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01:自杀

    蓝曼舞一早醒来,就听见一声女子刺破双耳的尖叫。

    整个牡丹阁都乱糟糟起来,到处都是奔走的脚步声。

    随即就有人大喊,“杀人了,杀人了……”

    蓝曼舞吃力从床上爬起来,昨天跳了那么久的舞蹈,现在浑身都疼。

    莺歌一夜都陪着蓝曼舞,听见外面的声音,便搀扶蓝曼舞起身推门出去。

    院子里都是人影,女子们吓得低叫不安,而侍卫们却已将雪梨花的房间死死守住。

    蓝曼舞询问面前的几个舞姬,“出什么事了?”

    “舞姑娘,梨花姐死了!”

    “什么?梨花姐死了!”蓝曼舞的脸色,瞬时煞白。

    “是啊!早上侍女进去唤梨花姐起床,就发现梨花姐上吊自杀了。”

    “自杀?!”

    蓝曼舞更加吃惊了,却不敢多说什么,免得招人怀疑。

    昨天晚上还见到了雪梨花,她还一副信誓旦旦要和她敌对到底的表情,怎么会忽然自杀?

    这个时候,就有人说。

    “梨花姐的气焰一直很高,自从舞姑娘来了我们牡丹阁,梨花姐的风头都被抢了!为太子妃表演,又没得到太子妃的赏识,定然是因此心灰意冷,才会自杀。”

    芸娘不住擦拭眼泪,驱散所有女子,“大家都回房间去,太子和太子妃还在牡丹阁,不要惊扰了太子和太子妃!”

    芸娘强壮镇定,在这个时候必须压住场面,才不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上官少泽和姜婉儿听说这里死了人,很是恼怒,双双匆匆离开牡丹阁,免得沾染晦气。

    芸娘跪着送走太子和太子妃的车驾,整个人都瘫在地上。

    “没想到,竟然闹出了这种事,牡丹阁要亡啊……”

    “是啊,牡丹阁死了人,谁还会再来牡丹阁……”底下的舞姬们都窃窃私语起来。

    “这梨花姐也真是的,在牡丹阁这么多年了,怎么死了还要拽着牡丹阁所有人跟着不好过。”

    “看来牡丹阁真的要倒闭了,谁会喜欢来一个死了人的地方寻欢作乐。”

    芸娘目光苍白,毫无焦距地看着眼前,“我这一生心血,都放在牡丹阁上!”

    芸娘起身,对众人挥挥手,“今日得罪了太子和太子妃,若上头落罪下来,我芸娘一人承担。你们想走的,到我这里来领钱。牡丹阁暂时停业整顿,概不接客。”

    大家低着头,不说话。

    她们都是牡丹阁的老人了,芸娘对她们又好,一时间还真不舍得离开。

    “趁着太子和太子妃还没降罪下来,你们赶紧走。”芸娘道。

    不少人含着眼泪领了钱,收拾东西离开了牡丹阁。

    蓝曼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没想到偌大的牡丹阁,一夕之间人都跟着走空了。

    “小舞,你怎么不走?”芸娘吃惊看着蓝曼舞。

    “我不走,我要陪着芸娘姐。”

    蓝曼舞已经隐约察觉,雪梨花的死,只怕和上官少泽有关。

    是她的原因,害死了雪梨花,连累了牡丹阁。

    “你不怕被牵连?”

    “我相信太子处事公允!有人自杀,不是牡丹阁的错,不会降罪下来!就算降罪下来,我也陪着芸娘姐。”

    蓝曼舞这话是发自内心的。

    芸娘感动不已,泪水摇摇欲坠,“没想到,跟了我多年的老人都走了,反倒是你一个新来的却留了下来。”

    “芸娘姐,我相信牡丹阁一定会重整起来!”

    芸娘点点头,不想说什么,一个人去处理雪梨花的尸体。

    蓝曼舞心虚,不敢去。

    莺歌便去跟着帮忙。

    雪梨花被下葬在了阐都外面的山上。

    芸娘跪在坟前焚烧冥钱。

    “雪梨花从十岁就跟着我,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她虽然气焰高,不允许别人超越自己,却不是自暴自弃的人,怎么会轻易自杀。”

    “唉,她怎么这么想不开……”

    芸娘哭了一阵。

    蓝曼舞送芸娘回牡丹阁。

    芸娘拉着蓝曼舞的手,她闭着眼睛说,“小舞,你回去吧。”

    “我留下来陪你。”

    “你还有孩子照顾。”

    “芸娘姐……”蓝曼舞一惊。

    “虽然你没说,我也没问,但我看得出来,你刚生过孩子不久。你的舞裙上,有泄漏出来的奶水痕迹……”

    蓝曼舞低下头,“对不起芸娘姐,我骗了你。”

    “芸娘姐看得出来,你是个善良的女子,若不是有苦衷,不会骗人。”

    “孩子的父亲,要娶别人了,不要我们母子了……”蓝曼舞叹息一声,“我来阐都,就是为了来找他……”

    “找到了吗?”

    蓝曼舞摇摇头,“没找到,也不想找了,他都要成亲了。”

    芸娘叹息一声,“都是苦命的。孩子离不开母亲,你先回去照看孩子吧!芸娘姐经历过大风大浪,这点事击不倒我。”

    蓝曼舞回到客栈,大家都沉默无言。

    他们还以为能有机会,和上官少泽好好商量一下对策,没想到闹出人命,上官少泽和姜婉儿直接回宫了。

    再找机会接近上官少泽,只怕就难了。

    晚上的时候,芸娘拖着有些无力的身体来客栈找蓝曼舞。

    “芸娘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怎么来了。”

    “小舞,准太子妃派人来传话,让你入丞相府教导她歌舞。让你收拾收拾,明天一早就派人来牡丹阁接你。”

    “对方不知道你的居所,我怕你不方便,就暂时打发了,特地来给你传信。”

    大家对视一眼,心下喜忧参半。

    “去丞相府固然好,便有机会见到太子了!但小舞的情况,只怕不能很好控制自己的情绪,万一……万一冲动,坏了大计……”

    大家都有这个想法,一时间沉默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