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87:成为你的妻,三生有幸

    冷玉函的盔甲上,又多了一道血痕。

    已经分不清楚,他身上的血迹,到底是他的,还是旁人的。

    冷玉函深深望了雨芡一眼,“雨芡,我不会让旁人伤害你。别怕,我来救你。”

    “玉函……”雨芡激动得,泪流满面。

    冷玉函吃力地一把抓住几支羽箭,奋力一透,射向擒住雨芡的几个士兵。

    几个士兵中了羽箭,呻吟一声倒地。

    冷玉函赶紧大声喊,“雨芡,我之前教过你,以舞为武,你试一次!”

    雨芡来不及多想,一个旋身,身姿矫捷如燕,竟然敏捷地从擒住自己的士兵手中脱身。

    她几个翻腾,长裙飘飘,漫开如花儿绽放。

    士兵赶紧横扫一刀,向着雨芡刺来。

    雨芡一个矮身下去,纤腰犹如柔韧的柳条,轻松躲过了一刀。

    “对!雨芡,就是这样!”冷玉函高兴地大声喊,飞扑而来,终于一把抱住雨芡,一个跃起,翻过一个跟头,躲过羽箭的同时,也将雨芡救了出来。

    “玉函,玉函……”

    雨芡激动地抱住冷玉函。

    “杀!!!杀了冷玉函,本王厚赏。”蓝候王站在高处,大声下令。

    杀了冷玉函,不但能为颜儿报仇,还能斩断君冥烨的一条臂膀。

    君冥烨听说冷玉函受困,赶紧派兵前去支援。

    可就在这个时候,蓝候王的军队,又从东西两个方向,一起发起进攻。

    蓝候王的大军人数众多,君冥烨的援军迟迟未到。

    君冥烨带兵亲自上阵,君子珏也要一起去,被君冥烨拒绝。

    “你是皇帝,可以出现在战场上,但不能亲自上阵杀敌!”君冥烨的目光变得浓黑如墨。

    “若事情有变,你还能在后面运筹帷幄,掌握大局。”

    “皇叔……”君子珏的目光兀地盈上一层潮湿。

    他一直怀疑君冥烨,想尽办法对付君冥烨,可没想到在紧要关头君冥烨还是选择保护他,将他掩护在最安全的后方。

    “一定要活着回来。”君子珏道。

    君冥烨冷笑一声,“能取本王性命的人,还没出声。”

    君冥烨翻身上马,骏马长鸣一声,便扬起四蹄蹿了出去。

    君冥烨派司徒建忠去支援冷玉函,他则和夏侯云天,左右夹击,围剿蓝候王。

    司徒建忠带人支援冷玉函的时候,这才发现,冷玉函已经身处敌军深处。

    司徒建忠带人拼命厮杀,终于渐渐靠近冷玉函,却眼睁睁地看到数支羽箭飞向冷玉函和雨芡。

    而那一弓三箭,射杀出来之人,正是蓝候王。

    “玉函小心!”

    雨芡被冷玉函护在怀里,看到冷玉函后背飞来的羽箭。

    幸亏冷玉函反映敏锐,一个翻身,险险躲过羽箭,带着雨芡一起滚落在地,连打数滚,这才躲过羽箭,一箭一箭射入他们附近的沙石之中。

    司徒建忠纵身飞来,挡在冷玉函和雨芡面前,帮他们撑起一道屏障。

    “你们快走。”司徒建忠道。

    冷玉函回头看了司徒建忠一眼,抱着雨芡,用长剑撑起身体,赶紧快步奔逃。

    司徒建忠见冷玉函差不多安全了,赶紧对军队下令。

    “撤!”

    身后不少追兵来追,他们沿着山路一路向前跑。

    地上留下斑驳的血迹,淋漓不尽。

    谁也不知道,那是谁的血,怎么能流了这么多。

    顾不上多想,只有逃到安全的地方,才能有喘息的机会。

    司徒建忠看了一眼前面的岔路口。

    “我们分路走。”司徒建忠道。

    冷玉函带着雨芡,“我们从这条路走。”

    司徒建忠分给冷玉函一支队伍,冷玉函却拒绝了。

    “我不带兵了。为了雨芡安全起见,我们两个人还是轻装上路的好,也能少一些线索被追兵发现。”

    司徒建忠想了想,“这样也好,我将大部分兵力引走,你们暂且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藏起来!等我将追兵引入埋伏,一举歼灭,再去找你们。”

    冷玉函点了点头,“司徒将军,小心一些。”

    司徒建忠带着大队人马,向着右边的一条路匆匆而去。

    他们一边跑,还一边在路上留下很多痕迹,试图引追兵跟上去,落入事先安排好的埋伏。

    冷玉函有些体力不支,雨芡赶紧搀扶住他,这才发现,他的盔甲上已经都是血。

    “玉函?!”

    冷玉函笑起来,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道,“没事,小伤!我们快走,免得被追兵抓住。”

    雨芡被冷玉函抓着手,一路向着左边的路走。

    没走多远,冷玉函停下脚步,看向一侧的高山。

    “雨芡,我若没有记错,这里有一个山洞,我们去那里避一避。”

    雨芡赶紧跟着冷玉函,冷玉函却让她走在前面,这样他走在后面,可以将滴落在地上的血迹处理干净。

    到了山洞,雨芡要给冷玉函查看伤口,冷玉函却拒绝了。

    “皮外伤,不妨事,我们现在得先想想办法,如何逃出去。”

    “玉函,你的盔甲上,都是血。”

    “那不是我的血!”

    冷玉函抬起手,轻轻擦了一下雨芡脸颊上,沾染的脏污,发现手指上的血迹,反而脏了她的脸颊,赶紧用掌心擦拭干净。

    “真的不是你的血?”雨芡握住冷玉函的手。

    冷玉函笑起来,眉目飞扬,摘掉头上的头盔,俊逸的脸庞上,映着盔甲上金属的光泽,更显铁骨铮铮,英气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