遍布的伤口,竟然已经痊愈的差不多了。

    “冥王很在乎公主。一个差点害死公主的人,冥王岂能轻饶。”

    雨芡满面绝望,泪如雨下。

    上官清越一直浑浑噩噩苏醒不过来。

    王小乔又给上官清越重新诊断一番,想了许久,才道,“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中了什么药,才会导致昏迷不去,意识不清。”

    “会不会有危险?”胭红很焦急。

    “应该不会,她体内没有中毒的迹象。暂时服药维持,或许她体内的迷药药效过了,也就能苏醒过来了。”

    雨芡也很焦急,不住来回踱步,“只有公主醒了,我带着公主去求冥王,才有和冥王说话的机会!公主,您可要快点醒过来,玉函的安危希望,都在您身上了。”

    雨芡自然不知道,冷玉函已经被秘密送回将军府疗养。

    浑身是伤的冷玉函,也一直昏昏沉沉,意识不清,嘴里总喊着什么,却没人能听得清楚,到底是在叫着谁的名字。

    君冥烨没能追到蓝候王。

    这个叛贼,若不能一举铲除,将酿成大祸。

    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百里不染一直到处寻找上官清越的下落,却率先找到了夏侯云天。

    百里不染找到夏侯云天的时候,他昏倒在一个破庙中,身上没有伤痕,却在脖颈大穴上,插着一枚银针。

    百里不染赶紧将那银针拔下来,夏侯云天这才缓缓转醒。

    “美人儿呢?怎么只有你自己?快说,美人儿现在在哪里。”百里不染一把揪住夏侯云天。

    夏侯云天刚刚苏醒,意识昏沉,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四周,没有看到上官清越的踪影,猛地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清越,清越————”

    夏侯云天大声呼喊,却没有人回应他。

    “清越,你在哪里?”夏侯云天一把推开百里不染,找出寻找,还是没有找到人。

    “别演戏了!美人儿和你一起逃了,怎么可能就剩下你自己。”

    “我真的不知道,她去了哪里!难道被人抓走了?是不是君冥烨把她抓走了。”

    “君冥烨抓走她,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肯定把你一起抓回去,狠狠鞭策!你快点好好想想,你昏迷之前,美人儿在哪里。”

    夏侯云天陷入沉思,“我记得,我们一起逃出将军府,便藏了起来,后来辗转到这间破庙,她说要和我一起逃出南阳城去南云国。”

    她说,要和他双宿双栖。

    他就好像被什么东西迷了神智一般,什么都顾不上,只想跟她一起远走高飞,只羡鸳鸯不羡仙。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