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94:一定报仇雪恨

    南宫鸿雁看着百里不染飞远的背影,一直到他消失不见,才收回自己的视线。

    在南宫鸿雁的脸上,一向都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神色淡淡的,看不出来心思起伏。

    大家逃了出去。

    剩下的人,都会轻功,逃走也方便了很多。

    之前计划的路线,显然也不安全了,大家还是选择走水路。

    枫树林中,有一片竹子,连夜做了竹筏,便顺入水中。

    到了水里,四下一片空阔,又是临时变换的路线,也不会在水底事先就有埋伏,相对安全很多。

    君冥烨得知消息,赶到枫树林的时候,看到地上好几具尸体,还有满地的血,心口一阵一阵收紧。

    “小月儿……”

    他分辨不出来,那一地的血中,到底有没有属于上官清越的血迹。

    也不知道,他们虽然顺利逃出去,前路会不会更危险。

    “早就告诉你,南云国更危险,你非要回来!!!”君冥烨低吼一声,脸色铁青。

    司徒建忠带伤跪在君冥烨的脚下。

    “王爷,属下办事不力,竟然让公主和舞太妃逃了。”

    “以你的武功,竟然被莺歌伤了!!!”君冥烨又是一声低吼,“你不仅仅办事不力,你还失了她们的踪迹……”

    君冥烨见失言,赶紧又道,“还不快去找她们的下落。”

    “是!”

    司徒建忠赶紧忍着疼痛,带人匆匆去找线索。

    君冥烨横扫一眼跟着自己的这群人,他不敢保证,在自己这群觉得信任的手下之中,是不是有隐藏的奸细。

    不然,他的动向,怎么会让蓝候王掌握的这么清楚?

    一路追击,总是失之交臂。

    君冥烨渐渐赶上司徒建忠,低声问他,“可有什么发现?”

    “王爷,暂时还没有。公主聪明,没有留下线索。”

    “继续找!”

    司徒建忠低着头,见身边没人,凑近君冥烨,低声问,“王爷,属下不明,不知该不该问。”

    “说!”

    “王爷派属下追击公主下落,莫非想让属下暗中保护公主?”

    “你个榆木脑袋!都说你处事缜密心细,其实你就是一头蠢驴。”

    “……”

    司徒建忠深深低下头,“属下愚钝,竟然会错王爷的意思了。”

    司徒建忠心下不禁一笑,这样说来,他也不用再和莺歌为敌了。

    “如果一直找不到她的下落,你就真的不用活了。”

    “是,王爷,属下一定完成任务。”接着,司徒建忠又困惑不明问,“王爷,那么舞太妃……”

    君冥烨冷目瞪向司徒建忠,眼底燃起一股火气,“你打仗的时候,是不是脑子受了伤?”

    “没有王爷。”

    君冥烨见司徒建忠还一脸认真否认的样子,气得更加火大,“若不是你受了伤,真想一脚踹飞你。”

    “王爷……”司徒建忠苦着一张脸,还是想不通。

    “你最近怎么变得这么愚钝!”

    “王爷,我……”司徒建忠惭愧地低下头。

    脑子里经常出现一个人的倩影,已经不会正常思考别的事,脑子整日处于混沌不清的状态。

    君冥烨扫了一眼四周,忽然抓起司徒建忠,脚尖点地,飞到了一个彻底无人的地方。

    司徒建忠惭愧地跪在地上,“属下最近确实愚钝了,王爷息怒,还望王爷点清楚属下。”

    “皇上已下圣旨,蓝氏一族被诛九族!而蓝曼舞现在太妃的身份,皇上已经下旨废黜,直接贬为庶民。”

    “成为庶民的蓝曼舞,嫁娶自由,可懂?”

    司徒建忠的眸子里,渐渐清明起来,“王爷让属下带人追公主,实则是保护公主,想让属下护送公主和舞太妃……不,蓝姑娘到达阐都。”

    “只要南云国的太子,见到了蓝姑娘,看在有了长子的份上,肯定会给蓝姑娘名份。成为南云国太子宠妃身份的蓝姑娘,便可逃过一劫了。”

    “叛逆之罪,罪责九族!当年季氏一族谋反,先皇已让季贞儿姐妹有了先例,此例不可再开,否则国法难维!小舞嫁入别国皇族,便属别国人,我国再无权追究她的家族之罪。”君冥烨道。

    “是!属下懂了,属下一定找到公主的行踪,保护公主和蓝姑娘顺利抵达阐都,面见南云国太子。”

    司徒建忠在树林中,找了一些被砍掉的竹子新鲜切口,但没见到被处理的枝叶之类的残骸。

    “王爷,你看。”

    君冥烨过去一看,“很新鲜,应该不久之前被砍下。”

    “看样子应该是坐了竹筏,前面不远处就有一条河。没找到任何别的线索,也不确定公主是不是从水路走了。”

    君冥烨走到河边,让人下去找,终于找到了一些被砍掉的竹叶和竹子碎块。

    君冥烨勾唇一笑,这个女人,这么小心翼翼,让他找了这么久,才找到线索,竟然都沉入水下了。

    君冥烨让司徒建忠乘船沿着水路去追人,而他再去寻找蓝候王的下落。

    “那个老东西,竟然想用她的人头投诚,本王会先取了你个老东西的首级。”

    ……

    上官清越在水上行驶了一天。

    拿出地图,看了一眼大家现在的位置,按照这个速度下去,走水路的话,还要走个五天才能到和百里不染约好的水亭镇。

    但是要是走水路去阐都的话,也就不过十天的功夫。

    “公主,到达水亭镇,我们走陆路的话,需要十多天才能到达阐都。要不我们先去阐都等舞太妃和百里门主吧。”

    “我也正有此意。”

    南宫鸿雁走过来,“你骗他!”

    “蓝候王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