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10:离间计

    君冥烨接到线报说,姜皇后布置了天罗地网抓上官清越,要将上官清越就地正法。

    君冥烨正被姜奉天的大军围困在驿站,他也渐渐明白了。

    姜奉天的大儿子一死,只怕也是有所目的,就是为了激怒一位大将军带兵来围困他,为姜皇后围绞上官清越创造时间。

    “没想到,他们的动作会这么快。”

    君冥烨早就料到,遍布阐都的姜皇后耳目,迟早会发现上官清越的藏身之处。

    姜皇后可能不敢大张旗鼓杀南云国的太子,但一位毫无靠山的公主,却可以肆无忌惮地痛下杀手了。

    君冥烨的心思,极快地流转了一下,一计上了心头。

    君冥烨站在驿站的高高楼台上,俯瞰下面水泄不通的街道。

    姜奉天骑在高头大马上,一直举着长剑叫嚣。

    不远处的街口,围了很多围观看热闹的百姓。

    大家都很想一睹这位传奇王爷的风采,也想看看,这位在阐都横行霸道许久的战神王爷,如何为自己解围,还是在他们大将军的胁迫下,下楼道歉。

    君冥烨岂会道歉,但离间计这个戏码,他可玩的极好。

    君冥烨站在高台上,忽然高喝一声,“本王亲自护送你们南云国的长公主回阐都……”

    君冥烨的声音,稍稍顿了一下。

    他的声音很高,保证在外围的百姓们,也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大家都在私底下议论起来,他们都知道,和亲的永安公主因为被大君国视为不详妖女,被休离遣返回国。

    以和亲名义嫁出去的公主,又被遣送回来,在南云国百姓心里,也对这位公主感到不耻。

    和亲失败,也正意味着两国关系迸裂,战乱将起。

    君冥烨的眼底乌云翻滚,额头上也因为憎恨暴起青色的血管。

    “你们南云国送来一位会巫术的公主,诅咒我大君国国运动荡,天降灾难,百姓疾苦,对大君国造成巨大金额的损失!”

    君冥烨说的咬牙切齿,“本王要来你们南云国讨回一个公道!”

    大家终于恍悟,这位战神王爷,迟迟不肯回国,在阐都闹的人仰马翻,原来不仅仅是为了乱臣贼子蓝候王,也因为他们的长公主。

    “你们南云国派来一位这样的公主,只身一人毁我大君国动荡不宁,这口恶气本王岂能咽下!”

    君冥烨恨得眼底都泛红了。

    可楼阁下的兵将和百姓们,却觉得解恨不已。

    他们早就因为多年战乱,又因为当年先皇后大战大君国力竭而亡的事,痛恨大君国不已。大君国遭受天灾,他们都很开心,一听因为长公主的诅咒而起,更是解恨不已。

    他们的长公主,总算为南云国出了一口恶气。

    “你们南云国若不能给本王和大君国一个合理的交代,那么就只能杀了你们的长公主,为我大君国在雪灾中死去的兵将和百姓们报仇!”

    君冥烨又是一声高吼。

    百姓们这么一听,当即议论起来,“我们的长公主太厉害了!”

    “一介女子,能做到如此,比我们南云国的千军万马都英武!”

    “太值得钦佩了。”

    接着,君冥烨又开始怂恿。

    他瞪着楼阁下,只敢带兵围困,举着大刀却不敢靠前的姜奉天大将军说。

    “本王的手下败将!你死了儿子,才敢大闹中街,围困本王!在本王眼里,你连你们长公主一介女子都不如!见本王一人在你们阐都,才敢亮你们手中的刀子,战场上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只会逃命!”

    君冥烨愤然指向下面的姜奉天,极尽羞辱。

    瞬间百姓哗然,都跟着君冥烨附和起来。

    “我们年年征税,养着这群当兵的,他们却不能保护我们。”

    “为了自己儿子,才敢英勇一次!围困一天一夜,还是不敢上前一步。太怂蛋了!”

    “还是长公主厉害,大有先皇后巾帼之风!”

    “南云国的爷们儿,连一介女子都不如。”

    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长公主才是我们百姓的英雄!”

    百姓们都跟着附和起来。

    君冥烨高声又道,“只要你们南云国,将蓝候王交出来,长公主一事,再给一个合理的说法,本王自会离开阐都回大君国!两国之间,也能息事宁人。否则……”

    君冥烨拖着长音,“你们的长公主,本王已经派人在西郊围困住!你们若不肯给个合理的说法,那么本王就在你们阐都,杀了你们先皇后的嫡长女,以雪我大君国的耻辱。”

    这个时候,百姓中又有人高喊了一声,“我们要保护我们的长公主!”

    “先皇后的女儿,拥有蓝凤国的血脉,是我们南云国的守护神!”

    “绝对不能让任何人伤害我们的长公主。”

    “我们快去西郊救公主。”

    一群百姓们,七嘴八舌地喊着,互相推搡地赶紧奔走去西郊。

    一时间竟然有万人空巷之景,一起狂奔向西郊。

    君冥烨看到这样的景象,唇角隐约勾起一抹笑纹,对隐藏在百姓中自己的手下,轻轻点了一下头。

    姜奉天见到自己的士兵也在蠢蠢欲动,气得老脸抽搐。

    “冥王,你居然危言耸听,煽动人心!”

    君冥烨黑眸如刀锋一样射向姜奉天,“本王煽动人心有什么好处?倒是姜将军,你真的敢说,你的儿子是死在本王手下?”

    煽动完了百姓,该轮到姜奉天这个老家伙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姜奉天面色一沉,那带着丧子之痛的痛苦,也在瞬间凝固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