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90:她很危险

    上官清越站在三楼的窗口,看向外面雨后焕然一新的街景,对身后的蓝曼舞说。

    “枫泾镇,顾名思义,到了秋天的时候,满城的枫树,如火如荼,格外的美。之前我就听说过这里,很想秋天的时候,来这里看一看。不过现在不是时候,看不到火红枫叶飘零的美景。”

    蓝曼舞看着上官清越脸上荡漾的笑容,“大姐,回到自己的国家,很开心吧。”

    “当然!期盼了那么久,终于回来了!有种落叶归根的踏实感。”

    上官清越叹息一声,“只可惜,我的两个孩子,没有一起回来。”

    上官清越一时间还有点接受不了,那两个孩子竟然不是书裕的孩子。但那天晚上,除了书裕,她还清楚看到了一个人的出现……

    就是君冥烨!

    她清楚记得,在她失去意识的时候,君冥烨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至于之后发生的事,就好像梦境一样不清晰,完全分不清楚真假,只知道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人是书裕,便顺理成章地以为,夺走自己清白的人,正是书裕。

    想来那个时候,君冥烨也意识不清了,其后又是在侍妾碧莺的房间里醒来,应该也什么都不记得了。

    可在上官清越的心里,这件事就好像一块硬石头硌在那里,不上不下的难受。

    那两个孩子,越来越像君冥烨。

    这说明了什么?

    上官清越心烦意乱起来,让蓝曼舞好生休息,便匆匆出去了。

    客栈店小二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

    “我们枫泾镇平时的季节里,来的人很少,只有秋季才会来很多游客过来赏景。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文人骚客,那宾客是络绎不绝。”

    “说来也奇怪,现在正是夏季,怎么一波一波来了好几伙人?还都是富商装扮,看样子是游玩,可在夏季里的枫泾镇可没什么美景可赏。”

    上官清越心中生疑,看了一眼百里不染。

    百里不染当即会意,对上官清越点下头,便白影一闪,从后面的窗户闪身出去了。

    枫泾镇很小,只有两条街。

    而绵延百里的枫林,正在枫泾镇南边五里处。

    枫泾镇内,也种植很多的枫树,风一吹,树叶哗哗作响,极为茂盛。

    百里不染在街上转了两圈,便已经查看清楚,赶紧回去对上官清越说。

    “不过是临街家的客栈内,今天住了满园,且都是外地来的客官,店小二便有些妒忌,碎嘴说了两声,你别自己吓唬自己。”

    “那就好。”

    上官清越松口气。

    接着,上官清越问百里不染。

    “你不会骗我吧?”

    “美人儿,哥哥怎么会骗你。”

    上官清越回房睡了,却辗转反侧,总是不能睡得安稳。清楚听见隔壁的百里不染也没有睡,不住在房里来回踱步。

    这个时候,隔壁百里不染的房间内,便传来了敲门声。

    上官清越也很吃惊,自己的耳力居然比之前还好了。

    她的手放在枕边的龙珠盒子上,难道是这个珠子,给了她奇特的能力?

    金龙剑还一直带在身上,虽然她能解封金龙剑,却不能操控金龙剑。倒是这一颗她唤醒的龙珠,总是好像和她有心灵感应一样,只要龙珠在身边,就心里踏实。

    她通过隔壁传来的脚步声,分辨出是南宫鸿雁的脚步。

    “这么晚了,南宫鸿雁去百里不染的房间做什么?平时里,他们的交集很少,话都不说一句。”

    上官清越心底疑云重重,便倾耳聆听。

    就听见隔壁的百里不染低声对南宫鸿雁说。

    “我发现,不远处的客栈内,住着的人,正是乔装打扮的蓝候王。之前蓝候王见过我们,若被他的人发现我们,我们就危险了。”

    “蓝候王!”南宫鸿雁吃惊低呼一声。

    “嘘,你小点儿声,美人儿耳力好,别让她听见了。”

    南宫鸿雁赶紧将声音压得极低,“蓝候王的武功,可都在你我之上!不!是在我之上,而你除了轻功用毒,基本不会武功。”

    “你。”

    百里不染咬牙。

    “我们现在怎么办?贸然离开枫泾镇,反而会让蓝候王生疑。”

    “我也是正有这个考虑。一路上,我们都是伪装成富商,美人儿和曼舞是我的夫人妾室,而你和莺歌是丫鬟……我们要走,也是大摇大摆地离开枫泾镇,才不会让人生疑。”

    “若我们偷偷离开,会让人觉得,我们心虚,反而不妙。”百里不染凝眉深思,也想不出来好的办法。

    “现在我觉得,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杀了蓝候王。”

    “你要行刺蓝候王?那样太危险了。”南宫鸿雁不同意。

    “可若美人儿知道,蓝候王这个大魔头和我们都在枫泾镇,那么一路追击蓝候王的君冥烨,只怕也会很快赶到。那样的话,美人儿很可能会被君冥烨带回去,而曼舞也会很危险。”

    “如果你刺杀失败,惊动了蓝候王,只怕我们大家都更危险。”

    南宫鸿雁想了想,“就算去刺杀,也应该是我去,我武功比你好。”

    “你一人之力,怎么能抵挡过那么多人。店小二说的来好几波人,其实都是蓝候王的党羽。”

    接着,百里不染又道。

    “想来蓝候王此次,也正是在大君国没有立足之地,要投奔南云国皇后去了,目的地肯定是阐都。”

    “蓝候王也去阐都,与我们路线一致,要么我们先一步,要么我们落后一步,否则撞上,肯定是一场恶战。”南宫鸿雁道。

    “我先想想对策,你暂时保密,不能泄漏出去!且这几日,美人儿和曼舞,都不能离开客栈半步。”百里不染交代。

    南宫鸿雁转身,“我肯定会保密。”

    上官清越悄悄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