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96:实在可怜

    上官清越和莺歌,都被押了起来。

    叶少轩倒是没有被擒,站在一旁,神色焦急,“你们陵水派是什么意思!本庄主带来的人,你们也敢拿!”

    青衫女子,双手环胸,怀里抱着一把长剑,脸色毫无情绪,冷声道。

    “叶庄主如假包换倒是真。但这两个人,来历不明,我陵水派,绝不能让不明身份之徒混迹进来!”

    接着那女子又道,“方才进来的时候,前面的人没看紧,但到我青五这里,休想姑息!且不说青峰庄有没有女弟子,身为庄主出门,断然不会带两个女弟子出门吧!”

    “……”

    叶少轩生怕对方伤了上官清越,一脸的苦闷,“她们真的是本庄主的朋友!”

    “怕就怕叶庄主被人诓骗了。”

    “你!你太不讲道理了。”

    “谁说陵水派是讲道理的地方!统统押起来,问出来到底是什么来历!”

    叶少轩赶紧拦住他们,“这位青什么几姑娘,不瞒你说,她们确实不是青峰庄门人,但对你们陵水派的门主,绝对是贵宾。”

    “我们门主向来鲜少露面,没有贵宾。”

    “青什么姑娘,我说的是实话!”

    “闭嘴!”

    “……”

    青五上前一步,站在上官清越和莺歌面前,目光如刃从上官清越的脸上掠过,一把摘掉上官清越头上的发带。

    墨黑的长发如瀑披散下来,再也掩饰不住上官清越倾国倾城的绝美容颜,底下响起一片惊艳的抽气声。

    “你到底是谁!”青五问。

    上官清越不说话,她不会泄漏自己的身份,免得她到了阐都的消息泄漏出去,反而情况不妙。

    谁都不敢保证,这个陵水派里,是不是都值得信任的人。

    “我认识你们门主,也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你小心翼翼看紧进来的人,无可厚非!但你若敢伤我分毫,我断定你们门主也不会轻饶你。”上官清越凌声道。

    青五闷哼一声,“我们门主向来神龙不见首尾,你是什么身份,会认识我们门主。”

    “不信的话,你只管带给你们门主一句话。”

    “什么话?”青五见上官清越目光精锐,气势凉冽,也有些将信将疑。

    “濯濯杨枝一种,韶华正清越。”

    “好!这句话,我会带到!在这之前,你们还是要被押起来!”

    上官清越和莺歌还是被人带了下去。

    叶少轩急得免得揪紧,“青什么姑娘,你听我说,她们……”

    “不用说!”

    青五一扬手,直接转身,束高的发辫飒爽一甩,完全不听叶少轩多言,交代手下一句,就走了。

    “照顾好叶少庄主,别怠慢了贵客。”

    “是,青姑娘。”

    叶少轩被安排在舒适的房间里,他在房中一阵转圈,想要出门,被门口看守的人拦住。

    “本庄主要出去一趟。”

    那两个人冷着脸,不说话。

    “本庄主只是来送请帖,你们居然囚禁我!”

    那两个人还是不说话。

    “你们到底要将本庄主关押到什么时候!”

    青五端着饭菜走过来,直接递给看守的门人,冷着脸道,“等门主有消息,同意放走那两个女子,少庄主便也能离开了。”

    “但若庄主不认识那两个女子,那么少庄主也能走,不过那两个女子……”

    “那两个女子会怎样?”叶少轩赶紧追问。

    “也不会怎样,只是不会再让她们离开陵水派。”

    “这是什么意思?”叶少轩拧起好看的浓眉。

    “陵水派向来有一条规矩,擅闯之人,都会丢入喂狗。”

    “……”

    青五转身离去。

    “你们陵水派太不讲道理了!本庄主带来的人,也敢擅自扣押!连本庄主的薄面都不给!”

    “你回来!我在对你说话,听见没有!”

    青五已经离开了院子,气得叶少轩一把掀翻了托盘上的饭菜。

    “若那两个女子出了什么事,我青峰庄不会轻饶你们陵水派!”叶少轩气得一阵粗喘。

    守门的人,看不下去了,总算开口说了一句。

    “叶少庄主,你也别生气了,青姑娘开始让你们走了,可你们不走。”

    “我们要见门主!”叶少轩喝道。

    “她让你们走,你们不走,自然不会轻易放你们走。”

    “……”

    好不讲道理的女子。

    “你们门主什么时候会有消息?”叶少轩问。

    守门的人摇摇头,“我们也不是经常能见到门主,十天半月,都有可能。”

    “什么?!”

    叶少轩气得在房间里,又是一阵暴走。

    陵水派的门主正是上官少泽,他是太子身份,自然会小心翼翼处理隐秘的身份,想来也不是经常露面。

    现在又是太子即将和姜婉儿大婚,只怕一时半会还真未必会露面。

    叶少轩和上官清越一直在陵水派被关了四天,青五终于有了消息。

    可给他们的消息,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我们门主说了,不认识你们。但看在少庄主的面子上,我会放你们走。”

    “什么?你们门主说不认识我们,怎么可能!”莺歌气得娇容失色。

    “让你们走就快走!不然,就别想再离开这里!”青五脸色一冷,眼光骇人。

    上官清越拉了莺歌一下,三个人只好离开这个陵水派。

    “小姐,我们真的就这么走了?”莺歌不服气。

    上官清越不说话,低头走在前面。

    等出了这个粮店,上官清越看了一眼左右,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