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08:偷梁换柱

    上官清越等人,都赶去了太子府。

    还有两日满月,但在之前,必须先见到哥哥,将哥哥带走,若能提前封印,便是最好的结果,不然哥哥身有剧毒会爆发的样子被人知道,那都是毁灭性的灾难。

    若不是上官清越手中有龙珠,就连南宫鸿雁和哥哥自己,都察觉不到封印即将被破除。

    站在太子府外不远的街上,仰头看一眼天上通明的月亮。

    还有一个缺角,月亮就圆满了。

    今天是太子府宴请杨彩怡父亲的日子,到场的还有姜婉儿的父亲姜丞相,也算是给足了杨彩怡父亲面子。

    杨彩怡的父亲在大君国还有生意,若想真正完全投靠南云国,大君国的所有生意都要变卖出去。

    这是姜皇后给的条件,有杨彩怡在太子府,杨振海不会不回来,到时候将所有生意变卖出去的钱到了杨振海的手里,自然而然也就到了南云国姜皇后的手里。

    宴会罢,杨振海便告辞了,准备连夜出城回大君国。

    杨振海相当注重吉日吉时,每次出门都要找人算好日子,不管白天黑夜,吉时一到立即启程,哪怕是夜里。

    姜皇后给杨振海配了卫队,说是保护他的安全。

    杨振海心里清楚,保护,也是监视。

    上官清越等人,都守在不远处太子府外。

    就都等着,上官少泽亲自送杨振海出来。

    灯火辉煌的太子府门口,终于有人出来了。互相道别,也传来女子低低的不舍啜泣。

    哭的人,正是杨彩怡。

    姜婉儿站在上官少泽身侧,一副看紧上官少泽的架势,就怕上官少泽对美人儿心存怜惜,上去哄上一哄,便黏上甩不掉。

    杨振海上车走了。

    杨彩怡绢帕掩嘴,哭的更大声。

    娇滴滴的千金美人儿,并未得到任何人的垂怜,就连心心念念的那个人,至始至终也没有看她一眼。

    就在这个时候,惊变发生了。

    燃亮在太子府门后的灯火,悉数熄灭,一阵凉风卷过,吹的人脊背发冷。

    上官少泽高颀的身体,猛然一滞,有一瞬间天旋地转,又瞬间恢复正常。

    不远处的上官清越,发现怀里的龙珠,骤然一寒,随即又渐渐恢复正常。她赶紧将龙珠拿出去来一看,只见里面的一团血雾正在忽而散开,忽而汇聚。

    上官清越在幽蓝色的光芒下,脸色骤然雪白。

    百里不染眉心一紧,“我去将太子夺过来。”

    凭借他百里不染的轻功,定然能在一群护卫的手中逃脱,且不被抓住。

    “那样做,也会打草惊蛇了啊。”上官清越忧心不已。

    “现在当务之急,只能让门主尽快知道这件事。”青五道,脸色凉冽,目光精锐。

    太子府门口簇拥的人,都被忽然暗下去的灯火惊骇了,赶紧有人去张罗,再度将灯光点燃。

    上官少泽站在那里,许久没有动一下。缓缓回头,看向遥挂中天的圆月,似乎已经察觉了什么。

    “少泽哥哥,怎么了?”

    姜婉儿挽住上官少泽的手臂,娇俏一笑,目光星光点点。

    上官少泽脸色冰冷,低头看着身侧的娇俏美人儿,眼底玄黑一片,毫无光芒。

    姜婉儿心口一颤,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她怎么觉得身边的人,忽然变得森冷可怖起来?

    一旁的姜丞相也察觉了异象,“太子?”

    上官少泽抬起手,缓缓落在姜婉儿的肩膀上,毫无异样一笑,“今晚辛苦婉儿了,安排的宴会很好。”

    姜婉儿这才觉得,方才看到的肯定是幻想。

    杨彩怡红着眼睛,站在一旁,没有任何接近上官少泽的机会,即便近在咫尺,也恍惚远在天涯。

    姜丞相也回丞相府了,上了轿子的时候,向着漆黑的周围看了一眼。

    他总觉得今晚有什么动静,可仔细一听又完全没有任何异样。

    上官少泽站在太子府门口,一直看着姜丞相的轿子出了街口,这才转身准备回去。

    已经点燃的灯盏,居然忽然又都熄灭了。

    上官少泽又有了那一种天旋地转之感,随即又消失无踪。

    “少泽哥哥,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姜婉儿担心地触碰上去,这才发现,上官少泽的体温忽然变得很高,随即又渐渐凉了下来。

    “可能……可能喝了酒,有些不适。”

    上官少泽又恢复了正常,虽然笑着,但唇角看上去那么僵硬,笑容也极为牵强。

    姜婉儿担心不已,“快点搀扶太子回房休息。”

    接着,转身瞪向双眸泛红的杨彩怡,喝了一声,“杨侧妃也赶紧回去休息吧!哭哭啼啼的,吵的太子心烦。”

    杨彩怡多想唤住已经走了的上官少泽,很想帮蓝曼舞将话传到,可整个宴会到结束,她根本没有和他说话的机会。

    而上官少泽也俨然全当她是陌生人,不曾用正眼看过她一眼。

    现在在上官少泽的眼里,只有姜婉儿一人。

    上官少泽回了房间,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心里却明镜似得清楚,只怕封印于他,已经不起任何效用了。

    姜婉儿一直陪着上官少泽,就坐在他身边。

    上官少泽几次让她休息,她都不肯。

    “少泽哥哥,我担心你,就让我今晚看着你吧。”

    上官少泽翻个身,一把将姜婉儿搂入怀中,按倒在床上,手指从姜婉儿的脖颈滑下去,姜婉儿胸口一阵剧烈起伏,脸颊都烧红了。

    却在下一秒,姜婉儿的头一歪,便失去了知觉。

    上官少泽一个翻身下榻,看了一眼外面,见没人便推门出去。

    这个时候,陵水派的线人也将消息传到了。

    上官少泽正往外面走,走了两步又忽然顿住脚步,趁着没人看见,赶紧去了后院。

    他悄悄去了蓝曼舞的院子,推门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