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14:伺候公主入寝

    上官清越笑容绝美,无害无邪,纯净如水。

    高位上的姜皇后凤眸轻挑,眼角掠过一抹隐约的深邃。

    姜皇后缓缓开口,“永安公主有心了,本宫近日身体不适,不想吃甜腻的糕点。”

    上官清越轻盈一笑,声音曼妙,“永安知道母后近日身体不适,特意选用了淡淡的蜂蜜做了糕点,味道清爽,绝对不腻。”

    所有人都看着她们,心下有着隐隐近拔弩张的紧张。

    皇上掩嘴咳嗽两声,笑着说,“越儿孝敬母后,有心了,皇后便小小尝一口,也算不辜负越儿亲自下厨的一片心意。”

    姜皇后还是不给面子,“心意已领,放下吧。”

    上官清越依旧端着,极尽恭敬,“永安想看着母后亲自品尝一口,也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母女并未不合,破了那些子虚乌有的传闻。”

    姜皇后仰头一笑,头上凤钗摇曳生辉,“谁说我们母女不合!本宫可是很喜欢永安懂得分寸,凡事中规中矩。不似清彤,让本宫宠坏了,总是任性。”

    下面的上官清彤对上官清越翻个白眼,很不喜欢母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君冥烨的面前说自己的不是。

    姜皇后不肯当众品尝上官清越的糕点,上官清越也不退下,一时间僵持在那里,不上不下。

    这个时候,君冥烨缓缓开口了,“既然母女关系和睦,一碟糕点都不肯品尝,莫不是觉得糕点有问题?”

    君冥烨此言一出,底下哗然起来。

    有说上官清越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也有说姜皇后小心一点也对。

    这个时候,就有宫人拿着银针上前,要试探糕点是否有毒。

    上官清越直接捻起一块糕点放如口中,“永安愿意为母后亲自试毒。”

    上官清越缓缓咀嚼,咽下一块糕点。

    底下又是一阵哗然,上官清越竟然为姜皇后亲自试毒,诚意至此,姜皇后也不好尝一尝那糕点了。

    上官清越掩饰住眼底的萧杀,缓缓走上高台,含胸俯身继续将手里的糕点侍奉给姜皇后品尝。

    姜皇后盯着上官清越,想从她的脸上找到一点破绽,却发现上官清越的脸色平静如水,一点异样的痕迹都没有。

    上官清彤忽然站起来,“我身为母后的女儿,就让这一碟子糕点,给我吃吧。”

    上官清越站在高处回首,目光微沉地凝着上官清彤。

    “在长姐面前,清彤莫要无礼!”上官清越声音略低,透着一股霸气。

    上官清彤当即怔住,没想到上官清越竟然当众用“长姐”身份压她,上官清彤恼羞成怒,脸色涨红一片。

    “长姐的意思,清彤没资格品尝一下长姐亲手做的糕点了。”

    有姜皇后给自己坐镇撑腰,上官清彤当即走上高台,拿了一块糕点,便小小地咬了一口。

    上官清越想要阻止,但也只能生生忍住。

    上官清越努力保持镇定,不让自己有任何蛛丝马迹泄漏。

    她早就想好了退路,有百里不染在,后面还有君冥烨断后,她行凶后逃出皇宫,一定不成问题。

    但没想到,冲上来尝了一口糕点的人,竟然是上官清彤。

    上官清越心下恼恨,却也只能哑忍。

    上官清彤咬了一口,便赶紧吐到一旁宫女手中盂内。

    “这么难吃,也呈给母后品尝!”上官清彤将糕点摔在上官清越端着的碟子内。

    上官清越懂了,这上官清彤故意来帮她母后解围。

    姜皇后对自己的女儿,投去些微赞赏的目光,但还是义正严词地呵斥上官清彤,“彤儿,在长姐面前,不得无礼!没规矩!母后当真给你宠坏了。”

    上官清越垂下长长的眼睑,将糕点交给宫女,“永安手艺不佳,没有得到亲生母后的真传,实在惭愧。”

    在这个场合,提及已经亡故的先皇后,实在有些大煞风景。

    姜皇后的脸色瞬时就有些变了,在先皇后面前,所有的朝臣,即便是姜氏一族,也要面呈恭敬之色,包括她这个当朝皇后,也不得不承认,那才是正宫之主。

    即便现在贵为皇后,终究在先皇后面前,只是一个后来居上的嫔妾。

    上官清越斟了两杯酒,一杯递给姜皇后,恭敬地对姜皇后敬酒。

    “永安感激姜氏母后这么多年,在母后薨逝后的照顾!如今永安回来了,姜氏母后不嫌弃永安是被休离之身,愿意收容,永安实在感激。”

    上官清越直接仰头而尽。

    姜皇后这一杯酒,不得不喝。

    也知道上官清越三番两次这般,定是有什么目的。

    姜皇后低眸看了一眼面前的银盏,杯中酒水毫无异样,心下还是狐疑。

    皇上笑了,“皇后,越儿这般有诚意示好,不要当众不给越儿颜面,还有大君国的冥王在。”

    君冥烨扫了一眼高台上,嗤笑道,“如此说来,本王也要对姜皇后敬酒一杯了!我们大君国实在容不下你们南云国的长公主,本王之前还担心,南云国不肯接受遣送回来的公主,反而本王还要带回去。如此看来,本王倒是小瞧了姜皇后的雅量。”

    这么高的一顶帽子扣上,姜皇后这一杯酒不想喝,也得意思意思。

    姜皇后笑着举杯,小小地啜饮一口,“本宫实在不胜酒力,只能点到为止。”

    上官清越缓缓俯身,低头间唇角勾起一抹阴谲的浅笑,便从高台上退下去了。

    就在她给姜皇后敬酒的时候,早将指甲内藏着的药粉,弹入姜皇后的酒盏之内。

    五毒门百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