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84:最是无情帝王家

    上官清越终于醒了。

    被大家问及这些日子的遭遇,却是一脸迷茫,毫无记忆。

    大家面面相觑,猜想她可能是刚刚苏醒,头脑还不清晰,便也都不敢多问。

    君冥烨驱散众人,让上官清越好好休息,免得这么多人围在一起,她太过紧张。

    上官清越却一把拽住君冥烨,对他说了一句。

    “龙珠,可不可以给我?”

    君冥烨一愣,看向君子珏。

    君子珏是皇上,对龙珠有最终支配权。君冥烨见君子珏没说什么,放软声音问上官清越。

    “你要龙珠做什么?”

    “可不可以给我?”上官清越的情绪有些激动,带着浓烈的不安。

    君冥烨心头一软,“好,可以。”

    君冥烨将装着龙珠的盒子,放在上官清越的枕头边。

    “这样会不会安心一些?”

    上官清越的唇角,浮上一层笑意。

    她点了点头,双手握住龙珠的盒子,打开来,取出里面寒气萦绕的龙珠,看着龙珠内一丝缭绕不散的血雾,总算心安不少。

    君冥烨见她笑了,也跟着舒口气。

    他不知道上官清越经历了什么,但她这样不安又需要寻求踏实感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疼。

    君冥烨见上官清越抱着龙珠,渐渐闭上眼睛睡去,便和众人一起出去。

    出了门,冷玉函低声问君冥烨。

    “王爷,公主要龙珠做什么?”

    “她定然经历了很受打击的事,才会寄情于龙珠。”君冥烨微乎其微地轻叹一声。

    “王爷,玉函觉得,公主会不会还想用龙珠解南云国太子的毒?”

    “上官少泽已经回了南云国,且龙珠内的血雾毫无异样,她不会这样做!”

    “可是公主醒来,就要龙珠,实在可疑,王爷不得不防。”

    “她的两个孩子,还在本王手里,她不能只顾兄长,不顾两个孩子!放心吧,她不会那样做。”

    君冥烨大步走出院子,冷玉函也赶紧跟上去。

    “玉函只是提醒王爷,自然也相信公主,不会为了一己之私,而不顾大君国天下的万千百姓。”

    君子珏站定脚步,缓缓回头看向上官清越房间的方向。

    月色下,四下虽然银辉皎洁,可昏暗的房间,却更显暗沉。

    他仰头看向遥远的天幕,月亮已经接近圆满,又要到一个满月的日子了。

    君子珏沉默良久,才缓缓走出院子。

    冷玉函在即将回到房间的时候,杨伯急匆匆迎上来,回禀冷玉函。

    “将军,我们的人,一直没有找到雨芡夫人。”

    “什么?之前不是说她落脚在同济堂,怎么会忽然不见了?”冷玉函紧张起来。

    “是啊!可白道长和小乔姑娘都说了,雨芡夫人自己走了,不知去向。”

    “赶紧去找!南阳城还在戒严,她出不了城,务必尽快找到她。”

    “是。将军!”

    冷玉函想了想,也赶紧跟着往外走,一起去找雨芡。

    现在蓝候王的行踪还没被找到准确路线,很可能还掩藏在南阳城,蓝颜儿死了,蓝候王若发现雨芡,很可能将丧女之痛发泄在雨芡身上。

    若那样的话,雨芡就危险了。

    ……

    蓝曼舞悄悄潜入上官清越的房间,她在上官清越的床头,低低地啜泣起来。

    “大姐,我该怎么办?王父谋反,小妹也死了,我该何去何从?”

    上官清越一直都没睡,见是蓝曼舞,便睁开眼睛,努力撑起身体。

    “小舞,不要哭,还有大姐保护你。”

    蓝曼舞不住擦着眼睛,精致的小脸上挂满泪痕,“大姐,谋反的罪名一旦被坐实,兰氏一族会被诛九族!小舞怎么可能逃出国法的制裁。”

    “……”

    上官清越吃力抓紧蓝曼舞的手,“不会的,皇上一定不会伤害你。”

    “大姐,若是你,皇上或许不会那么做,但我……”蓝曼舞抚摸自己圆大的肚子,“我还是太妃的身份,却怀上别的男人的孩子,对于皇家君氏来说,终究都是丑事一桩,皇上岂能轻饶我。”

    “皇上只是最近一直没有空出时间处置我。”

    “小舞……”

    “又发生王父谋反的事,皇上一定不会留下蓝氏一族任何活口,这是斩草除根……皇家的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和地位,绝对不允许留下任何的隐患。”

    “大姐,你是皇族中人,你最了解皇族人的心狠手辣。”

    “一旦面临威胁到皇权的事,他们不会留下任何情面,当年的季候王一族,便是最好的例子。”

    “可是季贞儿还活着,还有她的妹妹季信阳,当年也没有一并被处死。”上官清越道。

    “那是千古无存的唯一例外。”蓝曼舞还在哭。

    上官清越沉默了。

    她确实了解,皇族的人,为了自己的皇权,绝对不会留下任何隐患,也不会让有辱皇权的任何污点存在。

    蓝曼舞现在的身份,不但是乱党的女儿,还有对大君国先皇不忠不贞的罪名。

    上官清越也不敢保证,君子珏和君冥烨就真的会放过蓝曼舞。

    “小舞,你别怕,你腹中是哥哥的孩子,我不管如何,都会保住你。”

    上官清越安慰蓝曼舞一通,“我会帮你打探好皇上的口风,之后再做打算。”

    蓝曼舞总算忍住眼泪,连连点头。

    次日一早,上官清越便让莺歌去传话,想要见皇上。

    上官清越本来打算亲自过去,没想到君子珏先一步进来了。

    “你身体还没恢复,千万不要起床。”

    君子珏让上官清越重新躺在床上。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