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81:我只是在救她

    上官清越只有简单的肚兜遮体。

    林慕南也只穿着一条底裤,赤裸上身,开始行气运功。

    看着面前曼妙的雪白胴体,林慕南分分钟都在血脉喷张。

    白道长提醒一句,“慕南公子,千万不能分心,否则气息逆流,对慕南公子本身伤害很大,而公主体内的银针,也会随着血液更加深入。”

    “一旦银针随着血液到达心脏的位置,便是公主命丧黄泉的时刻。”

    林慕南的表情严肃下来,哑忍住身体本能的反映,将双手放在上官清越的后背上,开始运功,将上官清越体内的银针逼出来。

    先是将上官清越头部的银针逼出来。

    渐渐的,在上官清越墨黑的长发之中,已经隐约看到了银针的踪迹。

    白道长很高兴,赶紧将露出来的银针,一根一根拔出来。

    林慕南已经有些体力不支,赶紧收回双手,大口大口喘息,额上满是汗水。

    白道长数了数手中的银针,“头部大穴的银针,应该已经全都逼出来了。”

    上官清越的视线也有了一些微妙的反应,恢复了一些光彩,似乎能看到人了。

    “公主,你被人插了满身银针,我们正在试图帮你逼出来。但今日,只能先将公主头部的银针逼出来,身体的部分要分明日和后日进行。”

    白道长轻声和上官清越解释,看上官清越微浅的反应,应该已经能听见白道长的话,眨了眨眼睛,而她自己却还不能说话。

    “看来对方,是想要公主的命。却又用这样的办法,让公主明明有意识,却不能表现出来,活活折磨死。”白道长叹息一声,“若不是对公主恨之入骨之人,岂会这般大费周章。”

    林慕南有些虚弱地喘息。

    白道长赶紧给了林慕南一颗药丸。

    这个时候,君冥烨竟然冲了进来。

    胭红追在后面,也跟着闯进来。

    “王爷!您现在不能进去!”

    当君冥烨看到上官清越和林慕南正赤身裸体,也不等人解释,当即风起云涌,脸色骤黑。

    这个占有欲极强的男人,岂能看得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任何肢体接触,更何况还没穿衣服。

    不管什么原因,他都忍受不了。

    林慕南一见君冥烨,就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君冥烨早就发话,别再让他看见他,否则会一刀杀了他。

    君冥烨一步一步走过来,黑压压的脸色,森然可怖。

    林慕南心如撞鹿,终究心虚,再无法稳如泰山,一个翻身。

    君冥烨想跨前一步,怎奈还是晚了半拍。

    林慕南已经夺下白道长手中的一根修长银针,直接逼迫在上官清越的脖颈上。

    林慕南本就心思不纯,在君冥烨面前,岂能不心虚。

    “别过来!否则,我会一阵刺下去,要了她的命!”

    林慕南的手有些颤抖,他现在很虚弱,根本不是君冥烨的对手,想要保命,上官清越是唯一的筹码。

    谁都没想到,林慕南会有这样的反应,这不是要将事情闹大。

    白道长正试图解释,被君冥烨一把推开,白道长栽倒在地。

    王小乔赶紧搀扶起摔得不轻的白道长。

    君冥烨站在原地,目光微微收紧,可看到上官清越雪白的身体,只有一件薄薄的肚兜遮挡,翻涌的怒火,瞬间侵蚀他的整个心房。

    这个女人!

    怎么每次见到,都是在和男人不清不白!!!

    这个女人,就这么离不开男人!!!

    难道真如人说,像雨芡那样,青楼出身的女子,根本耐不住寂寞,专喜欢勾搭男人!

    君冥烨的大手,猛地抓成拳头,骨节泛白,青筋突暴。

    尤其看到上官清越一点反应都没有,更是火气翻涌,分分钟都要将他爆开。

    上官清越已经有了意识,见到君冥烨脸色铁青,她也是一阵呼吸困难。

    心底涌起恐惧,直害得她脸色泛白。就好像真的做了什么不雅的勾当,被人抓个现形一样惶惧。

    可她试图张嘴,却怎么都张不开,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君冥烨努力哑忍着,“放下你的银针。”

    他的声音艰难地从喉口内挤出,字字如冰。

    “不放!”林慕南反而抓得更紧,手抖的更加厉害。

    林慕南清楚看到君冥烨眼底涌起的嗜血杀气。

    “你们居然将她藏在同济堂!”君冥烨的唇角,一阵阴狠抽搐。

    白道长也是惊了一身冷汗,“冥王,老夫真的没有藏匿公主!发现公主的时候……”

    “够了!!!”

    君冥烨恼喝一声,吓得白道长再不敢开口。

    “冥王,是真的!我们没有藏匿公主,只是在街上发现公主昏倒,冥王又不在将军府,我们又没办法通知冥王,才将公主带回同济堂救治。”

    胭红跪在地上解释。

    然而现在林慕南出手挟持上官清越,显然君冥烨也不会相信这番说辞。

    坏就坏在林慕南在这里。

    且君冥烨已经知道,林慕南和蓝候王勾结。

    “谁都不要推卸责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逃不掉。”君冥烨忽然反唇一笑,目光阴狠的骇人。

    “冥王,慕南公子只是在救公主的命!”胭红试图解释,却发现君冥烨周身寒气萦绕,吓得不敢多言。

    君冥烨紧紧凝着林慕南手里的银针,狭长的眼角寒光凛冽。

    林慕南见君冥烨完全不怕,银针便更紧刺入上官清越的脖颈。

    但林慕南终究不忍心伤害上官清越,银针并未刺破她的肌肤。

    “林慕南,本王之前就说过,你再敢打本王女人的主意,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我没有!”林慕南大喊。

    “没有?”君冥烨显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