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80:求我,拿出诚意

    上官清越终于苏醒过来了。

    睁开眼睛,视线毫无焦距地看着眼前。

    雨芡赶紧迎上前,“公主,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

    上官清越毫无反应,看都不看雨芡一眼。

    胭红也赶紧奔过来,试探地呼唤了两声,上官清越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怎么会这样?公主明明醒了,为何好像不认识我们?也没有神智?”雨芡焦急起来,“我可将全部希望,都放在公主身上了!公主现在这个样子,如何是好?”

    “快去找王小乔过来。”

    雨芡赶紧奔出去找王小乔。

    听说上官清越醒了,林慕南也急匆匆赶了过来。

    王小乔给上官清越诊脉,眉头拧在一起,看了看上官清越的眼睛。

    “她看似醒了,实则根本没有苏醒过来。”

    “这又是什么说法?什么叫醒了,实则还没醒?”雨芡焦急追问,“公主现在到底是醒了,还是没醒?眼睛都睁开了,怎么说还没醒?”

    王小乔也不知该怎么解释,“还是等师父回来,再给她诊脉吧!这种情况,我也没遇见过。”

    “白道长去将军府都好几日了,一直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胭红道。

    雨芡咬着嘴唇,眸色又开始泛红,她扑到上官清越面前,不住摇着上官清越。

    “公主,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冥王说玉函挟持你,要将玉函斩立决,可你现在好好的在这里,一定是误会对不对?你快点醒过来,玉函是生是死,都靠公主了。”

    林慕南嗤笑起来,“冷玉函叛变,已经证据确凿,就算她苏醒过来,也帮不上你什么忙!那个不忠不孝的人,死有余辜!”

    “我不许你这样说玉函!他不是那样的人!他只效忠冥王和皇上,绝对不会通敌叛国!”

    “我亲眼看到,他和蓝颜儿狼狈为奸,夫唱妇随,勾结在一起投靠了蓝候王!你也不想想,冷玉函现在那么宠爱蓝颜儿,蓝候王谋反,冷玉函会向着哪一方?”

    林慕南哼了两声,“本公子最厌恶那种,一副正义凛然样子,背地里做尽苟且勾当的人!”

    “你是妒忌玉函!”雨芡喊了一声,便哭着跑了出去。

    雨芡在院子里徘徊许久,现在天色已经黑了,反而越让人心生不安。

    通过林慕南的话,她只大概知道,冷玉函在蓝候王那里也不好过,一直被关押在地牢。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玉函被迫害!我一定要帮他!”

    雨芡回头看了一眼上官清越的房间,“现在公主这个样子,是帮不上忙了!看来我只能靠自己了。”

    雨芡匆匆走出了同济堂。

    上官清越好像呆傻了一样,一点情绪都没有,神色呆滞,目光空洞。

    胭红想不通,“公主在梦中,还有反应,怎么反而醒了,却这个样子。”

    胭红搀扶上官清越躺下,无意间发现,上官清越的长发中,有一抹寒光闪过。

    胭红赶紧伸手试探过去,脸色大变,竟然是一个硬物,赶紧拨开上官清越的长发。

    “小乔,你快看!是一枚银针,深深插在公主的头里。”

    王小乔赶紧奔过来,只见那银针大部分都插入在上官清越的头内,只露出很小的一个针头。

    王小乔试图将银针拔出来,怎奈那银针实在太深,根本无法拔出。

    “公主这个样子,是不是银针的关系?”胭红问。

    “很可能是这样。”

    “可在之前,公主头上,应该没有银针啊!是什么时候,被人插入头部的?”

    王小乔摇了摇头,“我让人去将军府找师父回来!”

    白道长收到王小乔的信,赶紧起身,离开南宫鸿雁的房间。

    离开将军府之前,白道长本想告知君冥烨,公主在同济堂,可君冥烨已经出门,去追击蓝候王的下落,不在将军府。

    白道长想了想,担心事情还有蹊跷,便赶紧离开将军府。

    白道长拔掉上官清越头部的银针,上官清越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稍微对疼痛有了一点微妙的感知。

    “看来在公主的体内,还有银针!正封着公主周身大穴,才会让公主变成一具毫无意识的躯壳。”白道长道。

    “什么?还有银针!那岂不是说,公主的身上,插满了针?”胭红赶紧查看上官清越的肌肤,却没发现任何痕迹。

    “看来那些银针,都已没入体内,唯独头上的银针,疏忽了力道,才留下了痕迹。”白道长表情凝重,可见事态很严重。

    “那怎么办!”胭红急得都要哭了。

    “我先想想,如何将公主体内的银针逼出来。”

    白道长捻着胡子,想了又想,“看来只有找个武功高强的人,将公主体内的银针逼出来才行。”

    “我们这里现在哪有武功高强之人。”

    白道长是个神医,却不会武功。

    胭红忽然张大眸子,看向不远处林慕南的房间,“道长,我想到一个人。”

    胭红遥遥指向林慕南的房间,“慕南公子的武功,可不低。”

    胭红没想到,林慕南竟然不肯出手相助。

    “我受了内伤,若出手帮她,我会死的。”林慕南连连摆手。

    “在同济堂里,只有你会武功,且武功很高,你一定能帮公主将银针逼出来。”

    “我为什么那样做?况且,这个女人,还不知道真假。”林慕南闭上眼睛,唇角带着一点玩味的浅笑。

    他可还记得,之前的那个上官清越,和他做好约定。

    现在这个上官清越,很可能是个假货,他可不想那么玩命。

    “我还以为慕南公子对公主情深意重,原来也不过如此!”

    林慕南好笑起来,“情深意重?本公子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情深意重,也从不会妄动感情!女人于我,不过是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