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92:从我尸体踏过去

    蓝曼舞虚弱地抬手,只看了那个刚出生的男婴一眼,便沉沉地昏厥过去。

    上官清越包好不住啼哭的孩子,大家来不及休息,收拾了原地,赶紧启程南逃。

    “落入君冥烨的手里,或许我们还有活命的机会,但若被刺客盯上,我们的处境就危险了。”上官清越看了一眼背着蓝曼舞不住奔跑的百里不染。

    “不染,君冥烨只怕不会放过小舞和孩子。”

    “美人儿,你什么意思?”

    “刺客要追杀的人是我,君冥烨要追的人也是我!若我放缓脚步,落入君冥烨的手里,我可以帮你们争取时间。”

    “只要你带着小舞和孩子,顺利到达阐都,小舞和孩子安全了,一切就都圆满了。”

    “不行!若没有你,我管这劳什子事作甚!”百里不染说着,就要将蓝曼舞从肩上放下来。

    “不染!我不在你们的队伍里,刺客也就不会追着你们!我帮你们拖延追兵,小舞才能安全。”

    “我百里不染,从来不知道救人!做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接着,百里不染又道,“君冥烨那头禽兽,现在正在气头上,冷玉函死了,他打击很大,杀了那么多人,我不放心你落入他手里。”

    “我还是相信,他不会伤害我。我当时也没打算一路回南云国,只是想着将小舞安全送走,但情势已经逼着我们一路向南,到了这里,我才发现我的选择,根本不正确。”

    “若我一直留在南阳城,我或许可以想办法,让君冥烨改变将小舞绞杀的念头。”

    这个时候,叶少轩和上清老人也都追了上来。

    “公主,别白费力气了!冥王不会妥协的!”叶少轩道。

    “你们怎么找到了我们。”百里不染眉头一沉,当看到一只蓝色的蜜蜂,被上清老人收入竹筒内,当即明白了一切。

    “千里寻踪?你在我们谁身上动了手脚?”百里不染凝声问。

    上清老人一笑,遥遥指了一下百里不染的一袭白衣。

    “你们这群人里头,就你的衣服最为名贵,肯定不会换掉,当然将手脚动在你的身上。”

    “卑鄙。”

    上清老人不怒反笑,捻着雪白的胡须,慈眉善目。

    “叶少庄主,你为何说我们不要白费力气?”上官清越问。

    “方才我和太爷爷在暗处,已经听见冥王说,不管是小舞,还是小舞的孩子……都要……都要……”

    “都要什么?”

    “都要处死。”

    “什么?!”上官清越真心没想到,君冥烨已经狠绝到这种程度,连刚刚出生的婴孩都不放过。

    那可是哥哥的孩子!虽然身上有蓝氏血脉,难道不应该看在她的份上,网开一面?

    终究是自己的想法自不量力了,那个男人最爱他的大君国,岂能因为妇人之仁就放过蓝曼舞。

    上官清越的目光染上一层绝望,“看来逃走,真的选对了。”

    一路走到晚上,还没有走出这片茂密繁盛的枫林。

    蓝曼舞渐渐苏醒过来,大家找了一个山坡避风又隐秘暂作休息。

    蓝曼舞抱着怀里睡去的孩子,眼眶湿润。

    “我苦命的孩子,才刚刚出生,就要跟着娘亲亡命天涯。”

    蓝曼舞忍着眼泪,仰头看着漫天的枫叶,遮住了天空的繁星。

    “北望可堪回白首,南游聊得看丹枫。”

    “孩子,你就叫南枫吧。”

    “南枫,上官楠枫,很好听的名字。”上官清越笑着看着蓝曼舞怀里的孩子。

    “谁说我们的小南枫命苦!等我们小南枫的娘亲成了太子正妃,小南枫就是嫡长子,南云国的太子之位,向来只传嫡长子!到时候将来,我们小南枫可就是南云国的皇帝了。”

    蓝曼舞低下头,还是不能挥散心底的哀伤。

    “小舞,你刚刚生了孩子,身体虚弱,而我们又没有条件让你将养身子,你只能自己坚强一些。”

    “大姐,我知道,为了孩子,我会坚强。”

    上官清越看着熟睡的小南枫,心口一阵揪痛。也不知道,小无极和小无央现在怎么样了。

    小南枫现在已经出生,成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上官清越断然不会让君冥烨伤害到这个孩子,南云国皇室的血脉,谁都不能伤及。

    “大姐,你看,他的眉眼,多像阿哑。”蓝曼舞痴痴地望着怀里的孩子,手指轻轻抚摸孩子软嫩的脸蛋。

    她一点都不敢用力,生怕碰坏了孩子细嫩的肌肤。

    “阿哑见到小南枫,一定很喜欢。这是他的孩子,我们的孩子。”

    “是呢,真的很像哥哥。”上官清越看着娇嫩的婴孩,忽然就想到了自己的两个孩子。

    他们的眉眼,也越来越像君冥烨。

    之前还以为自己想君冥烨太多,才会误以为孩子越来越像君冥烨,现在看来,只怕……

    上官清越闭上眼睛,不愿再继续想下去。

    大家休息了一晚,便沿着枫林一路向南走。

    谁都没有想到,在前面不远处,百里不染竟然发现了蓝候王的踪迹。

    百里不染赶紧回来告诉上官清越,前面已经不安全,不能继续往前走。

    “蓝候王之前不是按照这条路走的,怎么会在枫林之中?难道是发现了君冥烨,改了路线?”上官清越看向回去的路。

    “在我们的后面也有追兵,前面又有猛虎,我们只怕这一遭,怎么都要经历一场恶战。”

    百里不染沉吟稍许,“叶少轩说,来追我们的人是司徒建忠,或许可以周旋一下。但是蓝候王那一伙人,剩下的都是高手,且人数又多。我们现在老的老,小的小,只怕完全不是蓝候王的对手。”

    “那毕竟是我的王父,或许……或许能放我们一马。”蓝曼舞低声说。

    “蓝候王现在落荒而逃,为了能在多一些逃走的胜券,只怕会抓了美人儿做把柄,要挟冥王!况且,蓝候王和你之间,真的还有父女之情?蓝颜儿可是被你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