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82:当夜真相

    “让本王砍手?”

    君冥烨好笑地笑起来,周身气息凝滞。

    君冥烨目光不屑地看向上官清越,“如何确定,你手里的,就是真的?”

    林慕南也笑起来,眼底都是讽刺,“冥王,都说你对公主感情至深,连你都分不出来真假,看来你对公主的感情,也不过尔尔。”

    上官清越虽然目光淡淡,却是满心的吃惊。

    她没想到,君冥烨会这么冷漠,这么淡定。

    什么感情,什么保护她的鬼话,都是假的!还有什么真假?他们到底都在说什么?

    上官清越思绪纷乱,一点头绪都没有。

    “林慕南,本王从来不受任何人挟持,你若敢动手,那便动手,只要你能承担住后果。”

    林慕南的手轻轻一抖,随即恶声恶气地说起来,“冥王爷,一直将裕王爷的孩子,视如己出,我还真的以为,冥王对公主动了真感情!没想到,冥王也不是那么不顾及那么大一顶绿帽子吧!”

    君冥烨的手,猛地抓紧拳头。

    他阴黑的视线,落在那一枚细长的银针上,心下一直盘算,自己有几分胜算,能将上官清越从林慕南的手里救出来。

    “戴了绿帽子,还能咽下这口气,一般男人,可没这个雅量。”林慕南笑起来。

    君冥烨的目光变得猩红起来,萧然的杀气,瞬间弥漫开来,似乎能将周遭的空气凝结……

    林慕南心口一紧。

    众人也跟着提起一口气,大气不敢出。

    上官清越倒是目光无谓起来,她有暗暗试图冲破身体的束缚,但怎奈根本使不上力气。

    君冥烨眼底纠缠的杀气,那么狂烈,透着似要将她和林慕南一道刺死的冲动。

    这个男人,在冲动的时候,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他总是那么的狂躁残忍。

    上官清越心下苦涩,却也只能静静地呆愣在那里,一点反应都做不出来。

    果然,君冥烨开始用功了,一把抽出随身佩剑。

    君冥烨绝地而起,长发飞扬,狠绝之气昭然成仙。

    那锋利的剑刃,朝着上官清越刺来。

    林慕南完全没想到,君冥烨会这般出手,反而乱了阵脚。

    就在林慕南手里银针,偏差了位置的时候,轻尘忽然冲上来。

    “王爷!不能杀公主———”

    轻尘一声大喊,向来毫无感情的口气里,终于有了紧张的味道。

    轻尘直接挡在上官清越面前,用自己的肉体,去迎接君冥烨手里的长剑。

    君冥烨赶紧旋身而起,勉强收住长剑,恼怒飞来一脚,将轻尘踹飞。

    这个碍事的家伙!

    让他错失了救下上官清越的机会。

    林慕南偏差了上官清越脖颈的银针,再次瞄准了位置,更加浑身神经绷紧,警惕地盯着君冥烨。

    这个时候,夏侯云天飞身冲了进来。

    “你居然要杀她!!!”夏侯云天怒吼一声。

    “王爷,不要冲动……”轻尘瘫在地上,扶住疼痛的心口。

    “他是冲动吗?他是想杀了公主,陷害林慕南!达到他在朝廷中,独揽大权的机会!只要林慕南杀了南云国公主,便可让林慕南叛变的罪名坐实,林丞相也不能独善其身。”

    夏侯云天愤怒地吼着,忽然冲向君冥烨。

    君冥烨也是恼了,怎么一个两个,都来坏事。

    “那个淫妇,留下作甚!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君冥烨已经气得口无遮拦。

    这个女人的身边,怎么就是这么多的男人,都打着保护她的名义,一再和他做对。

    君冥烨不知道,夏侯云天怎么得到消息,找来同济堂。

    但夏侯云天和上官清越私奔的事,是他亲眼所见,如今夏侯云天又出现在这里,不得不让君冥烨认为,这个上官清越便是和夏侯云天一起私奔的那一个。

    也更加笃信,这两个人之间,一定有什么私下勾当。

    否则岂会这么巧合。

    王小乔见君冥烨和夏侯云天打了起来,赶紧搀扶白道长,试图逃出去。

    白道长却不肯走。

    “师父,冥王若大开杀戒,我们都逃不了。”

    “越是在意,才会越乱了方寸。”

    白道长试图拦住他们,却根本插不上手。

    “大家冷静一下,先将公主体内的银针逼出来,问清楚情况,再做打算!”白道长的声音,在一片刀剑拼杀中,显得格外微弱。

    夏侯云天不肯住手,且招招要命,君冥烨自然也不会妥协。

    夏侯云天飞身而起,手中长剑,剑锋凌厉,直接刺向君冥烨,这一剑,完全是想要了君冥烨的性命。

    轻尘见君冥烨危险,赶紧飞身冲来,一起迎击夏侯云天。

    夏侯云天的身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子,一股温热的鲜红当即喷了出来。

    林慕南见夏侯云天都不是君冥烨的对手,他们向来兄弟情深,都能翻脸无情到这种程度,更是吓得双腿不住打颤。

    林慕南当然清楚,自己的身手可不如夏侯云天,更比不上君冥烨。

    林慕南忽然退后几大步,赶紧趁着君冥烨被夏侯云天纠缠住,赶紧飞身往外逃。

    “别跑!!!”

    胭红起身来追林慕南,被林慕南一掌打开。

    “你个贱人!”

    胭红被打得瘫在地上,再起不来身。

    林慕南跑的很快,赤条着上身,一个纵身就没了踪影。

    君冥烨想追,但夏侯云天根本不肯罢手,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林慕南跑了。

    “你居然说她是淫妇!是你安排书裕与她暗中生情,最后你却将一切的过错推到她的身上!”夏侯云天愤怒地吼着,粗犷的声音,震耳作痛。

    “你想杀了她?掩盖你的丑事?堂堂冥王,做出的龌龊事,还少吗!!!”

    “你说够了没有!!!”君冥烨吼着,再次横扫一刀。

    夏侯云天虽然躲了过去,但还是被划破了衣襟,赫然出现一道血口子。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