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93:不许食言

    莺歌剑指司徒建忠。

    萧杀的寒气,沿着冰冷锋利的剑刃,横扫而来,就落在司徒建忠眉睫之处。

    司徒建忠竟然连动都没动一下,目光寂静地看着莺歌。

    “怎么?你是料定我不敢对你下手吗?!”莺歌大声喊,眼角微微泛红,忍住眼底的晶莹液体。

    司徒建忠依旧一动不动,连抵抗和闪躲的意思都没有。

    莺歌见他一副淡然无谓,心里也怯了,她怎么会真的刺穿他的胸口。

    “我再问你一次,放不放过公主和舞太妃。”

    “军令在身,不能不服。”

    “你!”

    “圣旨一下,君无戏言,舞太妃……必死无疑。”

    “你!”

    “莺歌,若你也非要执着于此,我们只能兵刃相见了。”说着,司徒建忠向前一步。

    莺歌手里的长剑,已经指在司徒建忠的胸口上。

    他穿着银色的盔甲,在阳光下泛着清凉的光芒,剑尖在盔甲上,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格外刺耳。

    “你……你……”

    莺歌害怕了,手在颤抖。

    司徒建忠竟然又向前一步,虽然剑尖没能刺穿司徒建忠的盔甲,但只要用力下去,肯定会刺穿盔甲铁片上的缝隙,直接刺入司徒建忠的心脏之中。

    “你不要再向前走了!”

    莺歌大声喊起来,眼角泛起泪花。

    司徒建忠不说话,还是继续向前走,逼得莺歌只能步步后退。

    “你再靠近,我真的会杀了你。”莺歌喝道,但还是没能阻住司徒建忠靠近的脚步。

    “你!”

    司徒建忠一张俊脸,神色低沉,不知心里到底存在怎样的想法,可还是继续步步向前。

    莺歌抽着冷气,继续又退了一步,“你一心求死是吧!”

    说着,莺歌再不犹豫,直接发力刺向司徒建忠的心脏……

    就在划破司徒建忠盔甲的瞬间,莺歌赶紧收手,剑刃上扬,宝剑坏破了司徒建忠的盔甲,溅出一抹血光。

    莺歌没想到,司徒建忠至始至终都不肯出手。

    她心口一疼,但还是发力进攻。

    “我是公主的影卫,会誓死保护公主!你是冥王的将军,你也拿出你的决心,和我决一死战吧!”

    莺歌飞身而来,一袭黄裙飞扬,目光如刃。

    司徒建忠赶紧闪身,避开一刀,也抽出长剑,和莺歌打了起来。

    一群士兵赶紧蜂拥而上,试图抓住莺歌。

    莺歌是出色的影卫,这群士兵,还不是她的敌手,又司徒建忠有意无意地逼退进攻来的刀剑,看似与莺歌刀剑交缠,实则只是一些虚晃的把式。

    莺歌也看出来,司徒建忠有意放水,反而更加恼怒。

    他不肯放过公主和舞太妃,却和自己浪费时间,到底是什么居心。

    莺歌抛开心下的不忍,开始招招狠辣,终于一刀下去,横扫了司徒建忠的前胸。

    血光溅起丈余,喷薄而出。

    莺歌脸色一片煞白。

    这个时候,司徒建忠一手拽住莺歌,带着莺歌一起倒在地上,滚落一侧的山坡。

    “啊……”

    莺歌低呼一声。

    司徒建忠身上的血,染红了她黄色的衣裙,斑驳刺目。

    一群士兵,赶紧沿着山坡下来,还一边紧张喊着,“司徒将军,司徒将军……”

    一路滚到山坡的下面,司徒建忠才抱着莺歌停了下来。

    “你快走,我会说你逃了。”

    耳边传来司徒建忠哑忍疼痛的声音。

    莺歌张大一双眼睛,吃惊地看着他噙痛的俊脸。

    “你……”

    “你说的没错,我是王爷的将军,我不可能不服军令,我……又不能……”

    司徒建忠深深望着莺歌一眼,话没有说下去,因为疼痛,额上渗出一层汗珠。

    “我会尽量拖延追兵。快走!”

    司徒建忠忽然发力,一把将莺歌推开。

    莺歌从地上爬起来,站稳在丈余之外,看着瘫在地上,满身是血的司徒建忠,心口一阵疼的艰巨。

    司徒建忠捂住满是血的伤口,躺在地上。

    莺歌闭上眼,在官兵即将追下来的时候,飞身而起,在一片树影之中,消失不见。

    一部分官兵正要追,司徒建忠痛得哀嚎一声。

    “快点,先救将军要紧。”

    大家喊了几声,便赶紧都扑向司徒建忠。

    司徒建忠痛得起不来身,只能任由一众官兵将他抬起来。

    司徒建忠睁着眼睛,看着上方枝叶茂盛的天空,心下一片怅然。

    王爷,你让建忠来追公主,是不是正有此意?

    莺歌忍着眼泪,没有掉下来一滴,回到上官清越藏身的地方,上官清越见莺歌满身的血,吓得赶紧迎上来。

    “莺歌,你受伤了?”

    莺歌无力的站都站不稳,却摇摇头。

    “快点给我看看,伤在哪里?”

    莺歌抬眸望着一脸焦急的上官清越,还是摇头。她的伤口,不在身上,而是在心上。

    司徒建忠那一剑……

    莺歌回头看向身后遥远的方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有事?

    “公主,司徒将军已经答应,会拖延追兵。”莺歌身体一软,便瘫了下去。

    双眸依旧看着遥远的方向,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莺歌……为难你了……”

    “公主,莺歌是公主的影卫,定然誓死效忠公主。”

    莺歌闭上眼睛,断绝心中所有情绪,目光也渐渐恢复以往的锐利无温。

    蓝候王一伙人正在前面,大家只好变换路线,避开前面的蓝候王。

    百里不染已经打探好一条新路,只是要翻越一座高山,才能绕开蓝候王,通往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