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97:谋划计策

    倾城公子出现在上官清越面前的时候,上官清越的脸上终于有了欣喜的笑容。

    但倾城公子带来的消息,又将上官清越打入冰窟之中,身心俱寒。

    “自从太子回了阐都,我也没见过他了。”

    “什么?!”

    “本来一路上都好好的!太子先一步入宫,我等在外面,可等太子再出来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还让人将我抓起来!”

    “我是一个隐居避世的闲人,又没罪,后来又被放了,驱逐出宫后,就再没见过太子了。”

    上官清越身体一晃,莺歌赶紧搀扶住。

    “离开皇宫,我一直在等见到太子的机会,如今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太子不离开皇宫半步,根本没有机会见到。”

    “怎么会这样?哥哥他……”上官清越一脸吃惊,“难道……难道哥哥也被换了人?就好像我被人冒充一样。”

    “可能不是没有,但是也不一定是!魅影一族能有一两个传人就已属万幸,哪里会忽然冒出来这么多。”百里不染道。

    “那么就有一个解释了,就是宫里出了什么事,哥哥不得不这么选择。”上官清越不住摇头,“也不会啊!哥哥总要给一个暗示,不会一点消息都不流出来。”

    “现在看情况,只有想办法再见到他,才能知道是不是有破绽了。”倾城公子道。

    “这两个月,经历了两次月圆,宫里都没什么消息,想来哥哥的毒还没有异样。”

    上官清越赶紧找到龙珠的盒子,打开盒子,仔细看龙珠内的一团血雾。

    “我日日看龙珠,就担心里面的血雾有任何变化。”

    “美人儿,你也别担心了,或许你哥哥还希望毒性大发,在宫里大开杀戒,将那些试图争权夺利的人,统统都杀了。你哥哥自己之前,不是也这样说过。”

    百里不染试图让上官清越开心起来,但他的玩笑,一点都不能让上官清越开怀。

    “话虽如此,那么哥哥也将毁了自己,南云国也会毁了。现在的南云国,在姜氏外戚的手里,上官一族已经成了生满蚁窝的大树,空有壮大的外表,他们只等机会,一举反扑,直接夺走皇室大权。”

    百里不染安慰地拍了拍上官清越的肩膀,“所以想要保住大树,才要一点一点灭虫杀害,急不得。”

    “我相信太子有自己的想法,唯独担心太子的安危。”倾城公子道。

    “在哥哥大婚之前,必须想办法见他一面。”上官清越垂下长长的眼睫,遮住眼底的纷乱。

    大家都在想办法,可上官少泽不肯出宫,他们又没有办法混入皇宫。

    “我倒是知道一位老臣,对父皇忠心耿耿,或许可以找他帮帮忙。”上官清越道。

    “不可!太危险了!宫中戒备森严,万一你稍有差池,就出不来了。”百里不染直接拒绝。

    “那怎么办?一直坐在这里等机会?”

    “进宫太危险,最好的办法就是引太子出来。最近我也一直在想办法,已经稍有计划。”倾城公子娓娓道来。

    “现在阐都都传,太子很宠爱准太子妃,我们不妨从那个姜婉儿身上入手。”

    “从姜婉儿身上?”

    “公主想来应该也知道,姜婉儿爱舞。”倾城公子的眼底,掠过一道幽光。

    上官清越点下头,“小的时候,我见过她,她确实很喜欢歌舞,而且爱舞如命。只要是阐都流行的歌舞,她都要亲自去学。而且姜婉儿的天赋极好,看两遍,基本就学会了。”

    “所以,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上官清越一点即透,“倾城公子的意思是,编排一只阐都现在没有且又十分流行的歌舞,引姜婉儿出来?”

    “这一只歌舞,最好能给太子暗示!只要太子想见我们,定然会想办法,亲自陪着姜婉儿来欣赏歌舞。到时候,我们就有见到太子的机会了。”

    “最近我便在想用这个办法引太子出来,只可惜我擅长舞弄药草,诗歌舞蹈方面,实在不在行。正在想着,要不要找阐都最出名乐师,编排一只歌舞,没想到公主便来了。”

    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看到希望的笑容。

    “就定在阐都最出名的酒楼牡丹阁好了,那里一向都是达官贵人出入的场所。有好的歌舞,很快就传开了。”

    “公主和我想到了一起,乐师也联系了,只是还没定好什么曲风。”倾城公子道。

    上官清越看向南宫鸿雁和莺歌,“我肯定不适合露面,在阐都,认识我的人太多,我可以幕后编排歌词和舞蹈。”

    莺歌一怔,赶紧摆手,“公主,让我冲锋陷阵可以。歌舞?还是算了,我从来不会哼曲跳舞。”

    莺歌赶紧看向南宫鸿雁,“南宫郡主肯定可以!她是皇族出身,从小肯定诗词歌赋。”

    “我也不会,很小就去习武学封印术了!从没接触过诗词歌赋。”南宫鸿雁也赶紧退后一步。

    上官清越的视线落在叶少轩和百里不染身上。

    “我们是男子!”

    “怎么能上台表演!”

    “我肯定不能上台!”上官清越为难了。

    “我在考虑,要不要教一个舞娘来完成这件事。”倾城公子说。

    “再培养舞娘,不能保证是不是和我们一条心。新人新面孔,全新的舞蹈,才更新鲜,姜婉儿才更有可能出来亲自现场欣赏。”

    “让我来吧。”

    蓝曼舞忽然推门进来,脸色苍白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