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07:中街大乱

    上官清越满目惊惧地盯着手中的龙珠。

    “莺歌,你快来帮我看看,是不是我眼花看错了!”

    莺歌赶紧过去,看了一眼龙珠,没有做声。

    上官清越赶紧闭上眼睛,用力深呼吸,平复不安的心情,“快去找南宫郡主过来。”

    莺歌匆匆跑了出去。

    上官清越一直在心里默念,“还有五日,还有五日就是满月……”

    “不会的,不会的……只是因为看错了,或许是因为龙珠离开了大君国,才会在颜色上变淡,一定不会的不会的……”

    南宫鸿雁进门,冰冷的目光扫了一眼上官清越手里的龙珠,面色毫无异样,给人一种,她已早有预感之感。

    上官清越不说话,只是盯着南宫鸿雁看。

    良久,两个人还是谁都不说话。

    上官清越将龙珠放入盒子内,将龙珠的寒气缭绕遮挡,双手紧紧抱住龙珠的盒子,还在用力深呼吸,平复心中的不详。

    大家围在一起,都沉默无言。

    上官清越盯着上清老人,等着上清老人给一个准确的答案。

    “到底,什么是血髓。”

    上清老人抚摸白色的胡须,沉吟良久,摇摇头,“老夫真的不知。”

    他说的是实话,是在看到古卷上的只言片语,说是血髓解上官少泽体内的剧毒。

    倾城公子望着上官清越,“竟然冥王和大君国的皇帝,迟迟没有索回龙珠,便是暗中允了你用龙珠救太子。”

    “他们是相信我不会那样做!”

    上官清越的声音猛然拔高。

    君冥烨确实为她做了不少,她真的做不到,毁掉龙珠,让君冥烨誓死守护的大君国,陷入灾难的境地。

    倾城公子不说话了,蓝色的身影转身而去。

    南宫鸿雁一直都不说话,面无表情,看不出来心思。

    忽然,百里不染道,“可以让鸿雁再封印一次!”

    南宫鸿雁猛地抬眸,看向百里不染,但百里不染的一双眸子,永远只关注在上官清越身上。

    上官清越一喜,问南宫鸿雁,“南宫郡主,若再封印一次的话,就可以为我们找到血髓拖延时间了。”

    南宫鸿雁只看着百里不染,神色冷漠凉沉。

    百里不染被南宫鸿雁看的有些恼了,“你且说,再封印一次如何!”

    南宫鸿雁还是不说话。

    “可以,你就点个头,不可以你就摇个头,大家都不会为难你,闷不作声什么意思!”百里不染真的很反感南宫鸿雁这一点。

    没想到,南宫鸿雁却问了百里不染一句。

    “你想让我再封印一次,是吗?”

    百里不染站起来,白色的衣衫,在窗口吹进来的风中,轻轻浮动一下。

    “我当然希望你能再封印一次!”

    南宫鸿雁的视线,渐渐从百里不染的身上垂落下去,看着自己一袭黑纱裙,在风中轻扬,她微微抿着唇角,依旧沉默无言。

    上官清越凝眉,“南宫郡主,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

    话没说完,南宫鸿雁就开口了。

    “好!我再封印一次!只此一次!”她也只能再封印这一次了。

    用自己的性命去封印。

    话毕,南宫鸿雁看了百里不染一眼,转身而去。

    “这个丫头,什么意思!”百里不染有点摸不着头脑。

    上清老人眯着眼睛想了想,觉得不对,便起身去寻南宫鸿雁。

    南宫鸿雁平时就是一个冷冰冰的人,也看不出来什么情绪,自然看不出来她有心事。

    上官清越一直忍着不安,让自己冷静。

    “我们如何见到哥哥,这就是一个难题了!若哥哥毒发,不能真正控制住,那么等哥哥毒发一过,便也是哥哥的死期了。姜皇后那个妖妇,定然会用这个理由铲除哥哥……”

    上官清越抓紧拳头,恨得牙痒。

    倏然想起,君冥烨曾经说的一句话,“你的父皇,真当你是他的女儿吗?”

    密室里的母后,父皇到底知道多少?

    还是说,父皇明知道是假,却因为姜皇后的胁迫,与姜皇后一起给她演了一场戏?

    青五开始联系上官少泽,但派出去的人,也不是直接就能见到上官少泽,将口信传到。

    上官少泽的身边,现在有太多的眼线了。

    蓝曼舞自从嫁入太子府,也没见过上官少泽,姜婉儿根本不给她机会见到上官少泽。

    蓝曼舞在太子府过的比下人还要艰苦,这一切她都忍了下来。

    不过杨彩怡在太子府的情况,却比蓝曼舞好很多,至少还有下人伺候,还是侧妃的待遇。因为杨彩怡的父亲,虽然将财富拱手让人,但杨家的生意,遍布大君国各个领域,在南云国也有盈利非常好的财富。

    即便杨振海将手中的积蓄全部奉上,杨家依旧有无数的钱财傍身。

    蓝候王现在,除了手中一些残余兵力,在姜皇后的眼里,还没有杨振海的财富更加诱人。

    蓝候王很气愤,一个没有权位,满身铜臭的商人,居然都能骑到他的头上。

    蓝候王给蓝曼舞施压,让她尽快得到太子的宠爱,不然只能让南枫的身份暴露,来增加蓝曼舞在太子府内的地位。

    自然蓝候王也一直在寻找南枫的下落,但陵水派岂是蓝候王轻易能找得到的地界。

    蓝曼舞断然不会让南枫在这个风尖浪头被公诸于世,那么小的孩子,完全没有自保,身为母亲又没有能力保护,如何安然于世。

    蓝曼舞试着想见上官少泽,可还是见不到。

    蓝候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