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03:我来帮你报仇

    上官清越的眼底掠过一抹幽光。

    “如果蓝候王能牵住姜皇后还好,那么就有好戏看了!蓝候王气焰很高,断然不会忍受被一个女人压制的恶气,他们早晚翻脸。”

    到那个时候,会是除掉姜皇后的一个很好机会。

    只是盘根错节的姜氏一族,只怕没那么简单全数铲除。

    大家都才对了,蓝候王果然是想让蓝曼舞给姜婉儿献舞,博得太子妃的好感,便也能和姜丞相有了说上话的机会。

    蓝候王是大君国落魄的王族,姜丞相对蓝候王的接待,虽然没有太隆重,但也没有太寒酸。

    落魄的凤凰不如鸡,蓝候王对此心中怀恨,隐隐将这笔账记下,等到见到姜皇后,就是他再度风生水起的时刻。

    姜婉儿之前就很喜欢蓝曼舞的歌舞,“没想到,你竟然是蓝候王家的郡主,之前怠慢了。”

    话虽如此说,姜婉儿对蓝曼舞可没什么亲善。

    姜婉儿即将成为太子妃,未来的南云国皇后,从小的高贵还有端庄,自带一股母仪天下之风。

    蓝曼舞对姜婉儿心中千千结疏散不开,勉强维持脸上的平静,心下纠结万千。

    明日就是姜婉儿和太子大婚了。

    蓝候王和蓝曼舞都在丞相府住下了。

    “等本宫入了太子府,你便也搬进来,你之前的琵琶,本宫还没学会!”姜婉儿道。

    蓝曼舞心中一喜,还以为入了太子府,就有机会见到上官少泽。

    即便忍着疼痛,看到他迎娶了别的女子,看着他和那女子柔情款款,深情密意,可还是没有得到任何接近上官少泽的机会。

    姜婉儿远没有表面看着那么简单,她才不会给一个容色年轻漂亮,又有些身份背景的女子接近太子的机会,更不会让任何一个女子,将来分拨自己的男人。

    即便上官少泽将来是皇帝,三宫六院避免不了。

    但她是姜家的女儿,姜家就是有权利让皇上废黜六宫,不敢纳妃纳嫔。

    现在皇宫中的皇上,就只有她姑母一位皇后。姑母的手段和手腕,她一定要好好学习,抓紧身边的男人,不管用什么办法。

    上官清越让青五给哥哥传递了消息,想要询问一下母后的情况。

    终于等了几日,哥哥那边回了消息,却是让上官清越心碎成粉的消息……

    “美人儿,你哥哥回了什么?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百里不染很担心。

    “哥哥居然告诉我……母后在当年就已经过世了……密室里做成人彘的女人,根本不是母后……”

    上官清越伏倒在桌子上,啜泣起来。

    “我一直的坚持,居然都变成了笑话。”

    正是因为姜皇后用母后威胁自己,她才会远赴大君国和亲,可没想到,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充满谎言的阴谋。

    蓝候王躲进姜丞相的丞相府。

    君冥烨再没有机会将蓝候王抓出来,毕竟只身在南云国的京都,与南云国的高官发生冲突不好。

    他打算入宫觐见,让南云国将蓝候王这个罪臣贼子交出来。

    在入宫之前,他通过眼线,找到了藏身在陵水派的上官清越。

    当君冥烨一袭黑袍,气息霸气地出现在满囤粮仓,伙计赶紧迎上来。

    “敢问这位公子,想买什么粮食?”

    “一斤小米,两斤稻米,混在一起,加一把红豆进去!红豆不能多,也不能少,正好十二颗。”

    活计笑了,“公子这是要做什么?十二颗的红豆,不好称称,要不多来一些红豆,公子回去自己数着红豆下锅就好了。”

    “我多给你一些银子,你给了我十二颗红豆就好!”

    活计依旧笑了笑,“好嘞这位公子,里面请,喝口茶,马上将米包好给公子。”

    暗语全部对上,君冥烨也被活计引入后堂饮茶。

    上官清越见到君冥烨的时候,脸色瞬时冰寒一片,没有任何温度。

    “你竟然能找到这里来。”

    君冥烨站起身,踱了一步,又定住,目光深邃黝黑地凝着上官清越,唇角动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上官清越也不看他,也不说话,一时间格外的安静,几乎能听见前院里,活计称量米面的吆喝声。

    “五斤面粉称好……”

    “十二斤玉米粉好……”

    过了良久,君冥烨终于开口了。

    “你终究还是回来了。”

    上官清越一笑,“这里是我的家乡!之前也有旨意遣送我回来!现在,我终于回来了,不是顺应旨意。”

    君冥烨咬紧牙关,俊脸上的肌肉动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只是目光多了一些叹息。

    上官清越低下头,不想迎视他火热的目光。

    “你若能安静呆在这里也好。”这里确实很安全。

    “我要报仇!”上官清越的眼底,浮现深浓的恨意。

    “我可以帮你!”

    上官清越冷笑,“自己的血仇,当然要自己亲自动手,才能消除心头之恨。”

    “你以为,你到了阐都,姜皇后会不知道?她只是暂时将精力都放在太子大婚上,如今你哥哥已经娶了她的亲生侄女,正是空出手来对付你的时候。”

    所以君冥烨才急于和上官清越碰面,生怕她有危险。

    “你以为你入宫去和姜皇后要人,她会给你?你是大君国的冥王,你的手上染了很多南云国将士的鲜血,你觉得南云国的人,对你会存有什么心思!”

    “我是冥王!谁敢动我!”

    “他们是不敢,可你的处境,只身在南云国,也未必安全。”

    君冥烨沉默了,过了稍许,声音低缓下来。

    “你担心我?”

    上官清越心口一颤,视线缓缓抬起来,落在君冥烨那黑了一些的肌肤上,这才仔细看到,他的下颚上也多了一层青涩的胡茬。

    看上去,更添男人野性的味道。

    君冥烨忽然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