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19:将孩子身世告知

    上官清彤扬起巴掌向着上官清越打来……

    上官清越正要躲开,就看到一眼黑影在眼前一闪,上官清彤即将要落下来的巴掌,被一人稳稳攥住,随后用力一甩。

    上官清彤被那股力量带得险些摔倒在地,抬头看向挡住上官清越的人,这才发现,竟然是君冥烨。

    上官清彤瞪大一双眸子,吃惊不已。

    他不是应该高兴,有人帮他教训这个妖女?为何现在正用一种,他自身被触犯的恼怒眼神瞪着她?好像她才是那个十恶不赦的妖女。

    “冥王……”

    上官清彤低喃一声,眼角都在颤抖,心口也是一团糟乱。

    “身为即将嫁入大君国的皇后,没有母仪天下之风也就算了,居然还动手当众打人,打的还是你的嫡长姐。”

    君冥烨冷彻入骨的声音,幽幽传来,让这炎热的夏季,依稀成了寒风萧瑟的秋季。

    “这个妖女,天生不详,我教训她……”上官清彤的声音颤抖了一下,转而赶紧改口,“我只是一时太气愤了。”

    君冥烨再不理会上官清彤,回头看向身后的上官清越,那关切的眼神,一下子就温暖了上官清越的心房,唇角嚅动,想要说点什么,又不能在人前暴漏他们太过亲密的关系。

    而他们彼此,现在也不用说什么,只一个眼神,就已看清楚彼此的心。

    他在关心她,她也在担心他。

    君冥烨什么话都没有说,“皇上的龙体如何了。”

    上官清越淡淡地开口,“好些了。”

    “还要麻烦公主去通传一声,本王前来面前皇上。”君冥烨故意将这事让上官清越来做,便是要上官清越远离上官清彤,免得再发生肢体碰撞。

    上官清越转身进入大殿去通报。

    上官清彤正要上前和君冥烨搭话,没想到君冥烨已经走向大殿的台阶,看都没看一眼在他身后的上官清彤。

    上官清彤恨得贝齿紧咬,眼中盛满嗔怨之色。

    他竟然看都不多看她一眼,她就一点都吸引不了他的注意!

    “好好好,等本公主成了你们大君国的皇后,本公主倒是要看看,你可还是这副不恭不敬不温不火的嘴脸!”

    上官清彤转身而去,头上的珠钗一阵摇曳。

    君冥烨得了通传,进入大殿。

    上官清越坐在龙榻旁边的椅子上,正在为皇上捶腿。

    君冥烨抱拳屈身行礼,并未下跪。

    他君冥烨的膝盖,可从来不跪人,他向来这么桀骜狂妄。

    能对南云国的皇帝,面带恭敬,已经是对长辈的敬重,也是看在那是上官清越亲生父亲的份上。

    还不待君冥烨先开口,皇上已经先开口了。

    “朕知道,你来的用意。”皇上苍老的目光,看着面前的上官清越,充满了愧疚,也充满了疼惜。

    “你想带她走。”皇上道。

    上官清越的手一滞,继续为皇上捶腿。

    “朕同意。”

    “父皇……”

    皇上吃力抬手,阻止上官清越发表意见,他咳嗽了两声,继续道。

    “朕看得出来,你们之间不是全无感情。”

    皇上又咳嗽了两声,看向君冥烨,“你的眼神,尤其流连在越儿身上的眼神,虽然极力掩饰,但朕还是看得出来,你是真心相待越儿。朕也是男人,朕看得出来。”

    君冥烨没有否认,“是。”

    皇上欣慰一笑,“越儿能有你保护,定然平安。”

    皇上吃力抓紧上官清越的手,“朕虽然无能又懦弱,但心是明镜的,越儿对冥王……也是倾心一片。”

    “父皇……”

    “离开这里吧,越儿!这里不适合你,父皇希望你一生平安宁定,而不是处在漩涡之中。”

    “父皇,现在这种情况,我是不会离开的。”

    “趁着彤儿大婚,你就带着越儿走。”皇上对君冥烨道。

    “父皇,你为何执意让我走!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上官清越忽然抽回自己的手,“若真这样,我就更不会走!我怎么能抛弃父皇和哥哥,一个人逃走!”

    “父皇,我也是上官家的人,我不能只顾自己。”

    “越儿,父皇这一生,愧对你母后,愧对天下,也愧对你和少泽。父皇不希望,将来去了地府,没办法和你母后交代。父皇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啊越儿!父皇真的很想弥补,但父皇现在这个样子,能为你的做的,就是保证你的平安。”

    “父皇,我是绝对不会走的!”

    “越儿……”皇上浑厚叹息一声。

    君冥烨道,“我此次入宫,便是也打算带她离开这里!我们必须有一个周密的计划,否则只怕她无法安然离开。”

    皇上点了点头,又是一阵咳嗽,吃力地抬起手,从枕头下取出来一块明黄帕子,里面包裹一块玉。

    “这是朕的随身之物,你们带着,关键的时候,一定能用到!出入宫,也方便。”

    上官清越目光噙泪,唇角一阵轻颤,“父皇,我会想办法帮你治病!只要倾城公子可以混入宫中,父皇的龙体,便能好起来。”

    皇上摇了摇头,“多年的老病症了!没用的……”他又是叹息一声,“生老病死,自然规律,谁都不能扭转!父皇早就盼着那一天了,也能见到你母后了。”

    皇上看向君冥烨,眼底噙满了复杂的情绪。

    当年正是君冥烨的父皇,为了夺取上官清越的母后,才会发起那一场大战,最后害了上官清越母后的性命。

    仇怨纠结,世事难料,总是让人有很多无奈。

    谁能想到,间接害死上官清越母后之人的儿子,最后反而和上官清越相爱。

    上官清越离开皇上的寝宫,君冥烨随后也出来。

  &n