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91:皇室有后了

    上官清越在船上坐着。

    耳朵轻轻动了下,隐约听见了窸窣的声音,好似水声正在汩汩往外冒。

    “什么声音?”

    南宫鸿雁也听见了,一把掀开船板,这才发现,船的底部正在汩汩冒着水。

    “不好,船漏水了!”南宫鸿雁惊呼一声。

    船夫已经将船行驶到了河面中央。

    “好好的一艘船,也做过仔细检查,怎么会漏水!”

    上官清越也慌了,正要抓来船夫询问怎么应急,船夫一个翻身,直接跳入水中,没了踪影。

    “不好,我们上当了!”莺歌低呼一声。

    “赶紧去抓人!问出来是谁指使!”上官清越喝道。

    莺歌赶紧也跳入水中去抓人。

    莺歌虽然会水,但潜水技术终究不娴熟,在水中寻了许久,也没找到那个船夫。

    船身已经开始倾斜。

    蓝曼舞赶紧抓住船舱的木板,稳住身体,“大姐,怎么办?我们会沉下去的!我对游水也不熟……”

    上官清越心下焦急,一时间也没有好的对策,“我们走水路是临时起意,对方竟然熟悉我们的全部动向!看来船上的手脚,正是那个船夫动的。”

    “我们几个人,一直小心翼翼,他们下不了手,就只能选择动船的手脚,将我们淹死在河里。”南宫鸿雁赶紧运功,试图稳住船身。

    百里不染已经吐得有气无力,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

    “我们……我们逃吧……去岸边……”

    “你现在这个样子,轻功还能用出来吗?我们这么多人,必须保证全部安然无恙到岸边。”

    上官清越看了一眼遥远的对岸,又看了看后面的岸边。

    那便隐约有人影攒动,不知是什么来历。

    “看来我们想要更安全,只能到对面的岸上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上官清越让南宫鸿雁将船身毁了,一人一个木板,漂在水面上,至少不会沉下去。

    “我们用绳子连在一起,防止水流将我们分散。”上官清越找来绳子,将木板一个一个拴起来。

    莺歌回来了,“公主,人还是跑了。”

    “我们先跳水!”上官清越正说着,竟然从水底跳出数道黑影,手里扬起明晃晃的大刀,向着上官清越砍来。

    南宫鸿雁和莺歌,赶紧保护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生怕刺客伤到蓝曼舞,赶紧拽着蓝曼舞,将蓝曼舞挡在身后。

    现在不确定水底下是不是还有人,大家也不敢贸然跳水。

    百里不染飞出暗器,却也和他人一样有气无力。

    上官清越赶紧拿出金龙剑,直接划破掌心,解封三条金龙护身。虽然金龙在不能操控下,不会主动伤人,但若有人伤害她,金龙便会张开血盆大口反扑上去。

    刺客的武功很高,南宫鸿雁和莺歌已经有些难以招架。

    “你们到底是谁!一而再再而三地行刺我,到底什么目的!”上官清越大声呵斥。

    一片金龙盘旋中,金光迷幻,一张娇容也更显苍白。

    船身已经一点一点下沉,再不能维持她们几个人,水已经开始漫过膝盖。

    就在这个时候,叶少轩和上清老人飞身来相助。

    可对方人数众多,又是在水上,上官清越这一群人都来自大君国,是远离水域的内陆,在水上实在难以运用自如。

    就连上清老人在水上,也是勉强站稳。

    上官清越咬咬牙,拽着蓝曼舞,纵身跳入水中,“我们先走!”

    蓝曼舞的身体本就笨重,全数浸入到水中,更是使不出力气,只能用力趴在木板上,凭靠上官清越的力气,带着她向着对岸游去。

    君冥烨带人冲到枫泾镇的岸边,看到水面上人影晃动,已经打成一片,来不及多想,赶紧命人驶船。

    终于靠近了水中央,君冥烨飞身而起,带着人与一群刺客厮杀一起。

    百里不染见是君冥烨,和南宫鸿雁对视一眼,赶紧一个翻身跃入水中。

    百里不染不会游水,只能靠着南宫鸿雁的力量,尽快去追上官清越。

    君冥烨的水性也不好,见上官清越几个人,越游越远,赶紧将手边几个刺客全数解决,让人驶船去追上官清越。

    一片芦苇荡中,上官清越拽着大口喘息的蓝曼舞,迅速逃跑。

    百里不染撑着力气,双脚虚浮地踩在地上,身体一阵眩晕,却也顾不上这些,赶紧飞过去,一手抱住上官清越,一手抱住蓝曼舞,掠地而起。

    南宫鸿雁和莺歌也都赶紧跟上,远离岸边这片芦苇荡,免得被君冥烨抓住。

    君冥烨上了岸边,没有找到上官清越,气得脸色铁青。

    “这个女人,为了蓝曼舞,煞费苦心和我做对!”

    “王爷,舞太妃的腹中,怀着南云国太子的血脉,公主偏袒舞太妃,也是人之常情。”司徒建忠道。

    “蓝氏一党,已下诛杀九族的命令!一个活口不能留!包括蓝曼舞腹中的孩子!”君冥烨黑袍翩飞,愤怒地低吼一声。

    叶少轩和上清老人就隐藏在不远处的芦苇荡中。

    叶少轩低声说,“太爷爷,我们去哪里找公主?百里门主的轻功,没人追得上。”

    上清老人抚摸雪白的胡须,一双老目笑成一条缝。

    “在百里不染的身上,我悄悄洒了一种花粉。”

    上清老人说着,从怀里的竹筒中放出来一只蓝色的硕大蜜蜂,“这只蜜蜂会带我们找到他们。”

    “太爷爷,这能行吗?百里不染刚在水中浸泡过,花粉只怕都被水洗干净了。”

    “那种花粉的附着力十分强,一般水可洗不掉。且味道极浅极浅,极难被发现。”

    君冥烨贸然现身,已经惊动了蓝候王的眼线。

    君冥烨本是追击蓝候王一路才到了这里,没想到会巧合发现上官清越的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