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18:扬手打来……

    姜皇后要将自己女儿上官清彤嫁入大君国的事,很快就在宫里传开了。

    凭借姜皇后在南云国的地位,现在又是南云国的正宫皇后,她的女儿嫁入大君国,肯定尊为皇后。

    君冥烨还没答应,姜皇后就命人赶紧去草拟书函,直接送往大君国,让大君国的皇帝亲自定夺。

    两国之间还有休战协议在,姜皇后又允诺送上丰厚嫁妆为礼,对大君国来说,给足了益处,君冥烨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

    况且大婚娶妻的人是君子珏,君冥烨终究身为臣子,无法过多干涉皇上之事。而君冥烨来南云国,是为追击蓝候王而来,并非出使南云国的使臣,没有拒绝和亲的特权。

    君冥烨现在只担心上官清越的安危,若姜皇后忙碌大婚,便也没有太多精力去对付上官清越,也能为上官清越的复仇争取更多时间。

    姜皇后没想到,君冥烨都没反对的和亲,上官清彤竟然极力反对。

    “我又不认识大君国的皇帝,我才不要嫁给一个陌生人。”上官清彤跪在姜皇后的寝殿内,声音高亢,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

    “彤儿,你是越来越放肆了!让你嫁入大君国为后,是母后早先就和你商议好的事!”

    为了让君子珏将皇后之位留给上官清彤,姜皇后费了好一番心思,才让远赴大君国的上官清越转嫁给君冥烨,将大君国的皇后之位保留下来。

    “彤儿,你是母后的女儿,母后怎么会害你!也只有大君国皇后的位置,才配得上你的身份!难道望眼整个南云国,还有与你般配你的男儿?”

    “我才看不上南云国的男儿!一个个只懂得吟诗作赋,一点阳刚之气没有。”上官清彤嘀咕一声。

    姜皇后的眉心倏然一紧,“你难道……你难道真的喜欢上了大君国的冥王!”

    上官清彤俏脸一红,低着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彤儿,你糊涂啊!母后之前就对你说过,冥王再英雄盖世,终究只是一介王爷!他在皇上面前,终究只是臣子!他的妃子,只是一介王妃,如何与高高在上的皇后媲美。”

    “母后也说了,冥王英雄盖世,且骁勇善战,大君国若没有冥王,早就变天了!母后还说,冥王才是最适合大君国帝王的人物!这样的人物,我为何不能嫁?”

    “冥王在大君国再威风,大君国的天下,终究不是他的天下!而且,之前他已经娶了上官清越,且冥王的侧妃云珠,已经被母后加封为公主,你怎么还能嫁给冥王自取其辱!”

    “他已经休了上官清越,我怎么会是自取其辱!上官清越在大君国被传为妖女,若我去了备受百姓拥戴,且还能和冥王恩爱如蜜,相敬如宾,难道不是一种值得自豪的尊荣?”

    “母后,彤儿不求别的,只求能站在上官清越的高处,俯视着她!休了她的夫君,最后成了我的夫君,她一定会觉得耻辱。”

    “彤儿,你糊涂啊!”

    姜皇后气得敲桌,头上凤钗一阵叮咚摇曳,“冥王的性格,岂是你能驯服的!而且冥王的作风,在大君国一直都不好,身边美女如云,据说比皇上的后宫人数还要众多!女人在他的眼里,就像一件衣服,毫不重视。”

    “彤儿,这样的男人,不适合你!母后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就是掏尽心思,也要给你最好的!你成为大君国的皇后,天下一国之母,有何不好。”

    “母后也可以帮冥王成为皇帝啊!到时候,女儿照样是大君国的皇后。有母后帮冥王夺得天下,冥王岂会不善待女儿。”

    姜皇后气得心口一阵涨痛,用力喘息了好几口气,才渐渐平复下来。

    “你是越来越混账了!如果冥王想要夺得天下,坐上大君国的龙位,当年大君国季候王造反的时候,天下直接就是他冥王的了!当年他既然没有那么做,那么之后肯定也不会那么做!”

    “一个对皇位没有野心的人,你帮他上位,他反而会将你定为仇敌!怎么还会善待你。”

    上官清彤瘫在地上,目光含泪,“母后,女儿不要嫁给大君国的皇帝!女儿没见过他,不喜欢他……”

    上官清彤抽泣起来。

    姜皇后赶紧命人将君子珏的画像呈上来,展开在上官清彤的面前。

    “大君国的皇帝,也是一位美男子。剑眉朗目,一看就是一个性格温润之人,而且名声极好,是鲜少的明君圣主,就算出于两国邦交礼仪,他也会善待于你。”

    “母后的乖女儿,你生的这么美丽,入了大君国的皇宫,一定会倍得宠爱。母后也会帮你,让你在大君国极尽地位。”

    “之前大君国的皇帝,本就和母后达成秘密协议,母后会帮他稳固皇位,你为他的皇后。”

    上官清彤只看了君子珏的画像一眼,虽然确实是一位世间难得的美男子,但她已心属君冥烨,就是喜欢君冥烨那满身桀骜不驯,难以驯服的霸气。

    “我就是不嫁别的男人!”

    “此事容不得你,不嫁也得嫁!!!”姜皇后扶住心口,面现痛苦。

    “母后……你怎么了。”

    上官清彤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扑向姜皇后。

    “还不是拜上官清越那个贱人所赐,母后的毒一直未解……先后害得我们母女差点中毒身亡,这笔帐,一定找她清算清楚。”

    姜皇后一阵咬牙,上官清彤也目现恨色。

    “所以这个时候,女儿才更不能离开母后!我一旦走了,这辈子……就不知道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