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85:这是她的命运

    大家都知道,南阳城一战,在所难免。

    上官清越很想两个孩子,想见一见两个孩子,却被君冥烨拒绝。

    “两个孩子现在在很安全的地方。”

    “我知道,你要出城迎战去了。但在这之前,就不能告诉我两个孩子的下落吗?”上官清越望着君冥烨,目光希冀期盼。

    她和君冥烨都没想到,两个孩子居然不是书裕的血脉。

    对上官清越来说,不管如何,那都是她的孩子,对两个孩子的爱,不会削减半分。

    但对君冥烨来说,意义可就不一样了。

    没有了书裕那一层关系的牵系,他真的还会善待两个不知父亲是谁的孩子?

    上官清越没想到,君冥烨还是狠心撕碎了她的希望。

    “待一切安定下来,我自然会让你见到两个孩子。现在太危险,不知暗处有多少双眼睛正在盯着我们,反而会让两个孩子不安全。”

    上官清越不再多说什么,安静地低下头。

    她知道,君冥烨说的很有道理,但对两个孩子深深的思念之情,分分钟都那么难熬。

    轻尘来回报,终于找到蓝候王的下落了,并且已经展开两军对垒。

    蓝候王逃出山洞密室,便去和大军会和。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就算是死,也要殊死一搏,或许赢了,便可占地为王。

    君冥烨赶紧带军出城迎战。

    他守护的大君国,岂容旁人觊觎,更不允许任何人试图侵蚀大君国半寸疆土。

    君子珏也不肯安居幕后,竟然也跟着御驾亲征。

    南阳城的存兵与蓝候王的军队相比,并不多。

    若想这一战一举战胜,必须士气大涨。

    上官清越见机会来了,便趁夜去找蓝曼舞。

    百里不染早就发现了上官清越的小动作,见上官清越偷偷带着大腹便便的蓝曼舞出了将军府,拦截在半路。

    “美人儿,你要去哪里?”

    百里不染一袭白衣,出现在街口,猛地一眼看去,还真很像白衣飘飘的书裕。

    但百里不染的满身妖气,那么扎眼,只一瞬就让上官清越回到现实。

    “我要送小舞出城,去南云国。”上官清越挡在蓝曼舞面前。

    百里不染一笑,“你以为我会阻挠你?”

    “……”

    “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会帮你。”

    百里不染缓步走过来,妖眸含笑地望着上官清越,“你和莺歌两个人,怎么出得了戒备森严的南阳城,还是我帮你们吧。”

    上官清越笑起来,“有你帮忙,我们一定能成功。”

    “还有我。”

    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道女子寒凉如霜的声音。

    本来即将满月的天空,此刻乌云密布,四下除了远处的几盏街灯,再无任何光亮。

    南宫鸿雁从暗处走了出来,一袭黑纱在风中轻浮,若不仔细看,几乎与浓黑的夜色融为一体。

    “哪都有你。”百里不染低斥一声。

    南宫鸿雁瞥了百里不染一眼,“我只是想帮公主。”

    “你对公主倒是情深意重,日后别再总说想嫁给我。”百里不染闷哼一声。

    上官清越一直想不通,为何南宫鸿雁总是帮自己。

    “南宫郡主,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渊源?”上官清越低声问南宫鸿雁。

    “没有。我从不认识你。”

    “那你为何?”

    “因为……”南宫鸿雁看向上官清越,肯定会带在身上的龙珠,“是你可以唤醒龙珠的人。”

    上官清越簇起眉心,想到自己曾经的梦境,便是和东朝国的开国皇帝有关系。

    或许南宫鸿雁知道什么之前的事,有机会,要问一问。

    大家一起向着南阳城的南城门而去。

    可没想到,半路竟然撞见叶少轩,而在叶少轩的身边,竟然还跟着一个老头。

    上官清越抬眸看去,一眼就认出来,那个老头正在无底崖下的那个老头。

    上官清越惊喜不已,赶紧迎上去,百里不染却身影一闪,直接挡在上官清越面前,呈保护的姿势。

    那个老头看了一眼百里不染,又看向百里不染身后的上官清越,笑了笑。

    “我们又见面了。”

    “老者,我想知道,为何我哥哥喝了无底崖的水,反而中毒更深。”

    “老夫今日来,便是要告诉你们,事情的始末。”

    叶少轩恭敬地候在老者身旁,那是他的太爷爷,他敬重不已。

    “在无底崖下,有一片无光之地。而无底崖的水,已经被那邪恶的无光之地污染,平常人饮用,不会有任何事!但你哥哥,已经中了魔性的毁灵草,之后再喝了无底崖的水,便会发生毒性异变,中魔毒更深。”

    “你既然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为何还要诱引我们将无底崖的水带出去!”百里不染喝道。

    “当时我并不知会发生这样的事!其后也调查了很多古籍文献,找到了只言片语,才调查清楚这件事!我的初衷是想让你们帮他解毒。”老头摇摇头,抚摸雪白的胡须。

    “我们如何相信你说的是真的。”百里不染还是满心怀疑。

    叶少轩赶紧解释,“我太爷爷岂会说谎!我相信我太爷爷的话。”

    上官清越想了想,“我也相信老者的话,但是不知道,如何才能帮我哥哥解毒?”

    老者仰头看了看天空,“听说,现在令兄的毒已经被封印。”

    老者的视线,落在南宫鸿雁的身上。

    “东朝国的郡主,竟然会封印术法……”老者低吟一声。

    百里不染从老者的视线里看到了一些别样的东西,“她已经筋脉尽毁,不能做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