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98:终于见到他

    蓝曼舞留在了牡丹阁。

    她给自己起了一个艺名,叫“清歌漫舞”。

    这一个富有寓意的名字,大家都盼着上官少泽听说后,能参透其中的涵义。

    蓝曼舞在牡丹阁的表演,很快就开始小有名气,很多达官贵人富家子弟慕名而来,欣赏这位既带着大君国刚毅飒爽,又不失南云国女子温婉纤柔的舞姬。

    芸娘见蓝曼舞确实是可造之才,便开始花大价钱捧她。

    蓝曼舞琵琶弹奏的还不错,和上官清越一起编排的歌舞,也开始有了用武之地。

    芸娘愿意为蓝曼舞壮大声势,以“天下绝色之舞”为噱头,引来观客无数,牡丹阁内座无虚席。

    蓝曼舞带着薄弱蝉翼的面纱,在一片翻飞的红色薄纱中,边弹琵琶边歌舞,优美哀婉的曲调,繁杂曼妙如天外飞仙的舞技,让场内一片寂静。

    蓝曼舞唱到情深婉转处,场内竟然不少人跟着潸然泪下。

    一曲落幕,场内掌声雷鸣。

    蓝曼舞看着满场轰动,终于红着眼眶笑了。

    她做到了!

    现在整个阐都,只怕都知道了,在牡丹阁新来了一个叫“清歌漫舞”的舞娘,歌舞一绝,堪称阐都第一。

    想来这个消息,也会很快传到姜丞相府里,被那个爱舞如痴的姜婉儿知道。

    那么在皇宫中的阿哑……

    他会不会听出来是她的名字?

    蓝曼舞仰头看着遥远的皇宫方向,眼角泪滴渐渐滴落。

    蓝曼舞走下舞台,芸娘激动地用绢帕擦拭眼角迎上来,“小舞,你太厉害了!我掌管牡丹阁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绝妙的歌舞表演……”

    接着,芸娘又说,“你一来牡丹阁,牡丹阁的收益居然比往年最好的时候还要好!我要赏你,厚厚的赏你。”

    芸娘不是那种吝啬的老板,只要手下人认真做事,给的待遇都不错。

    蓝曼舞笑着说,“芸娘姐,我很感激你能赏我一口饭吃,你给我的银两,已经足够了,我不要更多的赏赐!”

    她的目的只是见阿哑,钱财于她根本不重要。

    “你不是缺钱?你不要?”芸娘一惊。

    蓝曼舞见说错了话,脸色一白,一时间不知用何言辞来搪塞过去。

    “芸娘姐,我的意思是……是……”

    “哼!”

    一道女子的娇哼传来,“她的意思是,不看眼前小利,人家是想攀上阐都第一,南云国第一舞姬的鳌头上!野心大着呢!”

    说话的正是之前牡丹阁的台柱雪梨花。

    这个雪梨花的歌舞一直都是牡丹阁第一,可自从蓝曼舞来了,她的风头直接被蓝曼舞夺了去。

    蓝曼舞见雪梨花给自己解了围,笑笑道,“是啊!只要成为第一舞姬,想要多少钱没有!我现在只想将名声打出去!”

    雪梨花一阵讽刺娇笑,“你想做南云国第一?就你那三脚猫的舞技,连给之前醉梦楼的金牌花魁月儿姑娘提鞋都不配!那才是阐都第一,南云国第一,天下第一!”

    “若不是那月儿姑娘被人赎身离开了这个场合,哪轮得到你出来抛头露面!”

    牡丹阁虽然不是青楼,却是凭借歌舞表演为生,和个大青楼的歌舞表演一直都有较量。

    青楼有卖身的女妓勾引客人,牡丹阁只能在歌舞上更加精益求精,才能招揽更多的生意。

    蓝曼舞知道,雪梨花说的人,应该就是上官清越。她浅笑一下,声音平淡地说道。

    “我相信,我的琵琶吟,不管是弹奏,还是曲调,舞技,都不善于学习,别人想要效仿,可寻不到其中精髓,一时半会儿,绝对不会出现超越者。既然有人说我现在是第一,那么我也承认自己是第一。”

    “你!少在我面前狂妄自大!乳臭都没有退干净,还想当第一!”

    蓝曼舞还是浅笑怡人,“我确实年纪还小,不如梨花姐年纪大。可正因为我年纪小,才能有前途!离年老色衰还远,前途更加锦绣。”

    “你,你……你居然嘲讽我老!”雪梨花捂住自己娇媚的一张脸,气得娇唇一阵哆嗦。

    “我可没有这样说。”

    “好了,梨花!现在小舞确实给我们牡丹阁带来了更好的前景。”芸娘呵斥一声。

    雪梨花看了看芸娘,又看了看蓝曼舞,“我会证明,我比你强!”

    雪梨花气愤地转身离去。

    蓝曼舞的“琵琶吟”开始在阐都盛行,不少千金小姐还有楼阁舞姬纷纷效仿,但蓝曼舞又弹又唱又跳,实在太难,当年也只有醉梦楼的月儿姑娘才能做到将三者搭配的完美无瑕。

    尤其这首曲子中的舞蹈,很多姿势都十分难,极难学会。

    姜婉儿在丞相府见人跳了这支舞,当即就喜欢上了,让下人将看来的跳一遍,她也跟着学了一下,但很多姿势都觉得很别扭。

    也正是因为难学,才会逼着姜婉儿亲自去现场观赏蓝曼舞表演。

    然而蓝曼舞却不是日日在牡丹阁表演,尤其这曲“琵琶吟”,半个月才表演一次。就是有人花大价钱,也请不动“清歌漫舞”上台。

    芸娘因此很不能理解,“小舞,正是趁热打铁的时候,才能将你的名声更快地推出去。现在外面很多人,都是高官和高官之后,我们牡丹阁可得罪不起。”

    “芸娘姐,好东西吃多了,可就腻了。越是难以实现,才越吊人胃口。什么高官,谁的面子都不卖!”

    芸娘当即了然过来,惊喜看着蓝曼舞,“你这个小丫头,莫不是背后有高人指点?怎么这么多门道。”

    蓝曼舞笑而不语,依旧任由外面不管怎么高喊,就是不肯露面。

    “芸娘姐,我先回家一趟,明天我会早点来排练。”

    “好,我派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芸娘姐,我想一个人走走。”

    蓝曼舞换了素装离开牡丹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