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86:要走,一起走

    前线对垒,正是紧要关头。

    蓝候王的大军,被围堵在一个山坳之中,只要继续耗下去,蓝候王大军粮草短缺,就是君冥烨出击的最好机会。

    君冥烨不仅要困住蓝候王,也要等到援军来助,这样才能将蓝候王一党一举歼灭,以绝后患减少伤亡。

    负责看守上官清越的侍卫,匆匆来报。

    “什么?人不见了!”

    君冥烨霍地站起来,帐内还有君子珏和冷玉函。

    “百里门主,南宫郡主,还有舞太妃,莺歌,一起都不见了。”侍卫战战兢兢回道。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君冥烨一脚将那侍卫踹飞出去。

    侍卫疼痛捂住心口的位置,“王爷,听守城门的士兵回报,说昨夜有人偷偷潜出城,已经派人去追了。”

    “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

    “他们去的方向,一路向南。如果是公主她们,应是去南云国了。”

    “该死!知不知道,现在情况很危及,对她很不利!”

    君冥烨气得在帐内来回踱步。

    冷玉函却更关心一件事,“冥王,公主逃了,肯定将龙珠也一并带走了。”

    君子珏的脸色也沉了沉。

    龙珠……

    “王爷,公主会不会带着龙珠回到南云国,给太子解毒?现在倾城公子也在南云国,又即将到满月的日子了,公主带走了龙珠,看来很有可能要毁了龙珠,给南云国的太子解毒。”

    君子珏和君冥烨的脸色都变得不好起来。

    对于大君国来说,龙珠的存在,意味着大君国的存亡。

    现在又是蓝候王谋反的当口,之前龙珠熄灭,又给大君国带来巨大的雪灾,死伤无数。

    他们都不敢再冒一点点风险。

    君冥烨和君子珏对视一眼,俩人都神色凝重,心底忐忑。

    他们谁都不敢保证,上官清越会不会那么做。

    “不会的!她不会抛下两个孩子,只顾她哥哥的安危。”君冥烨道。

    “我看她逃走,多半是为了小舞,要送小舞去南云国。”君子珏道。

    “皇上,冥王,公主南云国人。南云国的太子,代表南云国的运数!两个孩子只是幼小的生命,而太子的性命却牵系南云国的天下苍生,若换成冥王和皇上,会如何选择?”

    “更何况,公主想来也知道,冥王那么疼爱两个孩子,断然不会对两个孩子做什么。”

    冷玉函的话,稳准狠地戳中君冥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他亲眼见过,上官清越对上官少泽的在意之情,也知道面对亲情和家国安危,上官清越很可能弃掉视如生命的两个孩子,而选择南云国的大局。

    上官清越曾经亲口对他说过,她的母后告诉她,身为南云国的嫡长公主,一生都要守护南云国的存亡。

    君冥烨赶紧派人去将上官清越追回来。

    现在正是两军对峙关键时刻,君冥烨不能离开一步。

    将蓝候王围困在山坳的第三天,蓝候王终于坐不住阵了。

    蓝候王开始发起进攻,试图冲破围困,从君冥烨的手中盗取粮草,维持大军所需。

    君冥烨派冷玉函率军上阵迎敌。

    夏侯云天也想打头阵,君冥烨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在战场上,夏侯云天知道公私分明,不会和君冥烨闹任何不愉快,一切听从君冥烨的安排。

    君子珏仔细研究了附近的地形图,忽然眉心一紧。

    “若蓝候王从这个位置,开凿一条小路的话,那么他们很容易逃出去。”君子珏的手指,指向山坳之中,最为山石薄弱的地方。

    君冥烨看了那个位置一眼,倍觉有这个可能,他赶紧让夏侯云天带人将那个位置的山头守住,以免蓝候王用炸药炸山。

    蓝候王确实打了那个主意,见夏侯云天将那个最可能冲破出去的位置镇守住,狂怒不已。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攻破冷玉函的攻击,就是杀出一条血路,也要冲出去。

    冷玉函早就有周详的计划,对付蓝候王的大军。

    蓝候王派出去的将领,一个一个败阵而归。

    蓝候王老脸一沉,“这个阴险的家伙!假意投降,现在又亲自来斩杀本王!颜儿的仇,为父一定为你报!”

    蓝候王对手下人使个眼色,“是时候,出杀手锏了。”

    整个南阳城谁不知道,冷玉函最爱的人正是春花秋月楼的花魁雨芡。而那个嫁入将军府,就和蓝候王小郡主是平妻的女人,现在正落入蓝候王的手里。

    “那个自不量力的女人,还以为混入本王军队,就能救冷玉函!”

    蓝候王嗤笑两声,让人将雨芡挂在柱子上,吊在大军营长之外,正对冷玉函大军的方向。

    冷玉函没想到,雨芡竟然会在蓝候王手里。

    远远地看到,雨芡被捆绑双手挂在高耸的柱子上,随着风来回摇摆,心口一阵刺痛。

    他们距离实在遥远,谁也看不清楚对方脸上的表情。

    冷玉函连雨芡现在是不是还活着,都看不清楚。

    冷玉函赶紧派一个人去查看一下,雨芡是不是还活着。

    那个派出去的人,还没接近雨芡,就被敌军一箭射死。对方的高台上,出现一道霸气凛凛的身影,正是蓝候王。

    他高声对着冷玉函的方向喊话。

    “玉函,若不是还活着,岳父岂能将她挂在这里,让你看上一眼。”

    “岳父大人,两军对垒,牵连一个女人,就没意思了!”冷玉函坐在高头大马上,身上盔甲寒意泠泠。

    蓝候王仰头一笑,忽然指向雨芡,“正是因为这个女人,我的女儿才会含恨而终。”

    “颜儿的死,都是我的错!不关雨芡之事!她什么都不知道,已经被我轰出将军府。”

    “既然如此,她是死是活,玉函也不在意了。”

    蓝候王说着,拉起一张弓箭,直接瞄准雨芡。

    “不要————”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