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15:誓必找到证据

    上官清越心口一紧,抬眸看向彩屏。

    彩屏是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女子,浑身上下透着南云国女子的温婉。

    “不用了,你下去吧。”

    没想到,彩屏还是不肯退下,反而一步步靠近过来,伸手就要解开上官清越的衣衫。

    上官清越赶紧护住胸前,脸色一凛,“放肆!”

    彩屏柔婉一笑,眼底竟然透出几分邪魅的妖气,“奴婢本就是伺候公主的宫女,公主和我无需客气。”

    上官清越的眉心渐渐蹙起来。

    “公主,来嘛,宽衣入寝了!奴婢保证伺候好公主,让公主舒服。”

    彩屏的手,再次伸来。

    上官清越抬手,狠狠打了彩屏的手一下,脸色肃冷如霜,用狐疑的目光打量面前的彩屏。

    “百里不染,你越来越放肆了。”上官清越低喝一声。

    面前的彩屏缓缓笑起来,妖气又娇媚,犹如花团在脸上绽放。

    彩屏的声音,再不是彩屏的声音,而是变成带着点女子变音的百里不染的声音。

    “美人儿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你的满身妖气,天下间除了你,还能有谁!”

    上官清越嗔了一声,站起来,离开这个化身成彩屏的百里不染一步,免得百里不染又对自己动手动脚。

    百里不染笑起来,身子软绵绵地靠近过来,“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美人儿。”

    上官清越赶紧躲开,百里不染差点跌倒在地,赶紧稳住,唇角失望地抿了抿。

    “彩屏呢?你将她怎么样了?”

    上官清越警惕地看了一眼外面,见没什么动静,想来百里不染的混入,并未惊动任何人。

    百里不染指着自己的眼睛,“美人儿忘记哥哥的摄魂术了?她早被哥哥迷的神魂颠倒,不知天地为何物了!”

    “你伪装成她的样子,若她回过神来,你就危险了!你快走!”

    “放心吧,她已经不会回过神了。”

    上官清越抽了一口冷气,“你杀了她?”

    面对杀人,上官清越还是有点心里发怵。

    “为了你的安全,那个眼线,早点死了,你也安全了。”百里不染低头看着自己的纤纤手指,摇摇头,“我的一双手,终于还是染上了人命!”

    “美人儿,人家都是为了你,你可要负责。”

    “……”

    上官清越恶寒。

    “葬送在五毒门门主手上的人命,还少么!”

    “人家可是第一次,目标明确,直接手起刀落!又在她身上洒上毒粉,看着一个鲜活的活人,在眼前化成一滩血水。”

    上官清越被百里不染描述的有点恶心,百里不染妖媚一笑,赶紧又贴上来。

    “美人儿,你且说,到底负责不负责。”

    上官清越看着百里不染眼底邪恶的笑容,仿佛只要她不答应,那么下一个化成一滩血水的人,很可能就是她。

    上官清越一把推开百里不染,“你留在宫里做什么?万一被狡猾的姜皇后发现端倪,你我都得死。”

    “我不放心你一个留在这里!”

    百里不染的目光的目光沉静下来,里面难得的认真和郑重,总是会让人觉得弥足珍贵,心头触动。

    百里不染看到上官清越眼底不经意流泻出来的惭愧,复而笑起来,揉了揉上官清越的头。

    “皇宫还没来过,进来玩几天!玩够了,我就走了!放心,我不会让人发现端倪,但凡有一点怀疑我的,我一定第一时间杀了他,绝对不会连累你。”

    上官清越心口一紧,低下头,不敢再去看百里不染。

    “你最好不要连累我。”

    话虽绝情,上官清越的心口却酸涩的好像要裂开一样难受。

    姜皇后回去的夜里就毒发了。

    她只小啜了一口毒酒,中毒不深,但百里不染的剧毒,还是折磨得她浑身难受,好像有千万蚂蚁在爬来爬去,啃噬她的骨头,撕咬她的皮肉。

    很多太医聚集在姜皇后的寝宫之中,还是没有办法帮姜皇后缓解疼痛。

    所有太医都素手无策,姜皇后尖着嗓子咆哮一声。

    “去将那个贱人,给本宫抓来。”

    深夜的九鸾宫,被一群人围得水泄不通,几个健壮的太监冲上来,便将上官清越从九鸾宫带走。

    伪装成翠屏的百里不染,赶紧跟上去。

    他也想看看,姜皇后中毒到什么程度,若还不能死,那就火上浇油一把,免得美人儿一直惦记那个老妖妇的性命。

    上官清越被人押着跪倒在姜皇后的床榻前。

    姜皇后费力从床上爬起来,她已经面容憔悴,长发披散,满脸的濡湿,嘴唇发黑,愤然指着上官清越,咬牙切齿。

    “你个贱人,解药在哪里!”

    上官清越心下暗自一笑,百里不染的毒,果然厉害,就那么一小口,还是将这个妖妇折磨成这个样子。

    “什么解药?越儿不知母后在说什么。”

    上官清越形容卑恭,一脸的无辜。

    这种事,可不能承认,就是被打死也不能承认,否则只怕会连累哥哥。

    “还跟本宫装傻!快点将解药拿出来,否则本宫一定杀了你,杀了你!!!”

    “母后不是一直都想杀了越儿么?且不说我不知道什么解药,就算我拿出解药,母后就不打算杀了我?”

    上官清越抬起一双水眸,哂笑一声。

    “母后现在心里,一定很恨我为何这般命硬,三番两次,都能死里逃生。”

    姜皇后已经气得双目涨红,布满狰狞的血丝。

    “给本宫打,直到打得她将解药交出来为止!”姜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