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06:龙珠内的血雾

    蓝候王以财富诱引姜皇后,只要蓝曼舞成为上官少泽的侧妃,便可让姜皇后得到那一笔财富。

    姜皇后和姜丞相商量许久,最后还是受不住巨大财富的吸引,同意了蓝候王的要求。

    姜婉儿那里,姜皇后亲自去做了好几日的工作,总算也让姜婉儿点头了。

    天下男儿,哪有不是三妻四妾的,何况上官少泽是未来的皇帝,三宫六院终究避免不了。

    只要姜婉儿是正主儿,那些个莺莺燕燕,也只是任她差遣的奴仆。

    “姑母就是一人霸宠,后宫之中,只有姑母一人。”姜婉儿委屈巴巴地抽搭着。

    “婉儿,那是你不知道,那些个女人,现在都在冷宫之中关押着而已。”姜皇后声线柔和,却说出了冷意湛湛的话。“只要想要的得到了,对方也就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到时候任凭婉儿杀刮,姑母和你父亲绝不插手。”

    姜婉儿眼中的热泪,渐渐冷却下来,“姑母的意思,只要你们拿到财富,我就可以杀了那个叫蓝曼舞的女子?”

    姜皇后点了点头。

    姜婉儿总算有点开心了,反正娶进门的也终将是个死人,只要自己耍点手段,上官少泽再不去她的院子,和没娶进门也是一个样子。

    蓝曼舞被还算隆重的礼仪,接入了太子府的偏院,成了上官少泽名正言顺的太子侧妃,身份虽然低于姜婉儿,却也是老二。

    蓝曼舞坐在房间中,一身凤冠霞披,头上盖着通红的盖头。

    耳边不断响起蓝候王说的话,“王父知道,你生的孩子是谁的!你有长子在手,即便为妾,也能在太子府站稳脚跟!”

    “姜皇后想利用王父,殊不知王父手中还有太子皇子的一张王牌。只要我们尽力扶持太子上位,那么将来我们蓝氏一族就能重振旗鼓,照样威风!”

    “在太子府,你给我稳住,为了你的孩子,千万不能泄漏任何风声,只待时机成熟!”

    蓝曼舞当然清楚,若被人知道她和上官少泽已经有了儿子,只会害了南枫。

    一直等到红烛过半,上官少泽依旧不见人影。

    她只在婚礼仪式上,透过头上的红盖头,看到了上官少泽脚上的一双黑色镶金边的短靴,连他的声音都没听见。

    房门终于打开了,她满心欢喜,以为终于可以见到心心念念的人,可来人却是姜婉儿。

    姜婉儿一把扯掉蓝曼舞头上的红盖头,刮在蓝曼舞头上的凤冠,整个发髻都被带掉,长发披散,形容狼狈。

    “没想到,你一个舞姬,竟然是蓝候王的嫡女!心机很深啊!当初在牡丹阁跳舞,就是为了见太子吧!”

    蓝曼舞不说话,任由姜婉儿声音尖利地轰击自己。

    “以为嫁入太子府,就能成为太子的女人,你也太自不量力了!大婚夜,就是你失宠独守空闺日子的开始!”

    姜婉儿还不解气,抓起桌上的酒盏,泼了蓝曼舞一脸的酒水。

    蓝曼舞依旧沉默无声,微低着头,将一切哑忍。

    “我还告诉你,少泽不会喜欢你的!你就把你不要脸的心思,统统收起来吧!少泽是我的,是我姜婉儿的!”

    姜婉儿一把将酒盏摔在地上,碎了一地的残渣。

    接着,姜婉儿对外面吩咐,“侧妃说了,为表对本宫的敬重,日后伺候本宫的事,都由侧妃一人来做!”

    姜婉儿将蓝曼舞院子里的佣人统统打发,一切都让蓝曼舞一人亲力亲为,还时常趁着上官少泽不在太子府,肆意差遣蓝曼舞做尽下人才会做的粗活脏活,一点做不好,就是拳打脚踢。

    蓝曼舞咬着牙,将一切都忍了下来,一声不出,也不说一句话。

    太子府里的人,将蓝曼舞当成哑巴一样耻笑,她也不出一声怨言。

    姜皇后没想到,被蓝候王带到面前的杨振海,倒是愿意将手里的财富,归于姜皇后的囊中,但也有一个条件,便是要将爱女嫁给太子为侧妃。

    姜皇后气得半晌无声,最后反而笑了。

    “本宫竟然不知,我们南云国的太子,这么招女人喜欢,一个两个的都想往太子府里钻。”

    大君国首富杨振海的女儿,正是在青峰镇对上官少泽倾心的杨彩怡。

    上官少泽离开青峰镇后,杨彩怡便患了相思病,茶饭不思,容颜憔悴,日日寡欢。

    杨振海心疼女儿,便四处打听那个叫“阿哑”男子的下落。

    没想到,得到消息,对方竟然是南云国的太子。

    杨振海喜忧参半,喜的是对方身份贵重,女儿将来也算有了锦绣前程,忧的是对方身份那么高贵,女儿如何能搭上桥线。

    这个时候,蓝候王谋反,便看上了杨家的财富,各种利益为交换条件,当时杨振海就提出了,想让女儿嫁给南云国太子的要求。

    起先蓝候王还不同意,他哪有办法搭上这条线。

    就在前不久,蓝候王竟然来了信件,说是同意了,只要杨家愿意带着财富跟着他一条心。

    杨振海为了女儿,当即同意。钱财身外之物,何况女儿若能如愿,成了皇家人,还不是大把大把的钱财到手。

    姜皇后看着杨振海,也终于明白,为何蓝候王那般急于嫁女了,感情就是要抢先杨振海一步,先在太子身边插上一条裙带关系。

    “古人只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俊美无俦,身份高贵的好男儿,也是众女子追求的对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