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00:奸计不会得逞

    上官清越被侍卫押了进去。

    上官清越跪在地上,吓得唯唯诺诺地一直说。

    “太子,奴婢知罪,奴婢知罪,太子若不满意,奴婢便再去做一片云糕,太子千万不要责罚奴婢。”

    上官少泽低眸看了一眼上官清越,声音噙怒。

    “办事这么不利,你们牡丹阁是怎么安排!竟然让你来给本太子送糕点!”

    上官少泽用力一敲桌子,“将这个人丢出牡丹阁!不要再接近本太子!看到就晦气。”

    上官清越被侍从押起来,直接丢出牡丹阁。

    上官清越被摔在地上,一个劲地哭着求饶,眼底却浮现一抹欣喜。

    她见门被关上,侍从也走了,赶紧爬起来,见四下无人,街道昏暗,便去找了个更为隐秘的地方,悄悄将落在掌心中的字条展开。

    “为兄身边眼线太多,实在不便见面。万事小心,静待佳音。”

    上官清越阖上字条,将字条塞入口中吞入腹中。

    “哥哥,你也要万事小心。”

    上官清越再进不去牡丹阁,只能暂时先回去。

    芸娘听说有人得罪太子不悦,赶紧过来赔礼道歉,却被上官少泽愠怒打发了。

    芸娘看向莺歌和南宫鸿雁,“就不该收容你们进来!以为牡丹阁缺人手干活,反而给我惹麻烦!小舞那么厉害,怎么有你们几个这么不成气候的姐姐。”

    “是是,芸娘姐,我们知道错了。”

    莺歌赶紧道歉。

    南宫鸿雁却冷着一张脸,一声不吭。

    她虽然是杀手,也混迹江湖,可她终究是皇族郡主的身份,岂会对一个歌舞场合的老板娘唯唯诺诺。

    “还不赶紧去干活!这一次你们两个千万别给我闹一点乱子,否则小舞也保不住你们!”

    “是是……”

    蓝曼舞一直为姜婉儿跳舞跳到很晚,跳得双脚疼痛筋疲力竭。

    姜婉儿显然不会心疼旁人,只急于想要学会琵琶吟,好亲自表演给上官少泽欣赏。

    蓝曼舞的嗓子也唱哑了,话都难以说出来。

    姜婉儿也是见蓝曼舞实在跳不动了,才开恩放过她。

    “天也不早了,我也要休息了,你回去吧!明天早上一早起来你就过来,把你会的统统都跳给我看。”

    “是,姜小姐。”

    “虽然我现在还不是太子妃,但大家都已经称呼本宫为太子妃了。”

    “是……太子妃……”

    姜婉儿满意一笑,“本宫就喜欢懂事的。”

    蓝曼舞拿着姜婉儿赏赐的银子出来,正好撞见牡丹阁的两个侍女,直接将银子丢给了那两个侍女。

    两个侍女乐得开了花儿,“谢舞姑娘,谢舞姑娘……”

    雪梨花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气得咬牙切齿。

    “得宠的人就是不一样,一锭银元宝都不放在眼里了。清歌漫舞,我看你能得意多久!”

    蓝曼舞真的累得筋疲力竭,回到房间就瘫在床上动弹不了。

    莺歌赶紧过来帮她按摩双腿。

    “公主已经被轰出去了,显然已经和太子接触到了。若顺利,再咬牙忍两天,送走太子和太子妃,我们也能出去和公主接应。”

    莺歌压低声音说。

    南宫鸿雁推门进来,小声说,“我悄悄去见过公主了,太子放了话,让我们万事小心。”

    蓝曼舞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所有的疲惫尽扫,“这么说来,他认得我们,也认出来我们了!”

    “太子说,他身边眼线太多。”

    蓝曼舞赶紧扑向南宫鸿雁,哀求道,“南宫郡主,你帮我,帮我见他……我知道,只有你能帮我找机会。”

    南宫鸿雁没忍心拒绝,“好!我帮你创造太子独自的机会,让你们见一面。”

    “谢谢!真的太谢谢你了。”

    蓝曼舞激动的热泪盈眶。

    深夜的时候,南宫鸿雁换上夜行衣,从太子的房间旁飞身而过,有人大喊刺客,纷纷去追。

    上官少泽机警醒来,还以为上官清越要见自己,故意闹的一场戏,赶紧命令所有人去追。

    “你们几个,还不快去保护准太子妃的安危。”

    上官少泽屏退了身边的人,也赶紧匆匆往外走。

    这个时候,阴影中,出来一道披着黑色披风的女子,一把拉住上官少泽。

    “阿哑……”

    低沉沙哑的声音,几乎听不清楚是谁的声音。

    但一声阿哑,唯独一人专属的称呼,让上官少泽心口一怔。

    “你是谁!”

    蓝曼舞赶紧摘掉头上的帽子,“是我啊,小舞……”

    “哦!舞姬清歌漫舞!深夜找本太子有何事?”

    “你……”

    蓝曼舞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一副陌生嘴脸。

    “我不相信,你不认得我了!你都认得大姐,怎么会不认得我……你放心,现在真的没人,你不用和我假装陌生的。”

    上官少泽低头望着蓝曼舞一双放着星光的眸子,声音低沉地道。

    “这位舞姑娘,本太子是南云国当朝太子,根本不是你口中的什么阿哑,你再敢纠缠本太子,休怪本太子将你抓起来。”

    上官少泽转身就要走,蓝曼舞赶紧一把拽住他,急切地说。

    “怎么可能!我们在一起相伴那么久,你怎么可能将我忘记的这么彻底!我不相信,不相信你一点都不认得我了!”

    “如果你真的有什么苦衷,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啊!这么好的机会,千万不要错过……”

    蓝曼舞沙哑的声音哽咽了,“我千里迢迢来寻你,跋山涉水,危险重重,你不要这么绝情好吗?”

    上官少泽深黑的眼底依旧漆黑如墨,没有任何反映,更没有丝毫情绪的浮动。

    他忽然发力,一把将拽住自己的蓝曼舞推开。

    蓝曼舞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