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05:嫁为侧妃

    姜皇后见姜丞相一直不说话,恼了。

    “别以为婉儿嫁了他,就真当他是你的女婿,半个儿子!上官少泽这个人,可没他父皇那么好牵制!”

    “他之前一直不肯娶婉儿,这次回来忽然松口,本宫就觉得奇怪!盯了他两个月,没见任何动向,老实乖顺的很,还以为他真的怕了,愿意低头。没想到,只是暂时屈服,一直在暗地里搞小动作,试图反扑!”

    姜皇后气得娇喘,保养极好的脸上,也因为愤怒,在眼角眉心处纠结出细碎的纹路。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本宫辛辛苦苦一辈子的心血,绝对不能毁了!”姜皇后一把推翻桌子上的茶壶,冷茶洒了满桌满地。

    姜丞相依旧规矩地含胸立着,不说话。

    姜皇后凤眸凝向姜丞相,口气缓和了几分,“兄长,婉儿是本宫最疼爱的侄女,也心疼她一片痴心只系着一人,但在整个家族的大计面前,不容含糊!日后本宫,定会为婉儿选个更好的夫婿。”

    姜丞相总算恭敬地抱拳,说了一句,“那是自然!为兄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掌上明珠般供着养着,婉儿就是我的命根子。”

    姜丞相现在在朝堂上,可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除了受命于自己的妹妹姜皇后,就连当朝皇帝见了他,也要客客气气地笑上一笑。

    姜丞相在朝堂上可谓是呼风唤雨,威风无限,身为丞相,已经有人在私底下唤他一声“千岁”。

    但姜丞相此生有一个莫大遗憾,就是他一直没有儿子,只有姜婉儿一个女儿。

    即便姜丞相府内妻妾成群,可就是生不出儿子,即便生出来,也都几岁夭折长不大。

    姜皇后为皇帝也不过就生了一个公主,膝下无子。

    他们想要颠覆南云国,称皇称帝,总要传承子孙,方有意义。

    他们之前,一直都想驯服上官少泽成为他们的傀儡,但上官少泽看似温顺,实则满身逆鳞,实在难以调教。他们打意让上官少泽迎娶姜婉儿,只要姜婉儿生下儿子,也便在皇族有了他们姜氏的子孙。

    到时候扶持幼子上位,更改国姓便也轻而易举。

    但上官少泽一直不肯迎娶姜婉儿,姜皇后一怒之下,便生了神不知鬼不觉毒死上官少泽的心思。

    可没想到,上官少泽竟然又活着回来了。

    这一次回来,上官少泽终于妥协,愿意娶姜婉儿为太子妃,且对姜婉儿的感情也在逐渐升温,实在让人欣慰。

    姜丞相爱女如命,因为姜婉儿的关系,一直不忍对上官少泽下死手。

    之前上官少泽失踪半年之久,姜婉儿已经瘦成皮包骨,一直吵着,“太子不回来,我也不活了!就算我死不成,也要削发为尼,一辈子不嫁人。”

    直到上官少泽回来,也总算救了姜婉儿一条命,不然那个执拗的丫头,真的会将自己饿死在闺房之中。

    姜丞相一直都希望,只要上官少泽成为他们姜氏一族的傀儡,只要姜婉儿生下皇子,那么凡事或许有个折中的选择。

    但在这段日子,姜皇后越来越宠信姜氏旁系的表弟姜奉天,姜奉天正是朝中的大将军,权利很大,姜奉天也在使尽浑身解数讨好姜皇后。

    姜奉天家倒是有两个儿子,一表人才,也在朝廷里是大将军,平日里进出皇宫,时常侍奉在姜皇后身侧,俨然已被姜皇后当成自己的儿子一般看待。

    时常将一些珍奇古玩赏赐给那两个表侄,还拉着他们的手说,“这么好的孩子,姑母将来定给你们选一桩极好的婚事,才能配得上我们姜家的儿郎。”

    姜丞相一直想,姜奉天的两个儿子,盯上的到底是姜皇后的权利,还是姜皇后膝下的公主。

    如果是后者,那便好笑了。

    姜皇后费尽心力也要除掉上官清越,正是为了给自己的爱女铺路,姜皇后野心博大,岂会看上族里小小的将军做自己的女婿。

    但姜皇后膝下无子却是事实,若动了扶持旁系姜氏子孙的念头,也不无可能。

    姜丞相这样一想,愈发觉得心寒。

    若真有一日,大权旁落,他即便是朝廷上呼风唤雨的丞相,也只是一时风光。他现在已经年过半百,再长寿也不过二十多年的光景,穷其一生追名逐利,倒头来反而给别人做了嫁衣,岂不寒心。

    姜丞相的心思,千回百转一圈,微微一笑。

    “皇后娘娘也莫急,且看看风声再说。太子的身边,我们可是安插了很多眼线,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接着,姜丞相又道,“现在最为紧要的是,蓝候王一直想要面见皇后娘娘,而皇后娘娘也选择将他暂时护在南云国,不过也是看上蓝候王说的宝藏和残留的兵力,想要纳为我们所有。”

    “他那里不急,先吊着,才能压低他王侯的傲骨,真正屈服下来。”

    “皇后娘娘就不怕,他有宝藏在手,又有兵力,自己反而自立为王去了……”姜丞相的话没有说下去。

    姜皇后眸色一沉,眼角一紧,“大君国的烈马向来难驯,还真得小心一点。午后,兄长便带他来见本宫吧。”

    出乎姜皇后和姜丞相意料的是,上官少泽意气满满地去见君冥烨,居然也碰了一鼻子灰,还被指着鼻子喝骂,说上官少泽算什么东西,他君冥烨十四岁就已在封地操兵练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