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95:统统抓起来

    阐都。

    水乡阐都,到处小桥流水,风景如画,楼阁雅致。

    就连行走在街上的男男女女,老幼妇孺,身上皆透着一股书香儒雅气息,不似大君国的百姓,一眼看去各个身强体壮,气息刚毅。

    莺歌看了一眼,处处陌生的地方。虽然大君国的京城也很繁华,但两相对比,还是南云国的阐都更让人赏心悦目,街上小贩售卖的商品,也都新奇精致,从来没见过。

    “小姐,怪不得你一直思念家乡,这里确实不错。”

    莺歌压低声音,搀扶住装扮成娇弱小姐模样,面带面纱的上官清越。

    “怎么?喜欢上这里了?”

    “莺歌自然是公主去哪,我就去哪。”

    南宫鸿雁一路上都冷着一张脸,想让她换下一袭惹眼的黑纱裙,她也不肯。

    上官清越知道,南宫鸿雁在因为她对百里不染失约的事生气。

    已经到了阐都,其余的也顾不上那些了。

    上官清越搀扶了上清老人一把,扬高几分声音,“爷爷,这边有一家看着还不错的客栈,我们今天就住这里吧。”

    “好好好。”

    上清老人已经装扮成一个精神抖擞,穿着锦缎袍衫的老者。

    他们陆续进了客栈。

    穿戴不华丽,也不寒酸,算是十分普通,不容易让人主意到的一伙人。

    店小二给他们安排好了房间,便下楼去准备酒菜。

    上官清越站在窗口,看向人流络绎不绝,热闹非凡的街上。

    “看样子,阐都一片太平。”上官清越稍稍放下心,看了一眼远处皇宫的方向,只能隐约看到金碧辉煌最高的宫殿屋顶。

    上官清越收回视线,店小二也送饭菜回来了。

    “小二哥,我们是从外地来的,也不知道这阐都有什么好玩的,介绍一下吧。”莺歌笑着得灿烂如花,当即迷得店小二七荤八素,滔滔不绝起来。

    “我们阐都好玩的地方可多了!晚上的时候,这一条街都是小吃!各种美味小吃,保证吃的姑娘走不动路。想要看琴棋书画,那就要去临街,全都是字画,还有名家当场作画,只要你有银子,什么大家手笔都能买到。”

    店小二看向公子哥装扮的叶少轩,“想要找漂亮姑娘,自然要去花柳巷!那里的姑娘,各个天下绝色,温婉柔情,保证公子乐不思蜀,不想回家。”

    上官清越对花柳巷自然十分熟悉,她在那里生活了十多年。

    “说到花柳巷,不得不说一位天下绝色了。琴棋书画和歌舞,那是样样精湛,天下无敌!大家都说,那是百年才能一遇的天下第一美人儿,多少人都是慕名而来。”

    “说到这个,就要说不少富商公子,为了能见她一面,不惜一掷千金,争的那是头皮血流。”

    “不过说到这个,就不得不说那一年,这位天下绝色的竞标大赛上,一位白衣飘飘的公子,重透万金,将那美人给买下了。”

    “只可惜,一年前这位金牌花魁,神秘离开了!说是被人赎走了,也有人说,她随着那位白衣飘飘的公子走了,也有人说,她被皇宫里的皇族看上了,去做了宠妃。不过众说纷纭,谁也不知真假,她就那样凭空消失了,成为一代传奇。”

    “至今还有不少富商公子,文人墨客,不惜远道而来,也要去花柳巷看一看,那位传奇美人儿曾经的居所,都成了我们阐都的一大景点了。”

    莺歌悄悄看向安静的上官清越。

    大家都知道,这位店小二说的,就是曾经的上官清越了。

    谁会想到,那正是南云国的嫡长公主,已经为了和亲,远赴大君国。

    周周转转一圈,她又回来了。

    “不知各位要在阐都逗留多久,若能留下十余日的话,正能赶上我们南云国太子大婚,到时候可是一场大热闹!”

    太子大婚!

    上官清越的手,倏然一抖。

    “太子要大婚了?不知娶的谁家千金。”莺歌赶紧问出上官清越心底的疑问。

    “还能是谁,当然是姜丞相的女儿了。”

    上官清越的眼底,猛然一沉。

    姜婉儿!

    姜丞相的掌上明珠,姜皇后的兄长之女。

    他们还真会安排,让姜婉儿成了太子妃,将来就是中宫皇后,外戚大权,还是掌控在他们姜家手中。

    “太子即将大婚,那可真是好啊!这个热闹,一定要亲眼看一看。”上清老人赶紧笑着说,轻轻碰了一下上官清越。

    “那是自然!皇上下旨了,普天同庆,还要大赦天下。而且,太子本就和姜小姐青梅竹马,情意深浓,早就有了婚约,只是一直迟迟没有大婚。”

    上官清越早前也听说,姜婉儿和哥哥有婚约,但哥哥一直拒绝,不肯答应,才一直搁置下来。

    现在既然传出来哥哥的婚讯,显然哥哥已经成功回到了皇宫。

    这也是一个好消息。

    店小二走了。

    莺歌低声说,“公主,太子要大婚了,舞太妃和小南枫怎么办?”

    “我想哥哥只是缓兵之计!他不喜欢那个姜婉儿,不然当年就已成婚。”上官清越道。

    “可现在,他们都要大婚了,太子肯定不会接受舞太妃了。”

    “我们先想办法见到哥哥再说。”

    上官清越看向南宫鸿雁,南宫鸿雁当即明白上官清越的意思。

    “把太子府的地形图给我。”南宫鸿雁道。

    上官清越想了想,“我也很多年没去过太子府了,只知道路线,并不知道府内的设计。”

    到了晚上,南宫鸿雁换上夜行衣,便去了太子府。

    南宫鸿雁搜遍了太子府,也没见到上官少泽。

    “哥哥不在太子府?难道在皇宫?”上官清越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