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13:开始报复

    上官清彤带着贴身宫女汀兰,扮成男装悄悄出了皇宫,直奔君冥烨所在的驿馆。

    上官清彤一袭浅色华袍,长发上插了一根白玉簪束起,摇着折扇便上了楼。

    驿站的老板正要阻拦,汀兰赶紧放下一锭大大的金元宝在桌上,驿站老板捧着金元宝乐颠颠地放行了。

    这个时候,君冥烨正好从楼上下来,上官清彤一眼就认出来,这个一袭黑袍,周身霸气凌然的男人,正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君冥烨。

    上官清彤赶紧上前一步,站在楼梯上,挡住了君冥烨的去路。

    她眼波流转,带着一抹兴味地挑衅,任凭君冥烨周身寒气越来越明显,就是不肯让路。

    君冥烨已经一眼就认出来,挡住自己去路的人,正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

    君冥烨本就身材高颀,又站在高处,透着居高临下的睥睨,当即让上官清彤的气势弱了下去。

    上官清彤缓缓放下手里的折扇,努力向上一个台阶,脊背站立得笔直,在君冥烨面前勉强维持她身为公主的尊贵。

    君冥烨的目光在上官清彤的身上走了一圈。

    上官清彤只觉得他的目光赤裸裸的,不禁脸颊烧红。

    “让开。”

    冷冰冰的两个字,顿让上官清彤身心俱寒。

    “你!”上官清彤愠恼。

    君冥烨却忽然俯身过来,寒气扑面而来,“身为公主,女扮男装出宫,于礼不合吧。”

    上官清彤没想到,君冥烨竟然一眼认出了自己。他靠近的男人气息,更加害得她脸红心跳。

    “你……你……你既然知道我是公主,居然还对我不恭不敬!”

    “哼!”

    君冥烨冷哼一声,充满不屑和讽刺,他连南云国的皇帝和皇后都不放在眼里,岂会将一个小小公主放在眼里。

    “你……你哼什么哼!”

    上官清彤忽然一把拔掉头发上的白玉簪,如瀑长发瞬间披散下来,属于她的美貌在顷刻间绽放,整个驿站都似充满了上官清彤的芬芳。

    驿站内的老板和小二都看呆了,惊艳称赞,这女子好美……

    上官清彤自信满满地看着君冥烨,眼波中又带着点小女人的娇柔妩媚风情。

    然而君冥烨依旧冷目冷面,毫无该有的正常反应。

    上官清彤有些挫败,但还是对君冥烨盈盈一笑,稍微屈膝友好行礼,“清彤公主,见过冥王了。”

    君冥烨连一点表示都没有,依旧冷的好像一块冰。

    汀兰气红了小脸,“冥王,公主屈尊示好,冥王总该有个表示吧。”

    “让开。”

    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比上一次更加冷冽入骨。

    上官清彤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转而又涨红如血,颜面尽失,眼底也浮上一层水色。

    君冥烨见上官清彤还不让路,直接一个飞身跃过,头也不回地走人了。

    “你!!!”

    上官清彤气得一跺脚,眼泪摇摇欲坠,马上就要掉下来了。

    汀兰赶紧安慰,“公主,冥王就是这样的人,不是针对公主的,公主千万不要介意。”

    上官清彤还是气得胸口一阵起伏,“回宫!”

    汀兰搀扶上官清彤离开驿站上了轿子,还在不住安慰她,“公主,莫要生气,冥王应该是心情不好,才会这样对公主的!我们公主这么美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我们公主。”

    上官清彤终于舒服了很多,“你是说,冥王心情不好?他为何心情不好?”

    汀兰想了想,“之前有人说,冥王因为长公主是大君国不详妖女的事,气得不行,一直要我们南云国给大君国一个说法!”

    “上官清越做了错事,凭什么我们南云国给他们说法!直接杀了上官清越那个贱人不就解决了!”

    “谁晓得冥王是什么意思!不过宫人私底下说,冥王多半是想从南云国得到一些赔偿。”

    “上官清越根本不是正统皇族血脉,凭什么她的问题,我们南云国要出资为她补偿。”上官清彤恨得咬牙,心下暗暗盘算,一定要给上官清越点颜色瞧瞧,也算给君冥烨出气了。

    上官清彤忽然笑起来,眉眼弯弯,“若本公主教训了上官清越,冥王定会对本公主另眼相看。”

    汀兰眼前一亮,“公主,这真的是一个好办法!

    ……

    上官清越在九鸾宫中,虽然出入自由,却见不到哥哥,一直很担心哥哥的毒。龙珠在她身上,想要让南宫鸿雁帮哥哥封印剧毒,也总要用到龙珠,可她现在根本没办法出宫。

    可既然进了宫,若不能帮哥哥和父皇铲除姜皇后,实在难消心头之恨。

    居然用一个假的母后,诓骗她!

    这个时候,宫女来传话。

    “公主,明晚宫中设宴,款待大君国的冥王,还有恭迎公主回宫。”

    上官清越眼角一沉。

    宫中设宴……

    君冥烨想来也会到场!

    他肯定不会将她一个人丢在皇宫不管,若有君冥烨的帮忙,那么她就能多一些胜券。

    今夜就是月圆夜了,上官清越辗转难安。

    幸而龙珠安定,一点反映都没有,在天空蒙蒙亮的时候,上官清越总算放下一颗心。

    只要带了白日,哥哥就安全了。

    上官清越摸向怀中,之前和百里不染讨要的一包剧毒。

    百里不染的毒,向来天下无解。

    上官清越去了皇上的寝宫,对父皇说,“父皇,与我一起的一位,也是大君国的朋友,晚宴的时候,一并请过来吧!算是感激他一路保护。”

    “不知越儿说的哪一位?”皇上目光慈祥。

    之前他虽然怀疑上官清越不是自己的孩子,也是发自心底疼爱上官清越,现在得知上官清越确实是自己的女儿,只想将这些年对上官清越缺失的父爱,统统补偿回来。

    “百里不染。”

    上官清越缓缓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