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88:九族之中,不留活口

    可没想到,越是说不喜欢的,最后往往反而越喜欢。

    冷玉函想着过去的种种,笑容不禁爬上他的唇角。

    他一直都很可怜雨芡的身世,因为家里贫穷,从小就被卖入青楼学技。

    “雨芡,有你的日子,真的很开心。”

    “我一直都希望,能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完成对你姐姐的承诺。但现在,我已经不仅仅是为了你姐姐,是我自己想要照顾你。”

    他握住雨芡的手,轻轻抓紧在掌心中,放在唇瓣上,轻轻吻了一下。

    他发现雨芡似要醒过来,赶紧点了雨芡的昏穴。

    “傻丫头,怎么能去蓝候王的队伍里找我!他会杀了你。”

    “你的满身伤痕,正是他打的吧。”冷玉函心疼地放下雨芡的袖子,遮住她雪白藕臂上的淤青伤痕。

    “我是男人,怎么能总让女人为我豁出性命。”

    冷玉函收紧抱着雨芡的怀抱,脸颊贴在雨芡的脸颊上。

    “雨芡,你在这里好好睡一觉,千万不要出去,外面真的很危险。”

    “等你一觉醒来,蓝候王这个叛贼,差不多也被绳之以法了,你就安全了。”

    冷玉函将雨芡放下,缓缓起身。

    在他坐过的地方,身下一片血迹。

    冷玉函离开了山洞,又将洞口用杂草掩饰好,免得被人发现雨芡。又担心有猛兽入侵,搬来石头将洞口堵住,还特意留下两个可以通气的孔。

    司徒建忠将追兵引入埋伏,一战告捷。

    但蓝候王非常狡猾,根本没有再派兵出来。

    大队伍都在山坳中,虽然处于围困的状态,但那么多的军队,也实在难以攻破。

    山坳的位置,蓝候王不易逃出去,却也不易被进攻。

    君冥烨等待的援军迟迟不到。

    想来也是朝廷上,林丞相从中作梗,不让援军顺利到达。

    君冥烨暗暗发誓,待回了朝廷,定将林丞相给斩了。

    冷玉函撑着身体,没有回到君冥烨的军营,凑巧遇见来寻他们的司徒建忠。

    “太好了,雨芡在山洞里,你们带她回去。”

    “冷将军,你去哪里?”司徒建忠问。

    “我?”冷玉函一笑,“我先回城一趟,我有东西,需要去取一下。”

    司徒建忠没有多想,“冷将军的气色好像不太好。”

    “哪有,只是最近太累了。”

    司徒建忠挥拳打了一下冷玉函的肩膀,“冷将军速去速回,王爷还在帐中等着我们商议下一步计划。”

    “好嘞!雨芡就拜托司徒将军暂时照顾了。”

    冷玉函忍着身上的疼痛,故意佯装脚步轻快的样子下山。

    司徒建忠从山洞中找到雨芡,见雨芡被点了昏穴,赶紧给雨芡解穴。

    雨芡环视四周,没有见到冷玉函,“司徒将军,玉函呢?”

    “冷将军说有东西在城里,或许取一下。”

    “取东西?”雨芡皱眉,她费力从地上爬起来,手指却触碰到地上的黏腻。

    她抬起手指一看,居然是血。

    雨芡赶紧低头,看到地上一大滩血,脸色瞬时煞白。

    “玉函……他一定受了很严重的伤!司徒将军,快点去找玉函。”

    司徒建忠赶紧吩咐人去找冷玉函回来,带着雨芡离开山洞,暂时回到军营。

    去寻找冷玉函的士兵很快回来了,“司徒将军,回城的一路上,都没见到冷将军。”

    雨芡捂住心口,“我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司徒建忠皱起眉,“现在天色已经黑了,或许冷将军失血过多昏倒在了哪里也说不定,雨芡夫人不必过于焦急,我会再派人去找。”

    深夜的时候,敌军军营里大乱。

    一道道的爆炸声,响彻山谷。

    君冥烨看准机会,赶紧带领大军前去进攻,试图借机趁乱将蓝候王一众乱党拿下。

    在蓝候王的军队里放火的人,正是冷玉函。

    他找到机会,拿着长剑直接刺向蓝候王,可他的体力早已透支,轻松便被蓝候王身边的护卫,刺穿了胸腔。

    鲜血在一片火光中,喷薄而出。

    冷玉函的唇角,缓缓淌下蜿蜒血迹,一双眸子憎恨地瞪着蓝候王。

    “乱臣贼子,我会在地府等着你。”

    “碎尸万段,将他给本王碎尸万段!”

    一群官兵蜂拥而上,围着冷玉函,一刀一刀地砍下去,一道一道的血光,溅起丈余,染红了周围雪白的帷帐。

    燃烧的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刀剑拼杀的声音,兵将激昂的呼喊声,渐渐近了。

    君冥烨首当其冲,一路踏着遍体鲜血的尸体而来,当他从一群人的手中救下冷玉函的时候,他已经瞪着一双眼睛,没了气息。

    君冥烨心痛如绞,一双黑眸泛起猩红的颜色。

    “杀———”

    “给本王杀————”

    君冥烨扬着长剑,愤怒地咆哮,额上青筋一根一根暴起。

    厮杀的喊叫声,痛苦的哀嚎声,响彻整个深夜的山谷。

    蓝候王见君冥烨已经疯狂,一刀下去,便是一具死尸,而冲着的目标正是自己,还没定下胜负,就吓得先逃命了。

    那个狡猾的老家伙,绝对不会让自己死在这里。

    群龙无首,一群逆党也成了乌合之众,不堪一击。

    君冥烨成功平叛了一众乱党,却没能抓住蓝候王,派了不少人去追击。

    雨芡跑出营帐,跑去战场,去寻找冷玉函。

    清晨的战场上,硝烟滚滚,一具具尸体,遍地的血。

    她一点都不害怕,不住寻找,记忆深处最熟悉的那道身影。

    当雨芡找到君冥烨的时候,他正站在冷玉函的身边,缓缓俯身下去,阖上冷玉函瞪着的一双眼睛。

    冷玉函的盔甲已经破败不堪,浑身的血,浑身的刀口。

    雨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