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02:他们在利用你

    蓝曼舞刚要走下舞台,没想到走出来一个魁梧健壮,透着威仪霸气的身影。

    之前蓝曼舞就想,台下几个欣赏歌舞的人,一脸神色木讷,也不见得穿戴多么华贵,居然出得起那么高的价钱,让芸娘亲自去请她回来跳舞。

    当看到站在面前,已经须发雪白,面容虽已老了很多,依旧刚毅威武的人,蓝曼舞整个人都石化了。

    “小舞!”

    浑洪的声音响起,空荡的大厅里,隐约浮现一道回音。

    蓝曼舞娇躯一晃,也不知是激动,还在恐惧,抑或是寒心,心口一阵乱跳。

    “居然是你!”蓝候王也很震惊。

    蓝曼舞终于反映过来,慌忙跪在地上,高声唤了一声。

    “小舞参见王父!多年不见,王父……王父老了许多……”

    蓝曼舞的声音很高,只怕在大厅之外的人,都能听见声音。

    蓝候王目色一凛,当即明白,蓝曼舞多半是给外面的传递信息。

    蓝候王对身后的人,递个眼神,“去!”

    几个人当即会意,赶紧冲出去找人。

    蓝曼舞一脸惊慌,“王父!你要做什么!”

    “哼!做什么?”蓝候王的眸子,渐渐眯起来,“和你在一起的人,不是有公主?他们挟持你,一路逃亡!”

    “王父,你怎么能这样说!公主从来没有挟持我!”蓝曼舞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外冲。

    今天陪着她来牡丹阁的人,正是上官清越和莺歌,就候在后面等她。她们一定不知道,高价请她来跳舞的人,居然是要杀了上官清越的王父。

    她绝对不能让王父伤害大姐。

    然而蓝曼舞刚跑了一步,就被蓝候王一把拽住纤细的手臂。

    王父的大手,十分有力,还像小时候一样,好像有力的重锤。只是小时候,王父抚摸她,或者抱起她时,动作都是轻柔充满慈祥的父爱,会对她说……

    “小舞最讨王父喜欢,是众多郡主中,长得最漂亮的一个。”

    而现在,王父的大手好像铁钳,要将她细瘦的手臂捏碎。

    蓝曼舞痛得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娇唇颤了又颤,低声说,“王父,收手吧……好不好……既然已经逃出来了,一切就都重新开始。”

    她可以忘记,王父之前想要杀了她和孩子的事,这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虽然多年没有见到了,但血脉亲情依旧骨血相连。

    她也愿意相信,当时王父应该是没吩咐清楚杀手,杀手才会要将他们一伙人全数斩杀。

    “王父……”

    蓝曼舞哽咽着,已说不出话来,眼泪珠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蓝候王的手,忽然松动了几分,目光幽深不明地望着她,“你个傻丫头,他们只是利用你,故意让你们混入在他们的队伍里,为他们保命。”

    蓝曼舞不想说,王父的借口好牵强。

    她哪里是能给大姐保命的护身符,若不是因为她,大姐也不用从大君国为了护送她一路南逃到南云国的阐都。

    “王父,不管原因是什么,我都希望你不要……”

    蓝候王显然不想听蓝曼舞说话,“别像颜儿一样,被短暂的利益蒙蔽双眼,看不清楚现实!这个世上,能给自己更多的人,只有你自己,别人的施舍永远只是施舍!在他们懒得再施舍你的时候,一切都会讨回去!”

    “所以父亲不甘心将来皇上可能削除候王之位,还有王父的兵权,便开始谋划谋反?王父有没有想过,你的作为,并未换来蓝氏一族更好的未来,反而害了整个蓝氏一族!”

    “诛杀九族,几百口的性命,都因为王父而葬送了……”

    “啪”的一声脆响,蓝曼舞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摔在地上,侧脸火辣辣的剧痛。

    “只要本王在,蓝氏一族便没有亡灭!”

    蓝候王愤怒地低吼一声。

    这个时候,他的手下人回来,两手空空,对蓝候王摇摇头,没有找到任何人,牡丹阁现在只有芸娘一个人。

    芸娘被人押上来,强迫跪在地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这里只是歌舞场合……”芸娘见蓝曼舞被欺负,很生气。但她的话没说完,就被人给了一记响亮的耳掴子。

    芸娘的脸颊被打得歪在一旁,唇角渗出血丝来。

    看到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芸娘终于不敢再开口了。她也想明白,这群人方才搜遍牡丹阁,多半是为了找和蓝曼舞一起来的那两个女子,幸好她们嗅到不对劲的味道,已经先走了。

    蓝曼舞双手撑在地上,发髻松散,零碎的长发垂落在脸侧,半遮半掩住她红肿的面颊。

    “王父,何必还在执迷不悟呢。”

    蓝候王一把揪住蓝曼舞的衣领,“小舞,你和颜儿不同,你是嫡出,你才是我们蓝氏一族真正的郡主!你从小就被王父悉心栽培,你怎么还没有领会到王父的一片苦心?”

    “如果王父的苦心只是为了维护整个家族,那么小舞能领会到!但若王父是为了谋朝篡位,那么小舞穷其一生也领会不到王父为达野心的苦心。”

    蓝候王真想再给蓝曼舞一巴掌,但想了想,手又垂了下去。

    蓝曼舞从父亲的眼里,没有看到任何心疼和垂爱,反而看到了一抹算计。

    “小舞,如果你能乖乖听话,王父便带着你,在阐都暂时安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